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中文译经纪事:一定的号声

于中旻

 

  “若吹无定的号声,谁能预备打仗呢?”(哥林多前书14:8)是使徒保罗看到教会中属灵的混乱,缺乏纪律;他指出,语文表明意思,涵着权威,也影响行动。
  中文和合本圣经,於1919年出版;其筹画卻是在二十多年之前。宣教士们眼见当时中国教会,信徒不多,圣经译本卻不少,竟然有几十种之多;加上方言译本数,有近百种,虽然有些不是圣经全部。有一部统一的圣经,是当务之急。他们高瞻远瞩,这自然不是凭空想出来的主意。於是有和合本圣经的产生。
  当时参与翻译的宣教士们,采用的一般的白话文,他们可不是一般的人。且不说原文的造诣,希伯来文和希腊文,对於他们只是基础语文,不算专业语文。单说中文水准,狄考文(Calvin Wilson Mateer, 1836-1908)是译经会早期的主席,就说过“白话文悅耳,文言文悅目”。他有山东语音,但精通中文。后期的主席富善(Chauncey Goodrich, 1836-1925)更著有经典性的中文语文专著。他们还善於采纳协助汉文助理的意见,就更为难得了。他们又敬虔清正,从未有商业上的考量。相形之下,使后来侈言译经的华人学者们,最多也敢夸是粗通文字,动机就不谈也罢。


狄考文


富善

  和合译本圣经的出版,得到教会普遍接受,心悅诚服的欢欣接纳。当时正是白话文运动风行的时候。有名的学者们,更以为是白话文的模楷,刊落无华,朴实高贵,加以衷心讚赏。教会有了一定的号声,可以预备打仗了。这不仅指接着来的反基督教论战,更有持续广大的无形灵战,至今仍然在进行。
  有一位加拿大宣教士古约翰(Jonathan Goforth, 1859-1936),他喜爱的经文:“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灵。”(撒迦利亚书4:6)中国宣教的设境,从唐代东来的景教,到明代的天主教,都是注意精英分子,想由下而上达朝廷。连晚近李提摩太(Timothy Richard, 1845-1919),也都循这个路綫。古约翰可称是基层宣教,但靠上面来的能力。在河南多年的努力,见到了教会植根及复兴;以后,更传播到朝鲜,山东等地。


古约翰


李提摩太


贾玉铭

  那时,华人唯一的神学家贾玉铭(1880-1964),以长老会牧师接受了英国弟兄会时代论的思想。他目击圣灵工作的情形,並沒有拒绝,而是经观察而肯定,华人教会使用“灵恩”一词,是由他开始。不过,並沒有今天某些人“谈灵色变”的变态情形。因为圣经是由圣灵感动写成的,信主得救也是圣灵的工作:“被神的灵感动的,沒有说:‘耶稣是可咒诅’的;若不是被圣灵感动的,也沒有能说:‘耶稣是主’的。”(哥林多前书12:3)这是说,人承认主的名,坚持信仰,是由於圣灵的恩惠。而归信以后,结成“圣灵的果子”(加拉太书5:22,23),更明显必须出於圣灵,不是出於肉体。所以基督徒完全是由於“灵恩”,顺从灵恩,是自然的,也是必然的。


宋尚节
  有了圣经的普及,有了“一定的号声”,灵战的胜利,也继续扩展。伯特利佈道团和宋尚节(1901-1944),成为神恩典浇灌的器皿。宋尚节是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哲学博士,主修应用化学。蒙召后尽棄所学,奉献作传道事工,成为神在东方的火焰。当1930年代,他在山东平度工作的时候,有一位宣教士,建议或迫使他为病患祷告,多人立即得奇妙的痊愈;不过,他並沒有以“神医”生意号召。病患得治癒的人里面,有一个十八年瘫瘓的妇人,她的丈夫罗竹峰,毕业於燕京大学,任中学教师。见到神作了奇妙的大事,三年之久,到处见证。后来,据説曾任上海市人民政府宗教局长,对教会的态度,也尽其可能的友善。罗训示下面的干部:“你们要反对人家的信仰,自己必须先读圣经。”这话无论怎样解读,都可见其对中文和合译本圣经的肯定。当地有蒙恩的信徒,也奉基督耶稣的名祷告,同样有神治愈的效果。以致有个王医生,终身奉献为传福音的使者。
  还有许多奇妙的见证。有一名平常的八岁尚姓女孩,被圣灵充满,宣讲她从未学过的圣经:“你们杀了那生命的主,神卻叫祂从死里复活了,我们都是为这事作见证。”(使徒行传3:15)並且有时使用她此前一无所知的英文讲道,自己翻译。有六个月之久,使主耶稣基督的尊名大得荣耀。这特別显明圣灵印证祂使用和合译本圣经的事工。
  但最值得看为中国教会大事的,是1935年在鼓浪屿举行的一个月全国信徒查经大会;会期长达一个月,由未受正式神学训练的宋尚节主持。讲员凭他的坚强信念和真诚,流汗拚命的讲授;大部分不求挖掘深奧的牛角尖理论,极少部分不合传统,但会众都大得益处,适时的装备好,迎接继来的艰鉅战爭,有一定的号声,打美好的属灵仗,成为在苦难土地上的丰收;在国土沦陷中,拓展神国领域。圣灵仍然赐福印证和合译本圣经,“圣灵的宝剑”,克胜仇敌,攻占坚固的营垒,至今前进不休止,是神使用和合译本圣经的美好印证。我们有这清洁,完备,锋利,活泼而有功效的圣经在握,何为畏世俗“迦南人”(撒迦利亚书14:21)的讥诮,什么“抱残守缺”,而好心务奇,竟然自毀利器?
  现在,全世界流行学习华文。深祝所有华人圣徒,以神的国度为念,一致持定这长胜的利器,直到神国的光,照耀所有人居住的地方。阿们。

(同载於圣经网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间”)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8.10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8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