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中国古典园林的明星

谢顺佳

 

台湾板桥市林家花园

  修葺古建筑所需的人力,金钱和时间,着实很多。台湾板桥林家花园修葺工程,前前后后用了十年时间,才把文化遗产整理和开放,继而开放给市民参观。


板桥林家花园

   首先,且抄录当局对此古蹟林家花园的简介:


方鑑斋


来青阁


月波水榭

  板桥林家花园,位於台北县板桥市西门街九号〔按:由台北乘公路局车或火车均可到达板桥。从板桥火车站步行十五分钟即到。〕林氏始祖於清干隆四十三年(公元1778年),由福建漳州龙溪迁台…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於板桥建弼益馆为租馆,是为林氏板桥建宅之始。
  …光绪十四年(1888年)国华子维源建五落大厝;复辟花园於旧大厝之侧。花园竣工於光绪十九年。园內有汲古书屋,方鑑斋,戏台,来青阁,香玉簃,观稼楼,定靜堂,月波水榭,榕荫大池等名胜,均雅匠画意,有声全台。惟管理乏人,自民国三十八年,园中亭,台,楼阁,渐被人佔用。虽欲整建,而园內杂居百余戶,无计迁移。故摧毀倾圮,一片荒涼,除三落大厝,用於祭祀公业林本源祠堂,尚能保存原有面目外,五落大厝,亦已改建大廈,无复旧观矣。

  …民国六十五年(即1976年)十一月,首先协调拆迁违建佔住戶一百二十五戶,並委请东海大学规划,复委由台湾大学土木工程研究所负责第一期工程之设计,第二期工程则由汉光建筑师事务所设计並担任监造工作。工程於民国七十一年(即1982年)五月十四日发包,由唐荣铁工厂股份有限公司营建厂承建,於七十五年十二月底竣工。总工程费新台币一亿五千三百余万元。

  王维仁曾於杂誌艺术家发表文章“板桥林园的空间佈局与遊园韻律”,详尽地报道了林园的特点。指出林园深受留园的平面组织佈局,並融冶了中国传统,西方和地方的造园艺术风格。


戏亭


榕荫大池


定靜堂

  假山的营造,竟採用了戏剧佈景手法,清颖简洁。整个园林,其比例似有意做小。装饰性构件,如小桥,廊宽,栏柵,亭榭,比例做小竟达四分之一至三分之一。因此,所做成的错觉颇类似迪士尼城。李渔云:“堂愈高而人愈觉其矮,地愈宽而体愈形其瘠。”建筑比例与人体和心理的关系,可见一斑。
  苏州的古典园林,除门窗等供借景的细部,设计多避用強烈的直线和几何图案。然而,林园多用強烈的几何图案和硬朗的直线。
  林园的设计手法,错综而统一,传统卻能创新,难怪王维仁把林园作为交响诗来形容和分析了。

  板桥林园,故宮博物馆和街头巷尾的“便当”,便是台北週末遊的最佳去处。


林园橫虹臥月

 

名园分翠到西洲─溫哥华的中国古典园林

  溫哥华华埠的规模在太平洋的东岸,仅次於三藩市(San Francisco)和罗省(Los Angeles),她本是退休人士的城市,沒有什么重工业,只是倚仗着旅遊,金融和小型工业来维持着经济。百多万人口的文化背景有西方的,印第安人的,日本的,中国的和欧洲的。本地的加拿大人,对於外来的文化,都採取欣赏而不愿同化的态度。卑诗省大学(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更是研究东方文化的重要学府,对於本地的文化活动有指导性的作用。
  1980年纽约市博物馆的中国园林“明轩”落成,中国工程队在返国途中,应卑诗大学山姆士教授之邀,来溫哥华作学术访问。这便奠定了建筑中山公园和逸园的文化基础。时值加拿大联邦政府拨款一百五十万加币为华埠建造公园。市政府拨出用地。因此,筹建中国古典园林的梦想逐趋实现了。
  以当时的估计,建造园的费用约六百六十万元。最艰巨的募捐运动便告开展。
  从地理环境来看,中华文化中心,中山公园和逸园是三位一体,但在行政财政管理上三者均是独立的单元。中山公园是加拿大联邦政府拨款一百五十万,由建筑师韦业祖设计,模式类似拙政园,留园等的中段,以开放式,所有景物均在视野之內。假山用料多来自墨西哥。墨西哥之石,有点像太湖石,但用来堆台围基,卻有点凌乱之感。整体来说,中规中矩,也不失明代园林风范。


中山公园

  除了四周的围牆,中山公园在1983年大部分便落成了。逸园在1985年三月也终於动土了。费用由省政府,市政府,中华人民共和国,江苏省,苏州市,商业机构和热心人士等联合捐出五百三十万加币,是年三月至六月间五十二位工作人员及九百五十二箱建筑材料从江苏抵达了溫哥华。




逸园

  苏州总建筑师王祖欣及刘彥傅负责整个园林的设计规划。逸园是併合了苏州诸名园的神髓,如沧浪亭的复廊,拙政园的荷风四面亭。佈局酷似留园。明代园林的精神,不论在设计和营造,皆能表现得维肖维妙。
  中山公园和逸园,皆是按照苏州古典的私人园林来作为公众园林。作为公众园林的设施,如伤残人士,老弱和儿童嬉戏,在西方的公园设计是有一定的准则。在这里,当局能接受这传统设计手法,也颇具风度。中国方面,唐代鑑真和尚东渡日本宣扬中土文化的精神,至今尚存。捐出如斯多的人力和物力,使彼邦了解中国的古典建筑的传统,这也是用心良苦,从市和省政府来说,增加市內的旅遊点和市民休憩公园,也很合乎城市规划原则。
  今天,逸园已註冊为非牟利的慈善团体─中山园协会公。会员达三千多人,九成为本地的加拿大洋人。近百名义工差不多全是洋人。每天入场购票参观,多是遊客和本国加拿大洋人。然而,在农历新年和中秋节免费开放时,九成参观者是本地华人。逸园的文化活动,参加者也以绝多是加拿大洋人。
  负责管理逸园的钟自灵女士感慨说:“看到洋人那种热心公益的情绪,真令我们这些中国人惭愧。尤其是那些义工,不辞劳苦,风雨不改,赔上泊车费也来协助。贫富皆如是。他们如此珍惜这园林,使人十分感动。”

  霜叶流丹思夏土,名园分翠到西洲。

  这是王祖欣造园的使命。这使命的果实实有待华侨们的爱护和珍惜。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