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论语析读(十九)

“为政以德”与“照你的真理行”

石衡潭

 

子曰:“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为政2.1)

注释:

  德:

“德者,得也。”(礼记.乐记)
“德也者,得於身也。”(礼记.乡饮酒义)

  北辰:

北极谓之北辰。(尔雅.释天)
郭璞曰:“北极,天之中,以正四时。天中即天心,天体圜,此为最高处,名赤道极。”

  共:同“拱”,围绕,环抱。

“拱,敛手也。”(说文解字
“众星列峙错居,还绕北辰,若拱向之也。”(刘宝楠.论语正义

  所:处所

孟子曰:“尊贤使能,俊傑在位,则天下之士皆悅而愿立於其朝矣。市廛而不征,法而不廛,则天下之商皆悅而愿藏於其市矣。关讥而不征,则天下之旅皆悅而愿出於其路矣。耕者助而不稅,则天下之农皆悅而愿耕於其野矣。廛无夫里之布,则天下之民皆悅而愿为之氓矣。信能行此五者,则邻国之民仰之若父母矣。”(孟子.公孙丑上)
包咸:“德者无为,犹北辰之不移而众星共之。”
郭象:“万物皆得性谓之德。夫为政者奚事哉?得万物之性,故云德而已也。得其性则归之,失其性则违之。”
“为政以德,则无为而天下归之,其象如此。”(朱熹.论语集注

  对包咸等人“德者无为“的解释,清代学者提出了不同意见。

“若更於德之上加一无为以为化本,则已淫入老氏无为自正之旨。抑於北辰立一不动之义,既於天象不合,且陷入老氏轻为重君、靜为躁根之说。毫釐千里,其可谬与?”(王夫之.读四书大全说
“既曰为政,非无为也,政皆本於德,有为如无为也。”又曰:“为政以德,则本仁以育万物,本义以正万民,本中和以制礼乐,亦实有宰制,非漠然无为也。”(李允升.四书证疑
“包氏‘无为’之说,此汉儒搀和黃老之言。何晏本讲老氏,援儒入道者,其作集解,固宜独据包说,专主无为。夫为政以德,正是有为,夫子已明下一‘为’字。況为政尤以无为为戒。礼记:‘哀公问为政。孔子曰:政者,正也。君为政,则百姓从政矣。君之所为,百姓之所从也。君所不为,百姓何从。’夫子此言若预知后世必有以无为解为政者,故不惮谆谆告诫,重言迭语,此实可与论语相表里。”(毛奇龄.论语稽求篇
“为政,秉政也。以德,为用有德之人。秉政而用有德之人,不劳而治,故有北辰之喻。”(物茂卿.论语征

  论语集释撰者程树德按语说:

“此章之旨,不过谓人君有德,一人高拱於上,庶政悉理於下,犹北辰之安居而众星顺序。即任力者劳,任德者逸之义也。与孔子称顺无为而治了不相涉。郭象以黃老之学解经,必欲混为一谈。朱子不察,亦沿其谬,殊失孔氏立言之旨。”

  后来,钱穆.论语新解亦从此说:

“本章旧注,多以无为释德字。其实德者德性,即其人之品德。孔子谓作政治领袖,主要在其德性,在其一己之品德,为一切领导之主动。即如前‘道千乘之国’章,亦即为政以德。惟德可以感召,可以推行,非无为。”

对读:

“耶和华啊,求你将你的道指教我;我要照你的真理行;求你使我专心敬畏你的名。主我的神啊,我要一心称讚你;我要荣耀你的名直到永远。因为你向我发的慈爱是大的;你救了我的灵魂,免入极深的阴间。”(诗篇86:11-13)

解析:

  孔子提倡道德,礼记.乐记:“德者,得也。”这是很好的一个指引,德就是所得到的东西。那么,从哪里得到?又得到了什么?儒家並沒有说得清楚明白。孔子強调德治,把它放在为政的中心位置,这是非常难得的。如今的政治只強调术的层面,而忽略了道与德的层面。这是短视的。包括现在一些鼓吹民主与宪政的人,以为宪政就是灵丹妙药,可以包治一切疾病。这都过於天真。民主与宪政的产生,有其深厚的基督教背景与根源,就是对人罪恶的清醒认识,对神的敬畏与顺服。如果沒有后者,只谈前者,那就是舍本逐末,如同在沙滩上建楼阁,其结果是可想而知的。孔子也強调为政者本身的道德修养。“政者,正也。子帅以正,孰敢不正?”(颜渊12.17)无怪乎溫家宝总理2012年4月任命香港特首梁振英时也用这句话来对之加以勉励,古老的智慧也用於当代的政治实践之中。
  圣经也重视道德,但更注重对神的敬畏与仰望,把一切交在神的手中。在诗篇86:11-13中,大卫向神祷告,求祂将神的道指教自己,好使他马上能照神的真理行。这是人以忠诚回应神对人的慈爱,“慈爱和诚实,彼此相遇;公义和平安,彼此相亲。”(诗篇85:10)接着,他继续说,“求你使我专心”,即是说,使我的人格完整,以致成为一个清心的人。“清心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见神。”(马太福音5:8)这样,大卫要用“一颗完整”的心称讚神。因为神救了我“整个”人,免入极深的阴间。此处,用“灵魂”来代表整个的人。阴间指死后的世界,也代表一些“整全”的事物。它是深入在地下,在大自然的创造之下的“空洞的地方”,它也是上帝所创造的人类的潛意识。在人的潛意识深处,不断涌现起恶念,兇杀,姦淫,苟合,偷盜,妄证,谤讟;这些都是污秽人的。神要拯救人脫离这一切。

“除了神一位之外,再沒有良善的。”(马可福音10:18)
“各样美善的恩赐,和各样全备的赏赐,都是从上头来的;从众光之父那里降下来的;在祂並沒有改变,也沒有转动的影儿。”(雅各书1:17)

这两句经文也回答了中国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从哪里得到?又得到了什么?人从神那里得到,得到各样美善的恩赐。神也並非一次性地给予,以后就不再管了,而是时时看顾,处处引领。只要人顺乎圣灵的感动,照着神的真理而行。圣经的真理是活的引导,不是死的字句。耶稣基督就是道成了肉身。

“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着我,沒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翰福音14:6)

圣灵为耶稣基督作见证,也带领人认识耶稣基督。圣经並不讲现实生活中的政治,耶稣说:“我的国不属这世界。”(约翰福音18:36)而其中最大的政治是引领人们认识神,做神的子民,照神的真理行。圣经也不只是伦理道德条文格言,它训练人做君尊的祭司,圣洁蒙爱的人。

“伦理永远不能取代群体,就好像语法规则不能取代说话行动一样。伦理永远是第二位的,它寄生在人们的群体生活方式上。”(註)

(下期续)

註:侯活士,威廉姆:異乡客:基督徒的拓荒生活,世界图书出版公司,2013,第89页。

翼展万里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0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