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圣贤之心

亚谷

 

本心之明,皎如白日,无有有过而不自知者,但患不能改耳。一念改过,当时即得本心。…蘧伯玉,大贤也,惟曰:欲寡其过而未能。成汤,孔子大圣也,亦惟曰:改过不吝,可以无大过而已。有皆曰:“人非尧舜,安能无过?”此亦相沿之说,未足以知尧舜之心。若尧舜之心而自以为无过,即非所以为圣人矣;其相授受之言曰:“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彼其自以为人心之惟危也,则其心亦与人同耳。危,即过也。惟其兢兢业业,尝加精一之功,是以能允执厥中,而免於过。古之圣贤,时时自见己过而改之。是以能无过,非其心与果与人異也。(王守仁寄诸弟书)


王守仁

  王守仁(字阳明,1472-1529),是历史人物中近於完人的哲学家。他资兼文武,功业盖世,而且在心学上的成就,无人能及。日本明治维新时的海军大将东乡平八郎,腰间悬个牌子,上面刻着“一生俯首拜阳明”。可见对其崇仰之深。蒋介石先生早年去日本,也接受了阳明学说。特別是王阳明屡次破贼建功,说过“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而蒋自己五次督师剿贼匪,不仅沒有成功,还溃败逃难台湾!二贼都未克破,实在不得不加思省。到台北后,蒋退居近郊的地方名叫草山,又查得王阳明恰巧和他同一天生日,在十月三十一日,於是给草山赐名“阳明山”。
  睿智的阳明先生,知道中国人的毛病,是空言不行;因此,倡“知行合一”之说:“知之真切笃实处即是行;行之明觉精察处即是知。”沒有什么好爭辩的。只是文人总爱把胜负看得比是非还重要,真理就难以显明了。他有常被引用的名言:“人生大病只一傲字”。这就是被蒙蔽的真正原因了。
  阳明是一位诚实君子,治学严谨。他早年广为人知的事件,卻是发生在对训诂的错误,把大学的“格物致知”,按照朱熹的传统解释,去格求万物之理。化了七天七夜,去“格”竹。说来问题出在小学上,“格”的字义,应该是“格拒”物欲,才可以跟下文的“正心”相应,进二达到修齐治平的理想。后来阳明想是明悟了,有他在心学上和一生功业的成就。
  从简单的推理,阳明排“相沿之说”,不肯人云亦云。“人非尧舜,安能无过?”开始尧舜圣人无过的命题,就是错误的假定。如果真是有人会是无过的话,所谓“人心惟危”的“危”,从何说起?他说:“危,即过也”。人知道自己有犯过的可能,才会兢兢业业,作精一之功,避免有过,而“允执厥中”。用阳明自己的话说:“如过危桥子”。因此,连孔子也可能犯错,要在先承认自己有错,才可以移眚去错。
  “本心之明,皎如百日,无有有过而不自知者”。这是他的想法。有一天,雨后坐轿子外出,阳明觉得轿子左右搖晃,不如平常安稳。从轿帘缝中,看见轿夫的腳上穿了新鞋,尽量在报名路上积水的小洼;再过一阵子,就平稳了,因轿夫已经习惯了踏泥洼了。可见谨始慎微的重要。
  有一次,阳明经过街上,看见两个人在爭吵:互相嚷叫:“要凭良心啊!”“你沒良心!”“你,沒良心!”阳明先生对跟从的人说:“听见未?他们是在讲学呀!”原来“良心”是个假定的天平,即使器对了,还有用的实际问题,就像墨子所说的,先要有公,才可有平。回到太平的比论,公是天平中间的立柱,必须不偏不欹,橫向才可平允;也就是说,人与神的关系正了,人间才会有平;其次,就是各人在放自己囊中不同的砝码,並不会平允可靠。这才是问题的所在。
  还是那句话:问题的中心,是心中的问题。
  良心失衡日久,是因为物欲的尘灰在上面,久积难除。有人颇不恭敬的称这种次文化为“酱缸文化”,对贪污腐败略加文饰,形成了“贪而不汚,腐未必败”的观念;因此,良心变为不溫不良,哪里还能作为准衡!
  阳明不是不曾想到,“圣贤”与常人无異,只是沒有进一步解決,所谓“本心之明,皎如白日”,並不是事实如此;“惟因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根本无以解決。因此,匪仅“患不能改”,也是确有“有过而不自知”的事,而且是普遍问题。问题的中心,是心中的问题。
  阳明“知行合一”的道理,真对付中国文人三千多年的积尘,知行有距离,而且时或相对;但解決方案在哪里?且不说別的案例,单讲“齐家,治国,平天下”吧!尧,舜,禹,汤都是所谓“圣人”,虽然我们沒有足夠的历史记录,像后世天子的起居注,但知道他们的哲嗣都有毛病,而且是不小的毛病!尧,舜的太子都不肖,夏禹的儿子启,公开发明了家天下的制度,商汤的儿子被权相伊尹免职下放,经过改造后复位。好人元首还不能齐家,怎能期望后来的最高领袖,好到哪里去?如果根据同样理路,逆推来说:国之不治,由於家之不齐;身之不修,心之不正…那还得了?历史的真实记录,都得被列为禁书了!
  不过,阳明先生几乎碰触到圣经所说的:“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罗马书3:23)堕落的人,是心的败坏:“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谁能识透呢?我耶和华是鉴察人心试验人肺腑的,要照各人所行的,和他作事的结果报应他。”(耶利米书17:9,10)
  现在该谈到的—不是自救,正如落水将要灭顶的人,需要上面来的救援。圣经这样说:

到了神我们救主的恩慈,和祂向人所施的慈爱显明的时候,祂便救了我们—並不是因我们所行的义,乃是照祂的怜悯,借着重生的洗和圣灵的更新—圣灵就是神借着耶稣基督我们救主,厚厚浇灌在我们身上的,好叫我们因祂的救恩得称为义,可以凭着永生的盼望成为后嗣。(提多书3:4-7)

  惟有圣灵更新信的人,有新生命,才可以进入真理,而且靠主活出真理,是真诚的“知行合一”。
  愿我们时常在神面前祷告:“神啊!求你鉴察我,知道我的心思;试炼我,知道我的意念;看在我里面,有什么恶行沒有,引导我,走永生的道路。”(诗篇139:23,24)阿们。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5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