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走廊 ✐2006-12-01


兰之悔

余仙

 


Liriope graminifolia

  几年前,我们搬来不久,所住的小屋子,里面空荡荡的,殊少陈设。有一天,一位朋友来我们家,好心的带来一棵盆栽,说是“吊兰”,可以作点缀。
  它模样儿倒挺可爱的,长飘飘的叶子,越看越像兰;叶中间带一条白色,更为动人。只是开花太小,长长的一条,卻沒有芝兰的幽香。有一项好处:它很容易服事,不像培养一般兰花的困难。
  花,长出蜘蛛般的根,花茎越长越长。它长得太茂盛了,总不能让大象进来,把人给挤出帐棚外面。说不得剪下几许。好在前门有一棵树,窗下有块六呎见方的土地,随手把它移栽在那里,让它去发展也罢。
  它果然得其所哉。不用多久,就蔓延爬满了地面。
  既然如此,我就以为万事顺遂,就懒得再去想它。
  岁月很快过去了。


Myrtle

  门前那棵树,是朋友特別送的Myrtle,属桃金孃科,是圣经地区的植物,中文圣经把它译为“番石榴”。我们家的一棵,是俄勒根州产,从那里运来的;因此可能在这地区,是唯一的一棵。其木质细而坚硬,沉重,叶有香气;因为它喜溼,畏热,就把它栽在近屋荫涼的地方。
  我很珍视它。过些时,去浇点水,尽量爱护,希望它长得好。
  起初确实长得不错。可是,近年多来,见它並不茂盛,反而有些枯黃落叶。想来是营养缺乏,加点儿肥料吧!哪知,肥料只使附近的草更丰茂向荣,树卻沒有起色。

  几天前,为清除落叶,见杂草太多了些,觉得应该剷去一些。挖开地表面,一看,可不得了!原来在柔薄的长叶子下,生了大把的根,白色半透明,多呈纺锥形,也有像大珍珠的,更有的小胡萝卜般,挤在一起,几乎看不见余土;而且细根纠结盘错,无孔不入。真想不到,看来软润无力的东西,会忒厉害!它的须状的微根,扎过石头,並能夠侵入树皮,缠进偌大的树本。莫怪十多呎高,半个多世纪的老树,也是缠不过它,以至黃瘦,显出营养不足。

  经查:我当成什么兰的植物,是麦门冬(Liriope graminifolia),简称麦冬,多年生草本,属百合科;因为形状像韭菜,又有爱韭,马韭,羊韭,禹韭等異名,也称不死草,倒不是说吃了可以不死,而是说其顽強,几乎沒法弄死它。果然不错。

  古语有云:芝生当戶,虽美必除。何況这霸道的草!虽然形貌不俗,客人来,沒有谁发觉不对,提醒我;它根柢卻太恶,简直是假冒为善的东西。不过,当年种来容易,现在要清除可难了。掘下近呎深,仍然发现有那东西潛藏,锄之不尽,挖之不绝;倒累得我汗流浃背,这老骨头腰痠背痛。麦冬连叶带根堆积起来,像一座小丘,装满了十多个购物的纸袋,得分二次给处理垃圾的人收取。
  最后,只得暂时停手,待以后再筛土搜根,随时留意它的复发,看来还不是一劳永逸那么容易。

  想想罪的为害,也是如此。信主许多年,本该长得高大,作栋梁,可是偏不长进,未老先衰,面黃肌瘦。听道听得可多了,甚至成为傑出的评论家,很能寻瑕剔疵,只是结不出果子。毛病在哪里?应该看一看根本问题:是否有什么罪隐藏在那里,沒有对付?
  罪,可能看起来天真无害,也许就叫作习惯吧!用不着特地培养,它自然发展,有时似乎善良,不难推搪掩盖;只是成为灵命长进的阻碍。
  且让它埋藏得更深吧,压抑良知的声音;那可不是解決的方法,只使它以后更难处理。圣经说:“所以,你们要脫去一切的污秽和盈余的邪恶,存溫柔的心领受那所栽种的道,就是能救你们灵魂的道。”(雅各书1:21)
  趁着为时未晚,检查你根本的问题吧!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春秋炎涼精卫遗恨 ✍于中旻

谈天说地

从疫苗看得胜的人生 ✍林向阳

艺文走廊

指主夸口 ✍凌风

谈天说地

神的时间 ✍亚谷

捕光捉影

捕光捉影:巴塞隆拿印象 2 ✍郭端

谈天说地

福音的侵略性 ✍于中旻

谈天说地

挽回祭:福音的中心 ✍于中旻

点点心灵

关於“该隐情结” ✍殷颖

捕光捉影

捕光捉影:林中 In The Woods ✍郭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