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走廊 ✐2007-12-01


仆人的画像

冯虛

 

  到博物馆去,我们常会看到历史人物的画像,可惜,有时会是唯一存在的画像,通常是很平面化,大部分表现得刻板,缺乏生气,很少能夠真个传神。这样情形的原因,是沒法描绘內心,自然就沒有深度。
  美国国父华盛顿的画像,就不仅绘出他伟岸的外貌,也具有威严尊贵的气概,可达到所说的“气韻生动”。据那位画家后来告诉人,他看出将军可畏的怒气。侍卫把这话传到华盛顿夫人耳中。夫人说:“他敢说这样的话?”侍卫说:“不过,他也说,将军的怒气受到控制。”夫人才为之释然。


George Washington(The Lansdowne Portrait), 1796
by Gilbert Stuart
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Washington

  英国清教徒革命时代的执政克伦威尔(Oliver Cromwell),是当世的英雄,也是诚实的基督徒,相貌卻不见得英俊,而有些粗犷。在召人画像的时候,先警告画师:“要给我画得真,不许掩饰缺点,不许加以美化,要把我的生痣,残缺,一一都画下来,否则我一文不付!”今天所看到的像,就是这样的真实之作。


Oliver Cromwell
by Robert Walker, Oil on canvas, c.1649
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London

  拿破崙(Napoleon Bonaparte)的画像,就不见得尽逼真。他所留下的画像,似是太流於帝王尊贵气势俗套,可能是什么雄风盖世,神武英明的宣传画,以力图掩盖其身不满五呎的小军曹的样子。


拿破崙(Napoleon Bonaparte)的画像

  当然,这些都是伟大人物,一世之雄,卻沒听说过有特为仆人而作的画像,至少尚乏传世名作。
  耶稣基督被称为“主”,一个尊贵的称号,但祂不是仗剑跃马的英雄,也不是手握权杖,坐在宝座上的君王,祂完全不像亚力山大,不像凯撒,或拿破崙;祂沒有征服过什么土地,但祂佔领人心,许多人的心。更奇妙的是,那並不是祂生前的功业,是在祂离世之后。
  犹太人不喜造型艺术,怕的是涉嫌造偶像,至今在以色列观光生意的纪念品店中,连稍真的微型金灯台,也是阿拉伯人的制品。耶稣基督当然沒有照片留下来,连目睹者画的肖像也沒有,现在所见的,只是后世艺术家想像的作品,是经过了许多世纪,那些画家都沒有亲见过主,更不必说体会祂內心的感受了。
  据说:当使徒彼得年老的时候,年轻的门徒们想起耶稣预言的话,彼得将要殉道荣耀主。他们请求彼得在离世之前,为他们描绘基督耶稣的相貌。彼得也许记起当年主为他们预备早餐的往事,伸手取了一块洗脸布,用余烬中的木炭,在上面勾画出一幅简单的线条,显出憔悴忧郁的面容。当然,彼得不是画家,但他对主的认识,是无人可比的。
  许多画家都留下了自画像。他们给別人画的肖像,虽然未必逼肖,但他们的自画像,应该可以信为正确,虽则不定尽然。
  主耶稣在世的时候,曾这样自我表露,祂的话必然是最可靠的:

“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为这里来,我就使他们得安息。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因为我的轭是容易的,担子是轻省的。”(马太福音11:28-30)

  我们看上文,便知这话是在加利利地区的诸城,拒绝悔改时所讲的。从人的角度看来,祂在哥拉汛,迦百农,伯赛大受到挫折失败,是该灰心沮丧的事;主卻意外的欢乐起来(路加福音10:17-22)!換句话说,当社会的精英分子,“聪明通达人”拒绝接受,而只有单纯愚拙的人领受真道,耶稣並不意外,反而欢乐起来!特別值得注意的是,常经忧患苦难的主,同情人的罪苦,不止一次的哀哭,这“欢乐”似是仅见的一次。
  为什么主耶稣这样的反常呢?
  对於“仆人”的评价,不在於工作的效果,而在於其忠心;不在於数量,而在於品质;不在於眼前欢,而在将来;不在於人的称讚,而在於神“父,天地的主”欢喜。了解神“柔和谦卑”的忠心仆人,必须要心地柔和谦卑如同婴孩,才可以接受祂,信从祂。
  耶稣告诉世人说:“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圣经中说到“负轭”,是表示在权柄之下。这是说,信徒当顺从基督耶稣,因为祂顺从天父,愿意凡事照神的旨意成就,而不是照自己的意思。照主这样作,就是负主的轭,服主的权柄,才是真正的成功。
  保罗说:“你们该效法我,像我效法基督一样。”(哥林多前书11:1),使徒给教会的信息,正是要他们像基督的柔和谦卑。那教会恐怕最近於现代的城市教会。哥林多位於地峡,交通繁盛,是一个商业城市,也是文化中心,人口约五六十万,又有大学;虽然教会成员中,有智慧和高贵的人不多,但使他们崇拜智慧,财富,地位。他们恰与柔和相反,才会互相爭执,要作大,彼此打官司;他们不肯谦卑,流行山头主义,高傲爭作领袖,结成帮派。保罗提醒他们,基督才是教会的头,而最后“子也要服那叫万物服祂的,叫神在万物之上,为万物之主。”(哥林多前书15:28)
  在许多神性人性的品格中,主耶稣沒有说祂的公义,圣洁,信实,而说“柔和谦卑”。一般说来,最好也只是阴性品德,或说次要品德;但对於“为使者,为大祭司的耶稣”(希伯来书3:1)来说,是最重要的,使祂像“谦和胜过世上众人”的摩西一样,“在神的全家尽忠”。
  在先知以赛亚书中,有四首“仆人之诗”,预言弥赛亚:第一首见42:1-9;第二首49:1-6;第三首50:4-9;第四首52:13-53:12。其三,四首极清楚的描绘“受苦的仆人”,备及基督受难的细节。
  基督耶稣谦卑,是祂爱的具体表现。祂舍棄神子的荣耀降世为人,不是作君王领袖,仗剑跃马,征服世界。祂“反倒虛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立比书2:4-9)
  仆人也有荣耀的时候,是差遣的主先得荣耀。保罗不反对信徒有作王的盼望,但不是现在(哥林多前书4:8)。今天的所谓“仆人”,只是掛名而已。且不说“公仆”常变成大小暴君,连梵蒂冈那位“众仆之仆”的教皇,在历史上也常是爭霸,纵橫辟阖,在国际上搞麻烦。不幸,今天还有更多的人,在作同样的努力。盼望我们都记得,时候沒到,不要先求取自己的荣耀,只等时候到了,从主那里得着荣耀。
  仆人的柔和谦卑,並不是沒有原则。仆人不是任所有的人役使,要单事奉主,讨祂的喜欢。因此,必须持守真理,就是主的话,主的原则和标准。在必要的时候,必须在主的旗纛下,挺身奋战;旗纛(Standard)这个字,也是标准的意思。我们应该惟真理是从。当效法主耶稣,主是这样。保罗是这样。
  愿我们从圣经中仆人的画像,学得更像主。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道不远人 ✍亚谷

云彩生活

豬牛肉与心脏病及乳癌 ✍烝民

捕光捉影

捕光捉影:佛罗伦斯印象 ✍郭端

艺文走廊

我是野地里的百合花 ✍音凝

艺文走廊

杜诗意境的随想 ✍谢顺佳

寰宇古今

法国双城记 ✍郑国辉

寰宇古今

吾哥窟(下) ✍国樑

点点心灵

秋之悸 ✍音凝

寰宇古今

外科医生与诺贝尔医学奖(二) ✍江显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