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后园果熟鸟先知

湮瀅

 

  我居处的后园不大,但卻栽了三种果树;一种是李树,初春便在枝头绽放出一片莹白。白花落后,新叶才会由枝椏上抽来,不久便能看到一些青青的李果,要等到秋天七,八月才会结出一穗穗,一串串的红果。另一种是一丛绵密长满锐刺的不知名果树,春天会开出许多红花,乍看宛如一丛小桃,走近才会发觉树叶间生出了尖锐的青刺。红花还未谢尽,树叶间便出现了许多坚实的青果,並发出一股清香。过了盛夏,青果便会纷纷坠落在地上,要逐日为它清扫,然后收集在树丛下,在漫长的秋,冬中,逐渐变黃,再化为满地的果泥。此时飞鸟觅食不易,无果可食时,才来光顾此种坚实的青果。啄食后果屑洒落满地,青果被啄食后,有些只剩下半张果壳,卻仍坚定地擎在枝上,直到干枯而且变黑,但这些残果,仍难掉落。
  后园还有另一种不知名的李树,这种李树能长得粗如碗口般的乔木,且能高越三楼屋顶。叶状似半月形,密密麻麻。春日开花,花如线状小喇叭,前端有细碎的花蕊,落在地上,洒满粉状细粒,要很小心才可扫起。此花可持续半月以上,之后数月便长出一穗穗的小青果,延至春末,便能结成如一掛掛葡萄似的紫果。
  不久前一夜风雨,两棵李树枝头的紫果落下,堆满了楼旁的窄巷,大者如弹珠,小者似珍珠葡萄。我由楼梯上走下,满地紫果居然厚厚地铺了约半尺深,难以下腳。我只好以各种工具清除,花去整整一个上午的时间,将李果装满了两个大绿色垃圾桶,重约二,三百斤,此后数日都有紫果掉落,造成一场小小的果災。
  清明过后,后园的各色玫瑰花次带盛开,此时我早已忘记了那场风雨带来的果災。晨间在满园春色的玫瑰花径间閒步时,偶尔瞥见由远处飞来一批批小鸟访客,棲满李树枝头,引我举目察看,才发现枝叶间垂着一穗穗似紫葡萄的李果,这群访鸟原来是一批食客,落满枝头后,忙着啄食,鸟儿们在一串紫果上摘食一粒后,旋即跃向另一枝啄食,群鸟不断地啁啾啄食,树下红砖地上便落满了一粒粒的果肉,以及啄食了一半的残果。我原以为那场风雨将树上果子全吹落了,卻不料余下的悻存者,仍能结出一串串硕果。
  如那群食客未来光顾,我还未注意到有如此的丰收。
  看到这群鸟,便忆起窄巷树顶上还筑了鸟巢,某日晨间竟在地上发现一具坠亡的稚鸟,鸟身只有拇指般大,但长喙卻佔了鸟身的一半,我将牠收起埋在玫瑰花下,作成一个小小的鸟塚,以待次春化作一缕玫瑰香魂。
  后园中的几株果树,花开花落,我多半知晓,但哪一棵结了果子,何时果熟,我都浑然不知。直到发现小鸟飞上枝头觅食,我才会恍然树果已熟。树果既然由鸟儿先知,当然也应由牠们先嚐初熟的紫果。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0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