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曾子之死

亚谷

 

  缠绵病榻上的曾参,已到了油干灯草尽的地步。他的弟子乐正子春,坐在床前;二子曾元,曾申,坐在腳下,以备病体不时有变。一个童子,手里执着残烛,坐在牆角。
  烛光照着曾子苍老瘦削的面孔,无血色的嘴唇,脸上显出深沉的阴影。烛光也照在他的臥蓆上。
  童子忽然说:“多么华美光莹阿,大夫的蓆子!”
  曾子听了忽地一惊,张开失神无光的双目:“哦!说什么?”
  乐正子春急叫他:“住口!”但少不更事的童子,还是再说了一遍:“多么华美光莹阿,大夫的蓆子!”
  曾子说:“是的!这是大夫季孙氏所赠,我不能起动,元儿!扶我起来,把它換去!”
  至此,曾元不能不说话了。就把父亲的病情告诉他:“父亲病很重,受不了颠顿折腾,还是到天亮再说吧!
  曾子说:“你卻不如他爱我。君子之爱人也以德,细人之爱人也以姑息!我还贪求舒适么?我唯一愿望是得正而毙!”
  他们只好扶他起来,把那蓆換去,老人家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再扶他睡在床上,未到身体舒展,已含笑瞑目而逝了。
  曾子的心愿是“得正而毙”。前人解释,多以为曾子以臥大夫之箦为不合正礼,故必欲更易之。依我看,恐怕是曾子以大夫季孙氏,八佾舞於庭,有不良之心,而又好聚敛,所以曾子恥臥其所赠之箦。今称人死曰“易箦”即本於此。
  有的人看来,曾子不免类於迂。但唯求心之坦正,是儒家精神之所在,这也是“正气”之“正”。曾子之死,是平凡的死在病榻上,但其精神,与马革裹屍死於疆场的殉国,义之所在以死赴之的殉道,同样的义烈不朽。
  基督徒须时时省察准备,不可以将就马虎从事。曾子之可爱处,在他的迂直。许多殉道者与信心伟人,也是同此迂直,不肯变通。就是有这样的人,教会才得以存在,真理才得以持续不坠。
  有一位圣徒说,他每晚上牀之先,总是省察对神对人有无亏欠,每天都对付清楚,不留到明天。时时预备见主,天天得以心安。如果接受不正当的餽赠,积聚不义之财,亏负人,亏欠主,就不可轻易安心。
  圣经说:“非圣洁沒有人能见主。”(希伯来书12:14)又说:“不可含怒到日落。”(以弗所书4:26)所以当时时注意,不可沾染污秽。
  须时时记得那古老的话:“你当预备迎见你的神。”(阿摩司书4:12)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