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军牧手记(十一)

婚前需知

李卓民

 

  “军牧,你愿意为军人证婚吗?”年轻的见习军官(Cadet OfficerK走来我陆军医院的办公室查询。“当然啦,这是我职责的一部分嘛。你这样问,一定是打算不久之将来要结婚了,是吗?”我笑着回答这爱尔兰裔青年,並以问题观察他的反应。在他点过头后,我又继续说下去:“不过,找我证婚可要有条件的。”“什么条件?如果费用不太大的话,我可以负担的,不成问题。”他急忙地查问着。我告诉他不是金钱的问题,而是要为他及未婚妻子上婚前须知的课程,即婚前辅导。
  在军牧的装备上,辅导是其中重要的课题,因为军人生活不同於平常人(Civilians),他们面对更大的心理与环境上的挑战。除了基本的婚前辅导內容,如性格差別(Personality Differences),男女角色(Sex Roles),家庭背景(
Family Backgrounds),性的教育(Sex Education),家庭计划(Family Planning),经济处理(Financial Management),社交生活(Social Life),姻亲关系(In-Law Relationship),宗教信仰(Religious Backgrounds),管教儿女(Child Rearing),並婚礼筹划(Wedding Planning)等等外,更加上分离心理(Separation Psychology)以及重聚沟通(Reunion Communication),因为军人家庭常被调派而有搬迁,分隔,作战,受伤,阵亡,被掳,团聚等等情況出现。这种婚前须知不是一般人所能夠明了体验到的,也不是局外的心理辅导员所能夠处理的。
  沙漠大战后,南加州某部队一名军人返美与家人团聚,但发觉感情与关系上的重建出现了很大的障碍,家庭冲突接二连三出现。结果那年轻军人开枪把妻子及幼女杀死,然后举枪自杀。当一友好军牧为这家庭作丧事礼拜时,那情景使人伤心欲绝,茫然失措,叹息不已。许多军人与家眷在分开前是依依不舍,分离后是惦念非常;但分隔太久,加上生活压力多方面临到,於是产生一种恨恶的心理,最后这种压抑的心理就会在重聚的时候发洩出来。久別重聚开始虽然是十分开心愉快的;但重建过程中,如果沒有得着支持以及适当的辅导並沟通,分离时的反感,厌恶与埋怨就会像一个睡火山般慢慢地燃烧起来,一发不可收拾。婚前辅导中,最花时间的是处理个人的不成熟(Personal Immaturity)以及双方面价值观的差異(Discrepancy of Value Systems),这与家庭背景影响及成长过程所发生的事件大有关系。双方对婚后生活的期望(Expectations)也是重要的课题。
  某个训练週末(Drill Weekend),K带着他年轻貌美的未婚妻A小姐到来,找我上婚前辅导的课程。在未开始时,我先打破僵局(Ice-Breaking),与他閒谈生活的情趣,其实这也是辅导的一部分,借以观察他们的个性与彼此的配搭。A小姐是在美国出生的意大利人,与K有一般美国青年的爽朗善谈,而且因两人的学历背景接近,生活方式相似,故此很快便可以了解他们的性格,志向,及对婚姻的观念了。经过基本的问卷式测验后,我们可以进到更深入的问题了,主要是与K的军人事业(Military Career)有关。K仍在大学中修读第三年级,打算读完大学课程后,在储备军官兵团(R.O.T.C.─Reserve Officers Training Corps)中晉升为少尉(Second Lieutenant),加入正规陆军中服役。A小姐十分赞同他的计划,並乐於全职工作去支持她未来丈夫的学业与志向。
  在第三个辅导的阶段中,我们面对一个较头痛的问题,就是上一代不同的民族文化背景所造成两个家庭的一些误会,甚至引起了一些磨擦。K的爱尔兰父母与A的意大利父母有不同的家族传统,尤其是这未来的意大利岳母对这对青年及他们的将来家庭提出诸多要求,弄得这对男女大感麻烦,不知如何应付这个姻亲之间的冲突。
  在我二十多年的教牧辅导工作中,我观察到一件事实,东方人的姻亲问题大多产生於婆媳之间的误会与冲突,作儿子及丈夫的常常变成关系三文治(Relational Sandwich)。西方社会中姻亲问题卻大部分发生在岳母女婿之沟通与相处的难题之中,所以女婿经常都不喜欢岳母拜访,特別是要求同住一个时期。美国年轻的家庭都乐於保存其隐私权(Privacy),不喜欢別人或家长亲戚去“侵袭”他们的二人世界;有了孩子以后,卻又不同看法,因为盼望有老人家作托儿(Baby Sitting)服务,以便可以往外面去享受二人世界的社交生活。
  我这个东方人军牧提供了不少姻亲关系上建立友好的良方,特別是以我们中国孝道与敬老的基础去引导K与A。当然他们並不一定完全了解华人的礼教道统;但一些实际的生活提示总可以避重就轻地減少不必要的冲突。
  两个月后,我在南三藩市的一个社区会堂內,为这对新人举行军方仪式的婚礼(穿蓝礼服及设佩剑的仪仗队),那意大利岳母与我拍照时,更盛讚我为他们双方家长教导新人有方。

  “主啊,你造男造女,又为他们设立婚姻的制度,愿人皆尊重这个制度,得享琴瑟和鸣之福乐。”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8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