寰宇古今 ✐2007-12-01


普卡康蒂公主的故事

史直

 


迪士尼动画影片 Pocahontas
的宣传海报

  1995年,迪士尼乐园公司出品动画影片风中奇缘Pocahontas),故事的来源是根据美国早期的移民史实,以普卡康蒂与英国探险家约翰史密司(John Smith)相恋之说为号召。
   过去,我们曾多次读过这句话:史可信,亦不可信。大凡一个史实,凡经过传佈,或记录,总会沾上一些本身的利害关系,国家甚至政治上的色彩。例如在过去数世纪以来西方国家所公认的航海家及探险家们恆被弱小民族讥为帝国主义侵略的先锋。环境既有不同,因此所见也異。
  迪士尼过去的出品以教育,历史及适於家庭老少咸宜同观的性质而著称,唯其编导人今后未必仍继循创始人的初衷来贯彻到底。本片倘以“爱情故事”为号召,结果将会造成偏差。
  普卡康蒂公主(c.1595-1617)本为维珍尼亚州印地安人一族长普卡坦(Powhatan)的女儿,其“公主”尊称是当年新移民(1607)与该族交好后,直到他初访伦敦谒见安妮皇后(1616)英人所予的而流传后世。
  约翰史密司是伦敦的维珍尼亚(开发)公司所遣领导第一批移民进入维州的领导人,此人初为冒险家,继为探险家,航海家,比普卡康蒂公主年长十六岁,在当年的环境下,竟能与一印地安少女相恋,是件不近人情亦属不可想像的事。那时普卡康蒂年纪尚不足十三岁。为节篇幅,只写公主两字。
  读者可能无不知晓:英国的清教徒为了逃避宗教迫害,取道荷兰,攜家带眷,乘“五月花”号航抵麻州海岸上陆定居的故事。由於美国人在十一月的第四个礼拜四全国举行感恩节的欢庆,每年重溫一次旧课,而致往事犹新,永誌不忘,但对较早的移民反感到生疏。
  由史密司领导的移民比清教徒早十四年,不仅为首先的一批,其特点为一百零五人全属男性,分乘帆船三艘,加上船员为一百四十四人,其复制品仍寄舶於旧日的詹姆斯城(Jamestown)旁的河边。今日James River旧称依然,但Jamestown已不存在,仅有后来加筑仿照早期移民的简单住屋多所,以及抵防印地安人突袭的木围尚在。


画家笔下1615年的Jamestown

  正是公主具有恻隐之心搭救了史密司,並说服了他那族长的父亲,使他成为普卡坦族的一员。早期的移民是年隆冬才从印地安人处获得玉米的接济,而免於饥馑並保全了大家的性命,否则维珍尼亚的早期史必须重写了。
  本世纪初期,在詹姆斯城故址的高地上,兴建纪念教堂一所,堂之侧史密司与公主各有铜像,面对着银沙芦岸和水天一色的詹姆斯河口。


John Smith 画像

Pocahontas 公主画像

  继哥伦布的发现,意人卡布(John Cabot or Giovanni Caboto)首抵纽芬兰(Newfoundland)及美洲之北端。三十余年后,法人哥提艾(Jacques Cartier)於1534年(明嘉靖中叶)首入加国的劳仑斯河口,此后重来,登陆多次,十年后始建殖民地。1584年,英国自命为“处女王”的伊莉莎伯敕令情人洛列(Walter Raleigh, 1554-1618)设殖民地於维珍尼亚,意为“处女王之地土”(Virginia),唯她本人並未亲临维州海岸。晚年,涉嫌篡位,被囚,获释后远航中南美,无所获,终因暴行而召杀头之祸。英国史上曾载有在1588至90年期间至少两次移民橫过大西洋前来北美,途中不幸遭遇西班牙舰队袭击而沉沒或在某地上陆后被杀害,事后无法查知。因此,史密司一行的移民相较之下,不但实具规模,财政上的支援,且至早成功的一批移民。1983年的暑季,我到该区小住,参加了一个导遊,欣幸该日随车的导遊员是附近威廉斯堡旧城里威廉玛莉大学的一名历史教授。威廉斯堡(Williamsburg)原是维州早期的首府(1699至1780年),俟十三州宣佈独立后,始建首府於列治文市(Richmond),即后来美国的煙草中心。上述的大学由英廷出资,成立於1693年,是继哈佛(1637)在北美的第二间大学,但名气远不能与哈佛相比。该校之命名旨在纪念荷兰王公威廉与苏格兰血统的玛莉公主同继大统的史实,唯在大学成立前玛莉已经亡故了。
  导遊员的讲述后,我获得印象深刻,並写下笔记。今日在本市图书馆少可找到三四本旧著可将史密司及公主的事蹟,略加查考。
  史密司生於1579年,二十岁时即离家出走欧洲,参加奧匈帝国军队(自称基督教军)与突厥语系民族建奧吐曼帝国军队(自称伊斯兰教军)的战役,失利后被俘,在今土耳其境被卖为奴,后杀其主而飘流地中海一带並从事过战爭,以上是史密司本人的说法,后世的英史学者对此无法证实,或加以否定。
  史密司一行於1606年(明万历三十四年),冬季自英国启行,航程约四个半月,循北美海岸南行,依上当时的简图终抵维珍尼亚,见一河口,逆水而上,远离海岸,西班牙海军不能察觉,发现一沙洲(今已不存)四面为水所绕,印地安人泅水及箭力皆不能达,食水称便,於是登洲而暂居。次年,史密司命名此河为詹姆士河,对面其北的岸上为詹姆斯城,以示纪念其国君。詹姆士一世是苏格兰女王玛莉的独生子,她母亲是伊莉莎伯的表姊。今日原有之城已不存在,不过是个地处威廉斯堡东南十二英哩处的历史保留所在。但威廉斯堡卻为一历史性的观光盛地。三百年前殖民地时代全部城区的建筑物和陈设保留完好迄今,並有当年人民生活形态,衣着,服饰,礼节的展览与表演,连所有的饭店內外装潢以及烹调方法无不模仿效旧时。凡美国公民,不可不前去一看。
  史密司显然善於作战,但也与印地安人交好,做交易,俨然一理想领导人选,唯冒险的精神与职责所在遂驱使他不断向內地探所及伸展。1606年冬,缺粮,带着人员深入印地安人区,途间中埋伏,为公主所救,那时她仍不满十三周岁。据说公主身材不高,慧而貌端正,态度文雅,不像一名缺少教化的印地安少女。那原是西方人的观点,“教化”原非西方文化独有。
  史家记称,他两人见面,先后不过六次。初时言语不通,年纪相差太远,又有习俗及宗教上的藩篱,不知可供“谈情说爱”的条件何在?
  1606年,史密司失慎,火药爆炸,损及下体,此可能为他一生守独身的原因。他一度返回英国就医,愈后再返,此后便多次往来英国,美洲之间。
  新移民增多,初见遍地野果,便来试行酿酒,取河边白沙试制玻璃器皿,又见野桑甚多,养蚕缫丝,销往英国,但皆不甚成功。第三年,农作物歉收,在营养不良,贫病交加的冬季里,死亡三百名以上。今日,该地仍有旧式的玻璃厂工作展示观光来人。
  1613年,移民与印地安人交战时期公主被俘,於是她因地置宜,开始学习英语,入教,取名利百加。次年,和一名种植煙草成功的英国移民双双堕入爱河,取得她族长父亲的同意,结果成为John Rolfe夫人。1616年夫妇与维州的总督夫妇同往伦敦,接受朝野人士的欢迎,安妮皇后亲予召见並赐贵妇人(Lady)名衔。是年,史密司士在伦敦,公主斥他对她有意规避。次年,伦敦流行天花,公主传染,不治而殒,得年仅二十二岁。
  史密司一生将探险所得写书六本,绘航海图多幅,卒於1631年,算来享年五十二岁。
  詹姆士河的两岸为普卡坦族的世居地,由於双方媾婚,和平的气氛维持了八年。公主的父亲故后,新族长领导下,战爭始起,当时至显明的原因是移民从事矿业,在印地安区域的“圣山”之下擅自动土,1622年那次屠杀中,约千余名的移民只倖存了三百四十七人。公主的丈夫同时丧生。公主所生的儿子Thomas在英国学成后始返维州,成为当代名流。
  关於普卡康蒂公主的事蹟,当时记述很少,故今日所知也不多。史实不能随意编写,更不可妄加,引伸揣测,绘声绘影,予以戏剧化,商业化。总之,此段历史事蹟可列作悲剧,绝非喜剧。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点点心灵

“品泉”余韻 ✍湮瀅

艺文走廊

寒夜 ✍音凝

寰宇古今

林肯与加里波第 ✍区室

艺文走廊

杜牧诗人观政 ✍異翠

书香阵阵

读书乐:活出美好 ✍亚谷

点点心灵

大自然的胡须 ✍湮瀅

寰宇古今

智者失道 ✍亚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