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死是一件不必急於求成的事

—冯小刚电影《非诚勿扰二》

石衡潭

 

  冯小刚电影非诚勿扰二前半场除了一些比较有趣的台词外,其实沒有太多內容。秦奋与梁笑笑的那种生活与別扭,离现实生活太远了,谁会那么沒事找事,装傻还装瘫呢?我都准备起身走人了,可沒有想到李香山这个过场性的人物到后半场还成主角了,並且还真出彩。
  李香山引出的是一个沉重的话题—死亡。对这个话题,中国人一向退匿三舍避之惟恐不及,冯小刚来碰碰,也还有点胆量。当然,冯小刚来碰也是中国式的,与日本的入殓师(又名:礼仪师之奏鸣曲)不太一样。入殓师有着大和民族一贯的严肃,非诚勿扰二则在严肃的事情上也沒忘了幽上一默。这不一定是纯粹中国式的,可确实是纯粹冯小刚式的,或王朔式的,葛优式的。死亡是一个生活事件,不管你愿意不愿意。它或姍姍来迟,或猝然而至,可无论如何,卻总会找到你。就像李香山说的那样:“这不是病,这是命,我的命找我来了,我只能从命。”他说得很好,态度也比较端正,只是有些迟了。对於生命来说,死亡一直是一个提醒,可惜人们一直以为它太遙远,沒有在意,直到它一声大响,我们才猛然回头:日子不多了。死亡预警会让人的思想情感发生很大的改变与转变。李香山已经在众人面前向芒果信誓旦旦:无论对方将来多么美丽,多么动人,多么爱你,都不再和她在一起了,可是在798小饭馆邂逅芒果时,还是情不自禁地抱住了她:“我的亲人啊!”死亡让我们的生命与生活变得无比珍贵,尽管酸甜苦辣五味俱陈。要是李香山早知道这一天,当初就不会那样決绝地选择离婚,也不会那么苛刻地要求妻子了吧!反过来,芒果大概也是一样吧!

 

  人们对死亡有很多猜测。李香山的女儿川川说:“死是另一种存在,相对於生。只会生活是一种残缺。”死亡之后,有什么在等待着我们,着实令人害怕,哈姆雷特就是这样,李香山也不例外:“怕,像走夜路,敲黑门,你不知道门后是五彩世界还是万丈深渊,怕一腳踏空,怕不是结束而是开始。”他当然也盼望有来世:“你们的善,你们的好,我都记下了,都拷进脑子里了,我将带着这些记忆,走过火葬场,我沒了,这些信息还在,随煙散播,和光同尘,作为来世相谢的依据,假如有来世的话。”这些话都有一定道理,可都不完全,而且言者是姑妄言之,听者是姑妄听之,沒有真正的确信。影片把死亡与尊严也联系了起来。李香山重视尊严,离婚要尊严,死亡也要尊严。那什么是死得有尊严呢?在生前搞人生告別会,我沒有異议。这可能是一次真正情感交流的机会,让将逝者与尚存者互有交代,免留遗憾。可是最后的面向大海,纵身一跃,就算是有尊严吗?我看未必。这说明编导们还是未将生死看透。影片中最能代表其生命观的是秦奋或他学来的一句话:“活着是场修行。”此语与川川的“只会生活是一种残缺。”相对应,一脈相承。前者強调过程,后者说明结局,比较完整了。这两句话相当王朔,大概是他这些年来参禅悟道悟出来的,不容易。可是,它们都还是从人自身角度来看来说的,也太主动了。不知道王朔和冯小刚听说过另外一句话沒有:“人生是一件礼物。”我觉得这才是真正从另一面来看人生,且更接近人生的本质。人生其实是被动的,很被动。你想:不是我们要来到这个世界,我们是被父母生到这个世界里来的;也不是我们想要离开这个世界,而是不得不离开。若人生真是一件礼物,那我们就要向送礼的人表谢感恩,还要问这礼物何用为何送我?若自己随意決定如何处置礼物,而不问送礼人的心意如何,那就有些简单与鲁莽了。李香山的结束方式也难逃这样的追问。


  相比之下,生活中作家史铁生(1951-2010)对死亡的态度要更自然一些:“一个人,出生了,这就不再是一个可以辩论的问题,而只是上帝交给他的一个事实;上帝在交给我们这件事实的时候,已经顺便保证了它的结果,所以死是一件不必急於求成的事,死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我与地坛)史铁生年轻时就双腿瘫瘓,后来又患肾病並发展到尿毒症,一直靠三天两头的透析维持生命,自称“职业是生病,业余在写作”,可他一直在跟病魔搏斗,向死神抗爭。他的大部分优秀作品如我与地坛病隙碎笔务虛笔记我的丁一之旅等都是在他病中完成的。也许可以这样说:如果沒有他的病和他病中的坚持,可能中国当代文学中就会失去这些灵性充沛,思想深邃,情感饱满,文字精湛的传世之作。如今,他反倒是因脑溢血而猝然离世的,也给自己的生命画上了一个较为完满的句号。当然,史铁生也有其遗憾,那就是他始终站在永恆的门槛上,而沒有勇敢地跨进去。如何面对生死,两千年前身居监牢的使徒保罗的榜样其实更值得效法:“我的热切盼望和期待是:我在任何事上都将不至於蒙羞;而现在也能像往常一样,无论借着生,还是借着死,总要满有胆量地让基督在我身上被尊为大。”(腓立比书1:20,中文标准译本)保罗时刻准备着了,时刻与基督同在,生死自然不在话下。
  生死之外,影片中对爱情婚姻的调侃或看法也值得一议。秦奋谈自己与梁笑笑出发点不同时说:“你是找感情的,我是找婚姻的!我们俩就走岔道了。”爱情与婚姻的确有所不同。爱情是电光火石,婚姻是细水长流;爱情是我行我素,婚姻是不离不棄。秦奋向梁笑笑求婚时说:“一辈子很短,我愿意和你将错就错。”这也是正话反说。世界上並不存在完美的爱情,理想的婚姻,人总是有缺点的。对於美若天仙的梁笑笑,秦奋也只能实话实说:“可爱的时候,你像天使;可恨的时候,你像魔鬼。”不错,人本质上是集天使与魔鬼於一身的混合体,西方文学中美女与野兽的经典故事说的也是同样的主题。婚姻的奧秘在於如何与狼共舞並且化魔鬼为天使。风情万种的美国女影星玛丽莲梦露(Marilyn Monroe, 1926-1962)曾经说过一句十分经典的话:“如果你无法忍受我最坏的一面,你也无法得到我最好的一面。”这是很值得深思的。还有一点:婚姻的目标不是自己的幸福,而是共同的成长。如果把幸福作为自己的目标,那配偶就只是你实现目标的手段,如此实践下去,会发现离目标越来越遙远。幸福不是追求来的,幸福是对美德的报偿。只要追求共同的长进,幸福就会悄然来到你们身边。

  片尾曲用的是仓央嘉措禅味十足的诗十诫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
第四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忆。
第五最好不相爱,如此便可不相棄。
第六最好不相对,如此便可不相会。
第七最好不相误,如此便可不相负。
第八最好不相许,如此便可不相续。
第九最好不相依,如此便可不相偎。
第十最好不相遇,如此便可不相聚。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
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此诗所讲的还是人的情感,用的是矛盾曲折的表达,道是无情卻有情。想要无情,因为有情;想要有情,怎奈复归无情。就像贾宝玉,他是带着满腔情感来到世界,想要来还情债,可最后还是只能无情地离去,复归於青埂峰下,再变为补天之石。那么,我们到底是该无情还是该有情?回答这个问题的关键是要知道我们的情浅情深。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月亮代表我的心。是啊,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情感起伏。爱起来,海枯石烂等閒事;恨起来,立时诀別犹嫌迟。哪里有最深的情感?何处有不变的深潭?有,就在耶稣基督里。“为义人死是少有的,为仁人死,或者有敢作的;惟有基督在我们还做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神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罗马书5:7-8)人的情,人的爱只有汇入到耶稣基督里,才能夠涌出活泉,永不止息。

“我的心哪,你为何忧闷?为何在我里面烦躁?应当仰望神,因祂笑脸帮助我,我还要称讚祂。我的神啊,我的心在我里面忧闷,所以我从约但地,从黑门岭,从米萨山记念你。你的瀑布发声,深渊就与深渊响应,你的波浪洪涛漫过我身。白昼,耶和华必向我施慈爱;黑夜,我要歌颂祷告赐我生命的神。”(诗篇42:5-8)

  这是一个深陷逆境与痛苦者的內心呼求。朋友,你有过这样的经历吗?你理解这样的感受吗?你的深渊愿与神的深渊响应吗?你愿意祂爱的波浪洪涛漫过你身吗?如果你回答是的话,那么,你的爱,恨,生,死,就都在祂的眼里,祂的怀中。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