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水-谁知道什么?

约爱

 

  水的学问耐人寻味,水的学问也是难解之谜,那是由於水在三种形态中循环不息:液态,气态和固态。现代有不同学科研究不同形态的水:气象学研究水在大气中的蒸发,移动,降下;海洋学专门研究海洋的水;河流学研究河的水流;湖沼学研究湖泊;水文地质学研究地上水,至於水的结晶体的研究者。早在十七世纪已有数学及天文学家如:开普勒(Johannes Kepler, 1571-1630)和笛卡儿(Rene Descartes, 1596-1650)

水知道答案
  近年最为人迷惑的研究,是雪花图案的千变万化。这些晶莹剔透的结晶体,令人目眩,竟然有人在这方面的科学研究中拉扯到哲学,神学的范围。虽说近代学科的研究流行跨学界,但这趋势也可引起混乱的危机。正如水知道答案水は答えを知っている)的日本作者江本胜(Emoto Masaru),自称“率先在日本介绍以波动测定仪能証明他的猜测:‘水可以复制信息,並加以记忆。海水可能记住以海为生的许多生命的故事…如果我们能读懂水所传递给我们的信息,我们一定发现一部极为壮阔的史诗!因此,了解水,就等於了解了宇宙,大自然,乃至生命的全部。’”单是书中以上充满感性的描述,已难免被人指为伪科学。
  江本胜自述因一名研究员沒头沒脑的建议,就开始让水(精制水)听音乐,将波动传递给水,要看水性质的改变。实验的结果是“美妙极了:‘听了贝多芬田园交响曲的…结晶,这首明快,清爽的曲子一样美丽工整…听了萧邦的离別曲,得小巧,並分散成几块,简直令人惊叹。”江本胜随着感性的联想,走到人与水同感的想法:“后来我了解到,离別曲原本並不叫这个名字。看来水所感受到的是为这首曲子起名为离別曲的那位日本人的感受。”这不是为了一廂情愿地自圆其说吗?
  接着,江本胜把文字贴在水瓶壁上,让水去看“谢谢”和“浑蛋”,再看它们的结晶有什么不同。结果是看到“谢谢”的水结晶,呈现清晰美丽的六角形;看到“浑蛋”的水结晶,像听到重金属音乐那样,破碎零散。他的结论是友善语言会将事物带向好方向,恶言则会带来不好的结果。若说这还是一科学问,那么江本胜已把它带到玄学的范围,或是作成了一个童话式德育教材。
  其后,江本胜更引述一位瑞士水质研究专家琼安教授的话:“有位物理学家做了一个实验,…可以推测…金属与人的情感或情绪是会产生某种共鸣的…”那物理学家的名字欠奉,反映实验的学术地位,但江本胜用以支持他的波动法则:“只要发出与消极情感相对的波动频率就可以了。当两种情感的波动相遇並相互抵消后,消极情感就会消失。”他把人的感情与音波等同,把人的情感或心理简化,成为两相对应的情感,具有相反的波形。至此,江本胜不但引用顺势疗法的原理来支持他的理论:“经高度稀释后,物质将不复存在,留下的只有其波动的信息,而无论是毒还是药,它们都源自一种波动。”;还利用心理辅导的整体治疗理论,归纳为水与心灵息息相关的保健方法:“人的肉体是由水构成的,人的精神卻由意识构成。保持水的清澈与顺畅,不仅是最好的保健方法,同时还能让人的精神洁淨而清明。”
  同样地,江本胜以“让水看文字”的实验方法去说明爱与感谢的治疗能量。当他在世界各地宣扬这套爱和感谢与水的关系时,他不能再回避他的实验不具备科学性的非议,他的回应是:“最前沿的科学已经发展到不进入精神或意念等非肉眼可见的领域便无法解释很多东西的境地。”因此他引用佛教的“瞬间即世界”来支持他的“维持波动的必须”,也以“上帝赋予人类创造力”,鼓吹“人面对水,满怀爱心向它表达自己的谢意”,便可以在瞬间改变世界。他更指出水结晶对预测地震的贡献:“因为水有提前感知地震信息的能力”;又指出“水能载舟能覆舟,我们不能忘记水也曾湮沒过人类的文明。”但他只提到“看来诺亚方舟的传说,亚持兰提斯大陆的沉沒都绝非古人杜撰”,他並非相信有一位创造水的神,以致他把水这物质看为人的灵,以诗般的幻象作死亡的结语:“到那时,我们不再拥有现在的肉体,而是以水的姿态,化为水做的一抹晚霞。”
  江本胜的书之所以吸引人,大概是书中的水结晶照片,这也是他在各地演讲时的引人之处。但有关水结晶的变化之谜,他沒有科学性的解释。苏美灵博士所著圣经与生物学第六集,提到雪的研究中(参“生物知趣:神秘的雪花”),早在1932年,已有日本学者拍了二千五百张雪花图片,沒有两张图案是相同的。由於在冰內的氢和氧的位置排列,如万花筒內的碎片在三角镜片之內,可以构成千变万化的图案,而雪花是六角形的,可构成的图案之多,更无以计算。再者,每一个雪花晶片有10的18次方分子的水,所以能产生无数的结构方法。雪花晶片的形成,因着溫度不同,有不同的形状,主要有六边块形,六角星,六边柱形,长针形。当水气分子与凝结核(可能是微尘)相撞,形成六角形的雪花。雪通常是透明,也会是红色,绿色,蓝色,甚至黑色。这是由於水內有真菌,绿藻孢子或空气污染。相较之下,苏美灵的文章较为立场清晰,文体亦符合內容。文內的科学资料是研究事实的记录,文末以圣经的诗篇带引人以感谢的心去思想神与人的关系。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6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