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秋天里的春天

湮瀅

 

  沿着海边金门大桥对岸的山径往上走,时序已是九月末梢;但阳光卻还明媚但不骄炎,天蓝得不能再蓝,是那种深情贴心的蓝,奼紫嫣红由山径上不断在眼睑中映现,一朵朵红艳艳的玫瑰,一球球粉浓浓的蔷薇,从路旁篱笆里探出来,伸手轻触一下,分明都是真的,花香弥漫了秋径,真将我弄糊涂了,这到底是秋天?还是春天?抑是秋天里的春天?

“涼秋九月,塞外草衰…”

李陵笔下怆楚的寒秋,也是我故乡北国九月的写真,此刻风正萧萧,叶正飘飘,大地一片肃杀;红叶,衰草才是秋的本色,但这里卻还在铺陈着彩色的锦繡,是否造物者将时序弄颠倒了?是偶然的笔误吗?
  我吟着陶渊明的秋兴田园诗,腳下卻踏着寻春的芳草,田园诗句似乎由秋调转成了春韻。

  天与海水在比赛谁的颜色更蓝,湛蓝的海水使我想起了,某日晚间在威尼斯水巷中走进一间小店,买了杯蓝莓榨成的饮料,那种蓝色与酸酸的甜,像极了崖下海水的颜色,真想探臂舀一杯嚐嚐,可惜手臂太短搆不到。
  棉絮般的白云涌向金门桥,云朵将桥身淹沒了,只留下桥尖上的一点点朱红,几架相机都支在岸旁,摄影者们正在凝神专注地按快门,要勉強留下白云与桥头的身影。
  松鼠在枝上看得发呆,似乎忘了啃食,困惑於爪下的松果是春果还是秋实。呵,对了,白云应可作证,只有深秋海上才会涌起成堆成堆的白云,但又可能是一场美丽的误会吗?
  谁管它是春天还是秋天,反正松树都是一样的绿,我沿途抚松而归,竟沾了满手的松香,久久不能消失。

本文选自作者著岁月沉香:小书斋作文习字敘
台北:道声出版社(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资讯:https://shop.taosheng.com.tw/goods/content?c_id=&g_id=1200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