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白色的怀念

吟萤

 

  造物主巧妙地为人类安排了四季,使人们在一年中可以享受四种不同的情调:春的惆怅,秋的悲涼,夏的豪放,与冬的肃杀,来配合人的情感,人生才能丰富,生活才夠味道。春夏秋冬之於色,犹酸甜苦辣之於味。春天如鲜筍嫩韭,秋天似纯白菜根,夏天如肥腻的鱼肉,冬天则是炙口的腊味,最耐人咀嚼与回味的。中国人懂得调味,所以也懂得人生的艺术,知道如何享受人生,才不致辜负了造物者赋予人的一切。
  在热带或寒带的人们,不幸被剝夺了许多享受的权利,但由於与生俱来的适应性,所以还不大觉得苦。但不幸的就是那些生在四季分明的地方,而被迫流浪在一个郁热的海岛上的人们,那才是痛苦的。除了热风与苦闷之外,便是四季常绿的稻田,它使我们想起幼时在小说里所向往的洞天福地;“四季有常开之花,八时有不凋之草”,那原来只能寄存在乌托邦中的,在真正实现了的时候,反倒是最大的悲哀。现在愈使我体验出,惟有“悲欢离合,阴晴圆缺”才是圆整的人生,才合乎宇宙的逻辑。
  在闷热的北回归线上度过了几十年的流浪生涯,视觉已疲倦於那单调的绿色了。因之,使我深深地怀念那一望无垠的,使人心胸开朗的白色。是的,这白色的怀念,尤其当圣诞节来临的时候,使我掀起怀念母亲与故乡般的心情,渴想投入那庄严圣洁的白色的怀抱里。
  当你欣赏了许多彩色的画面,最后可能驻足於一幅黑白的素描之前,而神往不已。那严肃而单纯的线条,也许会激起你心灵中更強烈的反应。所以冬摈棄了彩色,而以黑白的手法来表现它自己,用严正的风格,予人以深刻永恆的印象。
  春夏秋呈现於视觉的复杂的颜色,在冬天的白色里统一了。这纯淨的白色,洗尽了视觉中的一切渣滓,澄澈了心胸中的一切杂念,而填入以纯美的直觉。
  从秋到冬不像由春入夏那样的模糊。当霜枝凝重,庭树脫尽了黃叶的时候,一股严冬的肃杀之气,已宰制了宇宙,北风揭开了冬的序幕,人们忙着穿上御寒的棉衣,躲在屋里,度消闲的日子。老牛也牵进了草棚,慢慢地咀嚼着干草,开始它漫长的回忆。冻得裂了口的大地,在北风里瑟缩着。路上行人缩着脖颈沿着簷下疾走。好像整个的宇宙都进入了戒严的状态。
  一夜之间,朔风怒号,挟着冬之无比的威势君临大地。早晨,当你由被窝里探出头来,惊讶於玻璃窗上已结了一层美丽的冰的图案,恰似中世纪教堂中的艺术珍品,又如抽象派的现代图画。当你搓着冰冷的手指推窗一望,啊…在你心中升起了一片悸动的喜悅,造物者已用神奇的手法将这世界在一夜之间改变了。祂为大地換上了缟素的衣裳,祂那么奢侈地为大地铺上了一层厚厚的白色。窗前的梧桐装成了银树,远处的大廈也变成了琼楼玉宇,而石阶与柴门也被白雪封得无跡可寻了。

  覆着雪衾的大地,靜靜地憩睡着,沒有一丝声息,臃肿的灰云散了,露出了爽蓝的天。朝阳和煦地照在皑皑的白雪上,映着耀眼的冷光。你抬起腳步来,轻轻地向雪原上走去,腳下软绵绵的,发出轻微的簌簌的声音,好像走向天堂,那种新颖奇妙的感觉是人间不能有的。
  苍翠的松柏,惹眼的红梅,配上纯凈的白雪,才是最香艳最大胆的作品,才是造化中超绝的手笔。梅花的冷香,凝在雪中不但能沁入你的心脾,而且能侵入你的肌肤,渗入你的灵魂。那孤标的清姿,傲然於天地之间,十足地写出了冬的品格。
  雪天,人们虽在酷寒中,卻有一种无比的享受。如果你住的是茅屋,那便更饶诗趣,窗外落着鹅毛似的雪片,你尽可以在屋內拥衾高臥,或烤着红泥小炉,在熊熊的炭火上煮一壶香茗,或溫一壶老酒。一杯在手,一卷在握,其乐无穷。或与摰友促膝谈心,纵橫古今;或谈诗文,或说鬼怪,无不逸趣橫生。我还依稀记得,孩提时与老祖母在炉边倚偎着,听她絮絮叨叨地讲些怪異故事时的情调。
  沒有春的恼人,沒有秋的伤感。冬天,在寂谧空澈的心灵中,比较容易作思想的功夫。冬,能洗炼你的思维,冷靜你的情感,而予你以深邃的启示。它能使你成为一个哲学家,一个圣徒,或一个诗人,至於你会不会作诗,那倒无关宏旨。
  雪夜,独拥寒衾,最宜於在枕上推敲诗句。雪的淡淡的清辉,由窗外映入,別有一种萧瑟的诗趣,有时你不需要搜索枯肠,便能觅得佳句。
  最不能使我忘记的是雪夜的圣诞钟声,那亲切柔和的调子,轻轻地叩入心扉。不管你是不是教徒,你都会被那优美的旋律所感动,在心中升起一片莫名的和平庄严的感觉,好像慈母在耳畔声声呼喚,使你不知不觉地走进礼拜堂中,去分享救主圣诞的快乐,领受神圣的祝福。
  北方的冬天是一幅黑白的艺术作品,使人体会到美与丑的两面。人间的一切丑恶,都暂时被洁白的雪遮盖了。呈现在人们面前的是一片圣洁的美。是的,那纯洁的白色,毋宁说是上帝予人们的追求圣洁的启示与教育。只要你有思想,有情感,且肯面对着那莹澈的大自然,作深入的体验,沉潛於那一片浑然崇高的感受里,你一定会在不知不觉间激发宗教的情操,融化你自己於一片纯然至善的美里,在无形中被圣洁的白色所潛移默化。
  诚然,有了冬天,有了雪,人间要減少许多罪恶呢!
  如今,那些害了白色思乡病的人,有谁不想再投入雪的怀抱,去重溫白色的梦呢!啊!白色,啊!雪,我的故乡!我的母亲!

本文选自作者散文集归回田园
台北:道声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社资讯: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5.htm
北京: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阳区西垻河南里17号楼,电话:(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