书香阵阵 ✐2006-05-01


读书乐

国度真理

康锡庆著

 

  当该隐的后裔在伊甸园东繁衍的时候,全地都在他们的面前。他竟然画起小圈圈来,“建造了一座城,就按着他儿子的名将那城叫作以诺。”(创世记4:17)为什么这样作?可能是集体会产生安全感,而且自己以为有所建立,是荣耀的事:“我”与“非我”,是必需有的。以后,自然发展成为邦国。
  “国度”成为基督徒通用的口语,卻往往对其含义模糊不清。
  主耶稣在教导门徒的祈祷中说:“愿你〔神〕的国降临”(马太福音6:10;路加福音11:2);但又说:“神的国在你们心里〔或作中间〕”(路加福音17:21)。一般应该不求已经有的东西;那么,既然在你们心里或中间,为什么还求降临?所以明显的这里所说的“国”,前后不是同样的意义。神的国“在你们心里或中间”,是无形的国,是人接受神的主权统治,在黑暗的世界中,为主发光作见证;是“祂救了我们脫离黑暗的权势,把我们迁到祂爱子的国里”,“叫我们能与众圣徒在光明中同得基业”(歌罗西书1:12,13)。不过,我们还盼望主耶稣再临的时候,“必朽坏的变成不朽坏的,承受神永远的国。”(哥林多前书15:50-54)
  今天一般人对“国度”或“天国”观念的混淆,有的以为是教育改良,科技进步,解決了自然病患和人为的问题,人民生活改进,就是天国的实现,所以努力在地上建立“天国”;有的以为天国是乌托邦,只是可望不可即的理想;更有人以为天国就是教会。因此本书作者说:“神的主权是绝对的,但神的国度也是实际的。”(页8)“当今所強调的国度观,必须引导信徒明白国度真理,进入国度真理,遵守国度真理,也发挥国度真理,共同促进神国度最后完成的阶段。”(页9)
  本书作者从历史的角度,敘述神的国度在地上的演进:从伊甸园到永恆。神从一本造出万人,由家延伸到族,而进入应许之地,建立王国;但因为违背神的旨意,经过分裂而至被掳。看来大卫的宝座失去了,王国灭亡了;根据神的定旨先见,弥赛亚照应许降临,被钉在十字架上,经过死亡而复活,建立教会:“国度进入隐祕时期,乃指以色列人与外邦人-普世人,合而为一而言。”(页103)圣经说:“这样,你们不再作外人和客旅,是与圣徒同国,是神家里的人了。”(以弗所书2:13-19)这都是基督耶稣在十字架上所成就的功效。所说圣而公的教会,就是宇宙性的教会,並沒有以色列与外邦人的分別;因为教会是基督的身体,既不能一个身体有两个头,也不容一个元首有两个身体。
  同样的,教会在地上时期的结束,就是国度的开始。“明显教会被提,是整体一次被提,绝不是个体(肢体)分批被提。因为身体是完整的,绝不容分裂,也不可能分裂。”(页116)
  在有形的国度临到之前,“教会是实行神旨意的群体,有人称之为天国的殖民地,是神借着圣灵居住的所在。”(页102)这些人是属於主的“小群”,被称为“光明之子”,虽然並不是世上的多数,卻是一支军队,在敌人的佔领区建立了滩头阵地;是一粒光明的种子,落在黑暗的土地上,由一个光点扩展,至终认识神的知识要遍满全地,如同水充满洋海一般。
  复活的基督,向祂的门徒宣告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马太福音28:18-20)在国度完全实现之前,教会的使命是传扬福音,引人归向基督,並且遵守祂的教导,正如旧约的教会以色列人一样。
  到罗马君士坦丁皇帝宣佈基督教为国教,国民都自然成为教民,不仅是教会堕落的开始,也是传福音热诚低落的原因。既然都已成为“教徒”了,当然不需要福音了。下一步的晉升,就是任“教职”了;生命沒有改变重生的人,进入了教会,掌了教权。这样的人物,自然不能夠传递生命,也不能遵行主的大使命;他们带进来的,是全盘世界化的思想和作法,发生问题是自然不过的事。结果,不仅不能道化世界,反而腐化了教会。“神在地上建立教会,是祂圣洁国度的彰显”(页109);至此,从埃及出来的教会,被掳到巴比伦(马丁路德语)。
  马丁路德开始的宗教改革,掙脫了罗马的捆锁和庞大的败坏体系,卻因借助於地上的政权,或领导人的特殊性格,或高举某一教条,制度,而成为不同的宗派,各行其是。
  其实,宗派的名称,还沒有宗派精神那样的具有破坏性:少说是抵销了工作的效果,往坏处发展,就成为扫罗对大卫的妒忌,本来该是如同约拿单和大卫的心相契合,同心合意兴旺福音。神学院是用真理培育继起工人的,会变成洗脑机关,陶铸一批抱“非我族类,其心必異”的人,宗教於是沦为宗派,更沦为帮派!
  沒有教皇,仍然可能有多数的“教阀”,各行其是。所以会如此的原因,是因为想作独裁者。独裁者所最不能容忍的,是大同观念:如果人人都平等,人人为王,那还成什么世界?所以耶稣说:“我的国不属这世界”(约翰福音18:36)是罗马官场出身的彼拉多所无法了解的。属世的观念,与天国观念是不同的。可惜,有的人进入了教会,还是无以摆脫属世观念,甚至带到教会中来,並且积极推行。
  著者不得不痛心的说:“有宗派的教会,忠於宗派的体系,其国度观仅限於宗派,扩展宗派的领域,神学院栽培自己的神学生,建立宗派色彩的教会。”(页159)
  如果把属世的观念用在教会事工,所产生的结果,是山头主义,固然是不好的。但另一错误,是牺牲清洁原则,不顾一切的惟求合一。作者执其中,採取与世俗分別,在主內合一的观点。他说:“世代已到了末后的阶段,神的儿女,神国的子民,不是一味再寻求合一,而是要竭力地保守合一,就是圣灵已赐下合一的心,才能实际地以和平彼此联络,共同在神的国度事奉神。”(页160)(亚谷)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大同社会 ✍于中旻

谈天说地

复活主的三现 ✍凌风

谈天说地

从世纪船难谈见死不救 ✍林向阳

谈天说地

相爱 ✍亚谷

艺文走廊

扫罗王的独白 ✍凌风

谈天说地

两家斗爭 ✍于中旻

书香阵阵

读书乐:阅读伴我行 ✍冯虛

艺文走廊

日正当中 ✍殷颖

谈天说地

天国的国歌 ✍于中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