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园艺.瀑布

音凝

 

  我到尼亚加拉(Niagara)观瀑,是由遙远的地方坐了一天一夜的灰狗巴士赶去的。一到达尼亚加拉便找到当地的旅行社,我是上午到的,参加了他们的First Tour,坐小型的汽车Limousine同遊,花五元五角美金。尼亚加拉瀑布在美国境內有两处可看,但远不如在加拿大境內看得真切。旅行社的司机兼导遊带我到边境移民局去签证,经出示护照后,立刻获得移民局签准过境观光三小时,车过彩虹桥,桥中间美加分界处立着美,加及联合国三面国旗。美国人过境只问出生或居住地点即可通过,非常方便。

  加拿大境內之整洁比美国还考究,到处都是树木与鲜花,连马路中间的路灯杆上都悬着花篮,导遊先带我们去参观园艺学校的花圃,圃里的鲜花真是美极了,白的,红的,黃的,蓝的…用各色鲜花织成各式图案,简直像图案画家使用仪器蘸着颜色绘在地上的,几乎使你不信那是真正的鲜花,在尼亚加拉瀑布与金斯顿小镇之间有一座用鲜花做成的巨钟,斜立在地面上,钟面用各色鲜花共二万四千株栽成,一张鲜明瑰丽的罗马字钟面,面积为一○五平方米,周围绕以荷花池,后面有钟楼,机器在楼下,每隔一刻钟即报时一次,这个精致的艺术品成了观光者主要的对象之一。
  在加拿大境內有好几座铁塔,可以登临观瀑,但以夜间为佳,瀑布用灯光映成各种颜色,我在白天沒有看到。立在加拿大岸边看瀑布才真正过瘾,巨大的瀑布近在咫尺,立在岸边,衣衫尽湿。看到浩瀚的水势急忙地,爭先恐后地拥挤下去,浪花再由下面激上来,蔚成一大片白色的涛壁,声势之大,如万马奔腾,看去怵目惊心。

  从前到济南去看趵突泉,觉得那一股泉水由地下涌出,不舍昼夜地向上喷突,真是神奇。后来到台北看鸟来的瀑布,坐在溪底的岩石上,仰视白练倾泻,让飞珠溅玉扑到身上脸上,使人不自觉地体会到自然的伟大。但当我看了尼亚加拉的瀑布,才知道天下的泉水皆不足观,一切的泉水与尼亚加拉的瀑布比起,都变成了涓涓细流。造物主好像汇聚了天下的泉水,由这里一起流下来,“叹观止矣”这句话用在这里,再合适也沒有了。其他的泉水都只能算是俳句,小品,只有尼亚加拉才是真正浑然地大块文章,是造物主磅礡的大手笔。我爱坐在潺潺的溪畔品尝它的清浅,但尼亚加拉卻沒有这样的閒情逸致,陪你低吟浅酌,寻章觅句去。它像岳武穆的满江红,有气吞山河的声势,它永远沒有兴趣为你奏钢琴,小提琴小品。在自然大师的指挥之下,它一切乐器铸成一片锵然的交响。

  立在瀑布的旁边,立在漫天的水雾和如雷的水声里,使你感到自己的渺小,无论你有多大的胸襟,也容它不下去。你不由自主地会产生出一种虔敬的心情。收起你平时的骄焰,而承认自己在大自然中的微不足道。无论是谁只要你凝神看上它几分钟,你总会得到一些启示。

本文选自作者散文集秋之悸
台北:道声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社资讯: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4.htm
北京: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阳区西垻河南里17号楼,电话:(010)64668676)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7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