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论语析读(四七)

“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亡也”与“指望结好葡萄,反倒结了野葡萄”

石衡潭

 

子曰:“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亡也。”(八佾3.5)

注释

  亡:通“无”。

故孙绰曰:“诸夏有时无君,道不都丧。夷狄強者为师,理同禽兽也。”释慧琳云:“有君无礼不如有礼无君也。”刺时季氏有君无礼也。(皇侃.论语集解义疏
“诸夏,中国也。言中国所以尊於夷狄者,以其名分定上下不乱也。周室既衰,诸侯放恣,礼乐征伐之权不复出自天子,反不如夷狄之国尚有尊长统属,不至如我国之无君也。”(四库本

历代注家多从前说,杨树达先生力排众议,从后说,见后。

曰:楚子围郑。夏六月乙卯,晉荀林父帅师及楚子战於邲,晉师败绩。(春秋左传.宣公十二年)

大夫不敌君,此其称名氏以敌楚子何?不与晉而与楚子为礼也…庄王伐郑,胜乎皇门,放乎路衢,郑伯肉袒,左执茅旌,右执鸾刀,以逆庄王,曰:“寡人无良,边垂之臣,以干天祸,是以使君王沛焉,辱到敝邑。君如矜此丧人,锡之不毛之地,使帅一二耋老而绥焉,请唯君王之命。”庄王曰:“君之不令臣,交易为言,是以使寡人得见君之玉面,而微至乎此。”庄王亲自手旌,左右撝军退舍七里。将军子重谏曰:“南郢之与郑,相去数千里,诸大夫死者数人,廝役扈养死者数百人。今君胜郑而不有,无乃失民臣之力乎?”庄王曰:“古者杅不穿,皮不蠹,则不出於四方。是以君子笃於礼而薄於利,要其人而不要其土。告从,不赦,不详。吾以不详道民,災及吾身,何日之有?”既则晉师之救郑者至。曰:“请战。”庄王许诺。将军子重谏曰:“晉,大国也,王师淹病矣,君请勿许也。”庄王曰:“弱者吾威之,強者吾辟之,是以使寡人无以立乎天下。”令之还师而逆晉寇,庄王鼓之,晉师大败。晉众之走者,舟中之指可掬矣。庄王曰:“嘻,吾两君不相好,百姓何罪?”令之还师而佚晉寇。(春秋公羊传.宣公十二年)

春秋之常辞也,不与夷狄而与中国为礼。到之战,偏然反之,何也?曰:“春秋无通辞,从变而移。今晉变而为夷狄,楚变而为君子,故移其辞以从其事。夫庄王之舍郑,有可贵之美,晉人不知其善,而欲击之。所救已解,如挑与之战,此无善善之心,而轻救民之意也。”是以贱之,而不使得与贤者为礼。(春秋繁露.竹林篇)

有君谓有贤君也,邲之战,楚庄王动合乎礼,晉变而为夷狄,楚变而为君子。鸡父之战,中国为新夷狄,而吳少进。柏莒之战,吳王阖庐忧中国而攘夷狄。黃池之会,吳王夫差借成周以尊天王。
楚与吳,皆春秋向所目为夷狄者也。孔子生当昭定哀之世,楚庄之事,所闻也。阖庐,夫差之事,所亲见也。安得不有夷狄有君诸夏亡君之叹哉!春秋之义,夷狄进於中国,则中国之。
中国而为夷狄,则夷狄之。盖孔子於夷夏之界,不以血统种族及地理与其他条件为准,而以行为为准。其生在二千数百年以前,恍若豫知数千年后有希特拉,东条英机等败类将持其民族优越论以祸天下而豫为之防者,此等见解何等卓越!此等智慧何等深远!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有“反对大民族主义”之语,乃真能体现孔子此种伟大之精神者也。而释论语者,乃或谓夷狄虽有君,不如诸夏之亡君,以褊狭之见,读孔子之书,谬矣。(杨树达)

对读

我要为我所亲爱的唱歌,是我所爱者的歌,论他葡萄园的事。我所亲爱的有葡萄园,在肥美的山冈上。他刨挖园子,捡去石头,栽种上等的葡萄树,在园中盖了一座楼,又凿出压酒池,指望结好葡萄,反倒结了野葡萄。“耶路撒冷的居民,和犹大人哪,请你们现今在我与我的葡萄园中,断定是非。我为我葡萄园所作之外,还有什么可作的呢?我指望结好葡萄,怎么倒结了野葡萄呢?现在我告诉你们,我要向我葡萄园怎样行;我必撤去篱笆,使他被吞灭;拆毀牆垣,使他被践踏;我必使他荒废,不再修理,不再锄刨;荊棘蒺藜倒要生长;我也必命云不降雨在其上。”万军之耶和华的葡萄园,就是以色列家,祂所喜爱的树,就是犹大人。祂指望的是公平,谁知倒有暴虐 ;指望的是公义,谁知倒有冤声。(以赛亚书5:1-7)

解析

  孔子不是一个狭隘的民族主义者,並不以所属民族所居地域来定人优劣。当时,他对居於中原的齐鲁诸国政治非常失望,倒是在被视为南蛮的楚王身上看到君子风度。所以,他认为楚国的君王还名副其实,而齐鲁之君王早已名不副实,聊胜於无了。这大概是孔子恨铁不成钢的一种概歎吧。对这段话的理解反映了识者的心胸。后人恰恰喜欢从民族立场去解释,一则体现出了傲慢,二则说明了虛弱。孔子的心胸是十分开阔的,也敢於自我批评。现在很多人也失去了这种胸怀与自信。不愿反省自己,也不敢承认別人比自己強。
  以赛亚书是圣经旧约中非常重要的一卷书,有小圣经之称。其中有许多指向耶稣基督的预言。以赛亚书5:1-7被称为“葡萄园之歌”,主要讲神对以色列人的态度。在耶和华神所唱的歌中,以色列被比喻为神所亲爱的葡萄园。神选取了最佳的地点,耕种那地,栽种上等的葡萄树,也预备了一个压酒池,指望有好收成。可是祂不但找不到所指望的好葡萄(顺服,感恩,爱,敬拜,服事),反而发现又酸又涩的野葡萄(悖逆,反叛,拜偶像)。总之,就是当神向以色列和犹大指望公平和公义时,祂得到的卻是暴虐,被蹂躏之人的冤声。於是,耶和华义愤填膺,大发烈怒;还有什么可作的呢?然后祂宣告刑罚,要撤去保护犹大的篱笆,国家要被入侵,变成荒废;长满荊棘蒺藜,饱受干旱之苦。这里所描述的一切都是对将临的被掳的前瞻。
  接着,在8-23节中,列举了以色列人中的八种罪行。

贪婪无度:

“祸哉!那些以房接房,以地连地,以至不留余地的,只顾自己独居境內。”(第8节)

荒宴醉酒:

“祸哉,那些清早起来,追求浓酒,留连到夜深,甚至因酒发烧的人!”(第11节)

说谎虛假:

“祸哉,那些以虛假之细绳牵罪孽的人,他们又像以套绳拉罪恶。”(第18节)

颠倒是非:

“祸哉,那些称恶为善,称善为恶,以暗为光,以光为暗,以苦为甜,以甜为苦的人!”(第20节)

骄傲自大:

“祸哉,那些自以为有智慧,自看为通达的人!”(第21节)

徇私枉法:

“祸哉,那些勇於饮酒,以能力调浓酒的人!他们因受贿赂,就称恶人为义,将义人的义夺去。”(第22-23节)

  最后,宣佈这些不尊重神话语的恶人的结局,要像草一样被大草原的火焰吞灭。神要在审判中对付祂的百姓,使山岭震动,街市上散佈屍首。事情不但如此,远方的巴比伦人会过来,他们人強马壮,军容整洁,装备齐全。马匹和战车飞快猛烈而至,军队像母狮子向百姓吼叫,黑暗日子即将到来。
  以色列人本是神的选民,但当他们悖逆神时,神同样会严厉地惩罚他们,並且把救恩带给原为以色列人所瞧不起的外邦人。当然,神也希望以色列人能夠认罪悔改。后来,耶稣基督既是“照亮外邦人的光,又是你民以色列的荣耀。”(路加福音2:32)圣经主要从信仰角度来批判以色列人,指出他们的罪並促其悔改。孔子则是从文化的立场,对华夏地区人的自高自大做严厉的批评。祖先与身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自己的作为,是否行在神的旨意中?是否体现了文明的风尚?就如施洗约翰对那出来要受他洗的众人说的那样:

“谁指示你们逃避将来的愤怒呢?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不要自己心里说:‘有亚伯拉罕为我们的祖宗。’我告诉你们,神能从这些石头中,给亚伯拉罕兴起子孙来。现在斧子已经放在树根上,凡不结好果子的树,就砍下来丟在火里。”(路加福音3:7-9)

翼展万里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7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