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三十而立谈使命

于中旻

 

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马太福音28:20)


陈终道牧师

  陈终道牧师创立金灯台活页刊,到今天已经三十年了。翻检旧刊,有不少当年参与的人离去了,但“讲解救道,造就灵命;探讨圣工,实用研经”的目标,仍然是需要的,自然有待於努力。
  记得:有一段时期,陈牧师按期打电话,指定题目,嘱我写一篇:“从圣经看…”系列的文章;既然涉及实用,范围又广阔,並沒觉得困难。不过现在想来,就不能不说太“海”了些,因为那仅是管窥之见,刍荛之议,而且是及於实在肤浅的话,无从算得上讨论全部圣经;比较合理的,还是该限於耶稣基本的吩咐。如果这还嫌太宽,或许再減缩到最后简要的话。
  人在离去前的嘱托,教训,叫作遗嘱,通常是最简约的重要话,表示於文字或语言,很少可能是不关紧要的絮絮烦言,所以值得特別注意。
  记得:小时候在校,主日礼拜次日,还要再来上一场类似宗教仪式,叫作是“纪念週”;照例口中念念有辞,诵过什么“遗嘱”:“现在革命尚未成功,凡我同志务须依照余所著建国方略,建国大纲,三民主义,及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宣言,继续努力…”可是主持大人们,虽然讲不少话,就是从不作解释,那些“余所著”,连那该简单得多的“宣言”,是中山先生在世最后亲撰的文章,也予忽略,如今回想起来,知道是被当作猢狲戏来耍,不免深深的惭愧,有极羞恥的感觉:不晓得当“依照”的內容是哪,怎能夠遵从?会议的決议,涉及政策和个別意见,往往決而不行成习,不谈也罢;而宣言仅是原则,说到民主,自由,扶助农工,应该无需隐讳。想来当时的大人,至少其中有些人,明知其內涵,卻明知故违,压根就沒有认真於事的意识,不仅骗小孩子,也欺骗国人,更是不可原谅的。
  可是那“国父遗嘱”,非同小可,有关世界上最大的国家,资源丰富,更有四亿七千五百万灵魂,有否受到注意?后继者忽视故违,成为国家带来近二十年災难的祸源,真是创深痛鉅。


范得璧
  政治遗产往往成为遗害,不在法庭解決,要決胜於疆场。像一世之雄的亚历山大,临终时仅拋下了句:“胜者得之!”在美国不长的历史上,确实曾有过万人瞩目的遗嘱讼案。不过,爭讼标的实在是遗产,此外全不在意。受尽时人注意的范得璧(Cornelius Vanderbilt, 1794-1877)遗嘱爭讼,涉案当时最有钱的船运大王,富可敌国,遗下的产业,导致后嗣缠讼不休,报纸不乏轰动的新闻,律师发足了财。如果所爭的不是个人利益,而为许多人的利益着想,该有多么不同!
  想及基督徒,也领受了一份“遗嘱”,卻非来自“死去原知万事空”的世人,而是复活的主基督耶稣上升回天之前,对门徒说:

“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马太福音28:18-20)

这番话着意“教训”(Go ye therefore, and teach [make disciples of] all nations... and teaching them to observe all things whatsoever I have commanded you. KJV)其要旨全在於教训;沒有教训,就沒有门徒,哪还谈得到宗教,更谈不上基督教。
  这有史以来最为严重的“遗嘱”,是复活的主耶稣基督庄严宣告,祂有天父所赐“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岂容等闲视之?而所关系的,是世上所有受造的灵魂,岂能无动於衷?对於这么庄严重大的使命,说来叫人难以置信,受托的基督徒,对於此等天下大事,並沒有多么热心,执行起来,是不快,不夠,不彻底,甚至压根儿就沒打算行动!
  其实,要“依照”,“教训”,“遵守”,都必须得先了解才行。说来似乎荒唐难信,导演的人自己不信,甚或反其道而行之,竟然有那么多的群众,盲从了那么多年!这不是说別的,是说称基督名下的教会,问起基督到底“教”了些什么,忠实听众茫然不知所对。
  不过,卻有些爱标新立異的人,不求其端,不问其末,惟怪之欲闻。竟然怪到非“基督教”。圣经记载“基督徒”的起源:“他们(巴拿巴和扫罗)足有一年的工夫,和教会一同聚集,教训了许多人。门徒称为基督徒,是从安提阿起首。”(使徒行传11:26)这是说,使徒照主的吩咐,传讲基督的教训,门徒接受了,遵行了,他们表现於行为,与众不同;人看见了,就开始称他们为“基督徒”。他们就是如此得名,正因为其实践基督的教训。“教”重要吗?身教,言教,都不可缺;如果沒有教,就不是基督徒。
  今天的华人教会对於宣教给予更多注意,传播技术已经有显明的跃进,也许更多的人“去”了宣教工场;可惜,宣教不同於发展事业,必须教导圣经的观点,叫人得新生命,有新的价值观,“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有基督耶稣自己为房角石。”(以弗所书2:20)並要行事为人与基督的福音相称。
  有些人随意标榜甚“亮光”,“奧秘”,类似江湖话,近於虛谎,以至扭曲真理,变成了特別的艺术,自己形成新阶级。这样,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几乎把神的话变成神话,怎么随意用都可以。其实是远离实用,无关救恩之道,更非依照主的使命。如果认识复活主基督的权威,知道祂不是死的主,就不能假借主名,企图自己的私利,就必须对这大使命认真:正读,真诚,整全,落实。如此说来,反而成为单纯的事。正读是不掺杂私意,按着正意分解真道,不搞甚左倾右倾,故弄玄虛。真诚是把知识转化为信念,不是空喊口号。整全是不断章取义,完全的接纳主的教导。落实是不折不扣,沒有保留的实践。这样遵行使命的结果如何呢?“因为你们立志行事,都是神在你们心里运行,为要成就祂的美意…显在这世代中,好像明光照耀,将生命的道表明出来。”(腓立比书2:13-16)
  值金灯台发刊三十周年,追溯先贤的遗志,思省基督的遗命,祝读者急起奋勉,弘扬救恩,直到主的国降临,主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公义的太阳普照,才是金灯台使命完成的时候。阿们。

(同载於圣经网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间”)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7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