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长念羔羊-栾传真夫妇兴学及传道事蹟

曲拯民

 

  今天的凤凰城(Phoenix, Arizona),周围有十多个小城市环绕,共同结成一个具有三百万人口的都市。唯各城市有自己的政府,行政独立。其一为坦佩市(Tempe),在凤凰城的东南。
  坦佩市中区,有一座可容约二千人的教堂(Grace Community Church),其旁有副堂,可容一百八十人,与正堂在1981年同时完成,命名Lamb Chapel(栾传真夫妇纪念堂)。在堂门左侧,高悬栾氏夫妇的彩色俪影,其下有铜质纪念牌。


栾传真夫妇合照於坦佩市纪念堂前

  栾传真牧师原非美国居民或公民,不曾在坦佩市立下功绩,更无中国人为经济后援;既无赫赫之名,为何美国人用他们自己的奉献来纪念一对中国夫妇?
  栾传真卒业於煙台益文商专。在高中时期,我们是同班同学;但由於我在高中毕业后投入商界,误了十个月的时间,再读商专时,我比他迟一年。记忆中,他为全班最用功的学生之一,上课时常坐在最前排,聚精会神,细心听讲。他虽非绝顶天才,但是一位品学兼优的青年;煙台基督教会佈道团到乡区佈道,他是学生讲员。
  栾字本应译作Lan,或依粵音作Lam,何以译作Lamb?
  栾传真生於1915年,原籍煙台附近的牟平(古为东牟国地,清时为宁海州)的东留疃。栾父为本村的领袖人物,年少得志,恃“财”傲物,染有鸦片煙瘾,某次在棲霞县听一位美国长老会牧师Paul Abbott宣讲“浪子回头”罪人当悔改的真理,他遂受感,棄绝恶习,幡然一改以往跋扈的态度,皈依基督,然后在家中的余宅,兴起教会及小学一所。栾父常对听众和村民说:“我前为猛虎,今因信从基督成为羔羊!”栾传真所取Lamb(羔羊)为姓,有此由来。
  栾传真在1935年夏毕业后,经校方推荐,供职上海全国经济委员会。该会成立於1933年,主任委员为益文老校友哈佛大学硕士张福运。(煙台人,1984年逝於旧金山,其长女在列根时代曾任美国驻尼泊尔王国大使。)珍珠港事变前,经济委员会结束,人员內迁。栾传真供职上海电力公司,故滞留於上海。他在余暇时间早晚到附近公园宣讲福音,工作一直未受到日本人阻止。
  由於他热心事主,及教会中担任的工作,遂结识了一位志同道合忠心爱主的冯灿芬女士。灿芬毕业於中西女校及沪江大学,为澳洲华侨,出生於广州。二人於1942年结婚。后来事实证明,冯女士的信心才识和热忱,不仅堪称贤妻良母,更为一至理想的同工,在栾传真一生兴学及创办教会,擘划及日常管理各方面,都是不可缺的助手;既当前锋,又作后盾。
  栾传真与上海灵粮堂的赵世光牧师多年私交甚笃。1948年,栾传真辞去电力公司的职务,由灵粮堂差遣,前往印度加尔各答,负起在该市开拓福音的工作。於是刚在三十英年的栾氏夫妇,带着五岁的幼女,就这样凭信心到了印度。
  当年的加尔各答及郊区人口千万,地临“圣”河,无家可归,街头流浪,托钵乞讨的人数近百万;因为印度教相信修苦行为超度来生的唯一途径。由於不杀生的信念和习惯,“圣”牛街头乱闯,阻碍交通,街市污水遍地,日夜蚊蝇成群,蟑螂老鼠橫行,空气煤煙污浊…是世界上最不整洁,沒交通秩序的都市。


栾传真夫妇在印度时合照

  栾传真夫妇就在此环境下,三十五年之间,建立了三间教会和三间学校。
  初期,夫妇在市內设福音堂,凡三个月,竟无一人进內听讲。某晚,大雨滂沱,有海员十余人路过,衣履尽湿。栾夫人坚请他们入內暂避风雨。栾传真牧师开卷传讲基督救恩真道,是为夫妇传道工作之始。
  初期的经历,使他们改換了方向,決以兴学为先导。当即用福音堂来开设义学,分中文及英语班,並代学优及年纪较大的学生寻觅适当工作,得些收入,用助家计。消息四播,一年之內,学童自四十增至一百五十名。
  1952年,中印建交,中国政府在加市设馆。栾牧师夫妇工作原在该市的华埠,初感政治压力,继被威吓;夫妇不为所屈,沉着应付。此情形到1955年万隆会议后,中国在第三势力抬头,国际声望增高,竟尔变本加厉。直到1962年,中印边界之战,两国关系冷漠后,压力始行解除。
  凭借坚強的信心,神的恩惠和慈爱随着他们,建立教会和兴学的工作相辅並行。最早期完成的建筑,名称採用“灵粮”;中期近期的建设,名称为“恩惠灵粮”。恩惠即Grace,因为经费绝大多数来自坦佩市的Grace Community Church,和与该会有关的私人援助。
  原来设立的只有小学;十余年后,正式加设中学。1962年开始,华,印学生兼收,自托儿所,幼稚园,小学至中学,地处华埠,多至学生一千一百名。
  1968年,在加市郊区贫民区,成立专为印度人的小学一所,学生一百余名,全为无家可归或赤贫人家的子女,不但学杂费全免,也免费供应中午的饭食。
  1974年,第二所中学及大学预科,设於市郊的贫民区,华印学生兼收,后来人数达一千三百名。两所中学的免费学生共约五百名,对家贫而有心向学的青年,确实大有助益。


印度灵粮学校高中部

  栾牧师夫妇所建立的教会,由於独立后印度的经济逐渐萎靡,华人移民他国者众多,因此主日聚会的人数见少,在华埠者人数自三百降至一百,华,粵,英语兼用。在郊外之印度教会,则人数逐渐加多,由原来不足一百人,最后约有二百人;
  初期全用印度语,由印籍牧师负责,后来另建一间较大的教堂,华人印人合用,採用英语,译成客家语。


中印联合的天恩灵粮堂

  加尔各答的灵粮堂与恩惠灵粮堂,以及三所学校,自1980年代起,在经济上已可自给;除了每年所需奖学金之外,不再仰赖美国教会及私人的赠予。


在印度的恩惠灵粮英文学校(正门)


小学部


中学部


教会主楼

  栾夫人操劳过度,患肺痨与风湿,於1984年病重,来美就医,前后入院多次,丈夫日夜在侧相助,故夫妇无法返回印度工场。栾牧师在印度工作期间,一目失明,另一患白內障,虽经割治,並未见有理想的果效,因此他只好进住一间老人公寓,对面是一间取费低廉的疗养院,俾可就便日日探视並做些生活上的扶持。我本住宾州,由於元配遽逝(1990),本拟移居加州借避冬季扫雪之苦。经栾传真多次相邀,因此決定在坦佩市定居,我们相距仅两英里,便於解決他的交通和文件上的问题。
  夫人因多年患病,体弱不堪,於1994年患併发症逝世,享年八十岁。约三年后,栾传真经女儿及夫婿的安排移居俄亥俄州(Ohio),俾可就近照料。栾传真逝於2001年,享年八十六岁。
  中国人在印度兴学设教会,史无前例,恐亦将绝后,爰为之述。前后照片多幅,可与本文共征其事。
  坦佩教会为纪念栾传真夫妇的工作,1991年出版一冊God at Work Through David & Mary Lamb bring LIGHT IN THE DARK HOLE,共141页,售价悉入加尔各答三学校奖学金项下。目前尚无出版中文译本的计划。欲读此英文本者可逕函:Information Office, Grace Community Church, 1200 E. Southern Ave, Tempe, AZ, 85282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