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毋失传家宝

亚谷

 

我们不将这些事向他们的子孙隐瞒;要将耶和华的美德和祂的能力,並祂奇妙的作为,述说给后代听。(诗篇78:4)

  现代人流行什么“G”—空中的飞行器,手上握的行动电话,都分別为“代”,不及时追赶,就落后形成“代壑”。其实,“代”不仅代替,也是承续的意思。我们生活在世界—“世”是世代传承;“界”是界域。宇宙,不也是这样吗?上下四方为“宇”;古往今来为“宙”。我们住在二间的人类,就如此传袭下去。这就是自然。
  我们住的地沒有改变,只是人不同了,“人类”卻持续下去。不过,人类各有不同的组合,不同的生活方式,这就叫作“文化”。

以色列啊,你要听!耶和华我们神,是独一的主。你要尽心,尽性,尽力,爱耶和华你的神。我今日所吩咐你的话,都要记在心上,也要殷勤教训你的儿女,无论你坐在家里,行在路上,躺下起来,都要谈论;也要系在手上为记号,戴在额上为经文;又要写在你房屋的门框上,並你的城门上。(申命记6:4-9)

  神借祂的仆人启示以色列人,宗教教育的重要,远超越课堂教育。因为事有先后—要先学习如何作人,然后才是如何作事作物;先是与神的关系,后来与人与物的关系。这是敬畏神文化的传承。
  犹太人被掳分散,他们出奇的保守了民族文化,更在所到的地方,及归回后,建立会堂,成为社区聚集及教导的场所。
  到所谓基督教世纪,西方有的君主,还不识字;中世纪教会,就多重视教育,並且成为主导教育的机构;西方的现代大学教育,都是由基督教会主持,常是以培育教牧人员为目标。到清教徒移民到美洲,在新英格兰首先建立教堂,也是学校;所以敬拜,教育与家庭是联合在一起的,产生敬虔的后代,如同城造在山上,有美好的见证。美洲殖民地第一所大学,建於1636年,是哈佛大学,即以哈佛牧师(John Harvard, 1607-1638)为名。早期的教育,孤儿院至大学,多是教会创立並经营。后来虽然信仰渐松弛,基督教的教育事工仍然佔重要地位。十九世纪起,公立学校兴起,敬虔的基督徒父母,仍注重子女信仰,宁愿选择让下一代修读教会学校。至今天美国的公立学校每下愈況,教导儿童败坏道德,基督徒发起家庭学校制,颇多注重子女信仰的家长参与,並出版教材,成绩斐然,推广至其他国家,影响良好。
  不过,最重要的教育,不是始於课室,更不限於学校。圣经所教导我们的,是家庭教育,以达到“尽心,尽性,尽力”,爱神的目标,特別有赖於家长的身教。且说今天的教会,属灵的领袖们,每有世俗的心思和标准,子女虽然参加教会活动,甚至有规矩的表现,但缺乏属灵的教育。神更要求祂的子民,要时刻记得祂的诫命,祂的言语和教导,而且随时随地的谈论,以期进入子孙后代的记忆中,影响他们的价值观念。中国人的家庭常见对联或字幅,多是教训励志的话,可以收到教育的功能,使孩子们读了,及早铭刻在脑子里,自然涤荡思维,改变气质,以收潛移默化的实际教育效果。
  按早期发展教育的理论,婴儿在满周岁之前,应该及早开始学数学等科目;也有人主张该由希腊文入手。实际上在孩子发展过程中,自然具有模仿的倾向,所以家庭的随便“谈论”,比课程还重要。对於父母来说,圣经先提示不该作的—勿“隐瞒”不说。作家长的,往往说:“不要给孩子知道。”以色列人在旷野的行为,至少给人“不提也罢”的感觉。先说最轻的事件吧!向神闹着要喝,要吃,还闹着要打道回埃及;更有图谋造反,打倒摩西,亚伦;造金牛犊祭拜;呕,还有巴力毗珥,同外邦女子行邪淫…见不得人的事件,可多叻!但也显出神的慈爱怜悯,在神有赦免之恩。当然,神的恩典样样都要数,是必须教导子孙们的,不要遮盖神的恩典和大能。上代的人,有责任把这些教育下代知道,警戒他们不犯,勉励他们遵行神的旨意。那爱的诗章说:“你若不知道,只管跟随羊群的腳蹤去”(雅歌1:8),是确知能夠寻得牧人的途径。我们有否把这些贻留给后人,叫他们跟随前辈的腳蹤行?
  我们应当检验自己,在家庭的谈话中,是否多勉励下代,爱“独一的主”,就是专爱神,心中別无所爱。可惜,有些教会领袖,在日常的谈话中,尽是说些“富而名”(Rich & Famous),毒化孩子们的思想,形成错误的价值观,制作活的现代“偶像”,给他们崇拜,可知道那是比拜金牛犊更有效,也更邪恶的事?
  如何引导孩子们尽心,尽性,尽力爱独一的主呢?“我今日所吩咐你的话,都要记在心上,也要殷勤教训…”。那时,是以色列人出离埃及地,刚开始有自己的文字,他们心里满是埃及思想文化;神的诫命是刻在石版上,传播的方式要凭口传心记。今天,传播的途径当然普遍也方便得多了,可是,基督徒是否利用各样的传播优势,把神的道理传得全备?
  听从摩西话的以色列人,可能照所吩咐他们的,把诫命写在门框上,和城门上,作为“大字报”,宣示给人民。后来的犹太人,制作小匣子,钉在家中每一道门框旁,只寝室的门除外;这变通的办法,可以收普及並保存效果,只是失去普遍诵读的学习功能。后来的犹太人,作为装饰宗教外衣的经文宽带,固然可以表现,也可提醒自己,但无法代替诵读。
  感谢主!身为基督徒,又是中国人,早就有春联流行—不是写在门框上,而是写在纸上,贴在门框上。这样,可以随时更換文字內容。可惜,这方式並不普遍采用。城门上张贴经文,属於公众场所,可能不获允许,连美国那种“基督教国家”,也可能导致麻烦;而且城门现今存在的也不多。大概在家中,仍然可以自由悬挂放置经文,不是用於装饰,而是真实的家庭宗教教育;只家里人受过教育,能夠识得字,就可收到行动功效。
  不过,高效又不能代替的,还是“谈论”—不拘形跡的教训。设境的条件是有爱。可是在传统家庭中,只有命令;新式家庭中,除了要钱,多是爭吵;都缺乏正常的交谈。这样,就失去了传道的最好机会。可怜小儿女,也就不能得正常长进。
  祝神的儿女记得:今天不乏教师误人子弟,基督徒可不要自误子弟!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