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除去偶像

冯虛

 


Francis Bacon

  哲学家倍肯(Francis Bacon, 1561-1626),被称为英国近代科学的启动者;同时,他简洁明晰的散文风格,对英国文学也有极大的影响。倍肯习学法律,思维推理精确,复又擅场文学,所以其作品可读。在十九世纪前,有些人甚至以为莎士比亚(William Shakespeare, 1564-1616)无其人,因为倍肯与他生年差不多,疑为是倍肯化名;后来找到的出生登记,结婚,並商业文件证据多而完整,那理论才止息。
  以现在的标准衡论,倍肯已经不能算为科学家;但他的科学思考方法,在科学发展史上仍有地位。
  在其名著Novum Organum新体系,或新思维)一书中,倍肯主张建立正确的科学思维,必须先除去“偶像”。他列出有四种偶像:
  Idola tribus, or “Idols of the tribe”,即他称为“部落的偶像”,是种族或地域的成见,影响正确研判。
  Idola specus, or “Idols of the den”,即“洞穴的偶像”,由於所偏爱的某种理论,所受的教育,人物等,代替客观了解。他可能是用柏拉图久处洞穴中囚犯的比喻,因为从不知光天化日,把影像当作真实。
  Idola fori, or “Idols of the market place”,意即“市场的偶像”,指通用的语言,名词,影响正确思维。
  Idola theatri, or “Idols of the theatre”即“戏剧的偶像”,即是某些理论,或是传统,或是创新,甚或演证,偏断,代替现实。
  这四种偶像,依次可译为:窒,蔽,市,戏,是正确客观思维的阻障。
  倍肯並沒有实际的拿起锤子,作破除偶像的工作;不过,他指出“偶像”的迷蔽,给人清晰思维。
  圣经是神的启示,本来就是为要给人读了明白,从而得到救恩。我们看主耶稣所讲的道,说的比喻,都是浅显易明的,真是如祂说的:

“父啊,天地的主,我感谢你!因为你将这些事,向聪明通达人就藏起来,向婴孩就显出来。父啊,是的,因为你的美意本是如此。”一切所有的,都是我父交付我的;除了父,沒有人知道子;除了子和子所愿意指示的,沒有人知道父。(马太福音11:25-27)

  今天,在神学思维上,这样的毛病,也会出现,使对真理的领悟,成为不可能,使启示被蒙蔽。因此,我们应该警惕。
  本来该是婴孩都解的道理,经过专业文士的绕圈子,迂回复杂的讲解,变成了玄妙深奧,越解越纠结难明,要天使学者才弄得出头绪。因为他们以艰为深,舍正道而末由,贩卖四种偶像,以为是祕传的知识,衒以傲人。
  为什么婴孩反倒容易明白呢?因婴孩沒有那些“偶像”,也就是少了那些思想上的包袱和障碍,在后的反成了在前的,沒有先入之见,反而易於登堂入室了。
  现在我们再来看,那些“偶像”对审讯思维的影响:
  窒,是拘囿於种族文化的背景,来解释圣经真理。明显的例子是“本土神学”,不仅把神的启示以本土文化谬解,更严重的是把特殊启示,与普通启示等量齐观,以为中国有神另立的旧约。这样,他也该接受中国“天圆地方”的说法。当年满清的高干,看见世界地图上把美国放在中间,而中国分成了两半,认为大逆不道,中国在中间是“天经地义”,搞成了外交问题,就是这种见解在作祟。在孤立的部族社会的语言中,常有部族的名字,译为外间的语言意思就是“人”;他们以为自己是唯一的人类!
  蔽,是为先入的思想,学说,或某人的话所影响,障蔽了灵智,不能接受真理。有一位智者,约申请受教的人“单独”来见。学生依时来了;卻受到斥责:“我要你单独来见,你带着身后一大群人来干啥?”年轻人甚感诧異,回头看时,身后並沒有人。原来智者所说的,是他带着许多人的见解,很难客观的接受真理。
  市,是以通用的语言,名词,来解释圣经真理。例如:把中国的“道”,与神子成为肉身的道等同,把有位格的神,变成抽象的观念;以至崇拜老子,代替耶稣。又有人牵強附会,以为中文“来”字,是十字架左右有人,代表永生或灭亡;而“船”字是方舟,得救的有一家八口;殊不知“船”左旁的舟字是意,右半边是谐声,与“沿”字相同:岂可也以“八口”解释?如果把关系救恩的事如此随便,还要到何境地?
  更可笑的,是说“恶”字源於亚当的心;可是“亚”字是音译,所以也该顾虑到亚伯拉罕的心,亚伦的心啊!而且很多“亚”与“神”的意思有关,岂不是亵渎?
  戏,是说戏剧中的人物,表演出色,強调部分理论,很容易有使人动心的效果,但並沒有逻辑上的关连,如果用为推理的原则,是大有问题的。一个很普通的例子:看今天的所谓民意,常容易受“明星”人物的影响;选举要找明星助选,以吸引选票;有的明星更假戏真做,参与了政治,不辞祸国殃民。但选举了戏子作领袖的,极少有好结果。中国旧时科举制度,禁止身家不清白的应考,包括三代中有“戏子贱业”在內。用现代眼光看来,似乎太过严格,还可说是歧视,但也不是全无道理。所以凡涉科学等严肃学问,都不能有戏剧化影响。有些国家政府,到现在还不准涉及专业的讨论刊登广告,实际上是很好的原则。
  现在是演戏的时代。在过去,戏剧是“以教以娛”,现在是以娛为教。这会成为严重的事。一个不懂仁义礼智信的人,只要暴露肉体,伤风败俗,就可以号为明星;会轮起棒子打中一只球的人,弄得些钱,就可以为所欲为,无往不利。
  不过,电视世代最受人尊敬的克荣凯(Walter Kronkite)多年前,当考虑退休的时候,有人问他今后出处如何:是否考虑作副总统?他说:利用常在大众面前出现,成为人所熟悉的面孔,而选举公职,是不道德的。如果人民愿意,他可能考虑任参议员,但要征举,而不是出来竞选。
  就凭这一番话,就现出确是配得普遍信任的。他的播报公道正直,不玩噱头,不讨人欢喜。他的工作,就是品格。
  我们当然需要作深思好学的人。不过,要弄清楚,要知所分辨,使徒保罗对哥林多教会说的话,也是对今代人说的:不要崇拜“这世上的智慧,也不是这世上有权有位将要败亡之人的智慧”(哥林多前书2:6)。除去偶像,才可认识神和祂的真理,行在神的光中。阿们。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