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罪的面目

亚谷

 

什么是罪

  有位老太太,在参加佈道会后,谈起她的感想:“那讲道的人倒是很体面的,只是他讲到罪的问题,叫人很难为情。”
  “罪”,是多数人不愿谈的问题。
  到底什么是罪呢?
  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 1856-1939)从心理学观点,以为“罪”只是內心的自咎。
  英国哲学家浩布思(Thomas Hobbes, 1588-1679)以为违背法律的是罪。
  法国科学家(Blaise Pascal, 1623-1662),天才哲学家,以为罪是“所有神所不容许的,就是禁止的”。这样的看法,是由於他是敬虔的基督徒。
  华人一般讲到“罪”,总以为是非法的行为,被发现,被判罪的才是罪。
  但圣经中对於“罪”,有不同的定义,或说更清楚界定。
  在古典希腊文中,有一个字Hamartia,哲学家亚理斯多德(Aristotle, 384-322 B.C.),以为是指剧中主角悲剧性的缺陷,导致他不幸的收场。新约圣经中译为“罪”,使用最多次的是这个字。
  有一位老人家,虽只粗通文字,卻爱挑剔质疑。有一次,在听道以后,当场质问传道人:“为什么中文圣经里说因信称义?”他说:“礼义廉恥,义不过是四维之一;忠孝仁爱信义和平,义不过是八德之一;何不说善,好,等品德呢?”
  那位传道人知文而有灵感,回答说:想是翻译圣经的先贤们,採用韩愈“原道”中的定义:“行而宜之之为义。”因为“宜”字的意思,是不多也不少,刚好合宜。接着,就说到新约圣经原文是用希腊文写的,其中最常用来说“罪”的那个字,是说射箭偏失,不能中鸪的,不是偏左,就是偏右,或有过,或有不及,都不能中。“罪”就是达不到神的标准,所以在神面前是沒有办法及格的;只有借耶稣基督的救赎,才可以达到神的目标。老人家听了,连连点头称好。

  合宜就是完美,只有一个标准。但不合宜卻是有很多。因此,新约圣经希腊文中,用不同的字说明不合宜的情形。

Hamartia, Hamartema, Hamartano 射不中的,行不合宜。

  “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罗马书3:23)
  这一组的语词,在新约圣经中应用最为频繁,有250次以上。可以指一般性的,或特定的罪行(hamartema)。例如说婴孩“无辜”,是指其不可能特定的犯罪行为;而不是指其无原罪或罪性。

Adikia, Adikos 不义,不诚实

  “我们若认自己的罪,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淨我们一切的不义。”(约翰壹书1:9)是诚实公义的反义字。不诚实和不公义,在神面前是罪。

Paraptoma 过犯,罪愆

  “你们要彼此认罪。”(雅各书5:16)
  主耶稣教导门徒祷告天父说:“免我们的债”,有的英译作“Forgive us our trespasses”。原文直译是“不法”,此字在新约共用21次。侵犯人的权益,得罪人的事,也是得罪神。

Anomia 违反

  “凡犯罪的,就是违背律法。”(约翰壹书3:4)新约共用了15次。这是罪的定义。但不限於被发现的,才算违法;连沒有人知道的,也属有罪。

Parabasis 悖逆,故违

  意思是越过神划的界线,违背神特定的命令。在新约圣经中只用了7次。“犯律法”(罗马书2:27),“越过基督的教训”(约翰贰书:9)。

Asebeia 不敬虔

  背叛神的定规和标准。此字出现六次,动词型态两次,形容词态十次。犹大书引用最早的先知以诺的话(15-18节),使用三种语词型态,以说明人犯罪顶撞神的情形。

Opheilema 欠债

  马太福音主教导门徒的祷文:“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马太福音6:12),是说犯罪是亏欠神。知善不去行,也就是亏欠(雅各书4:17)。圣徒彼此相爱,总不能以为已足,“要常以为亏欠”(罗马书13:8)。

Parakoe 不顺从

  罪从一人(亚当)入了世界,“因一人的悖逆,众人成为罪人”(罗马书5:19),是圣经教导罪和救赎的中心。此字在圣经中用了3次。

Agmoema 过错

  希伯来书说到祭司和百姓的“过错”(希伯来书9:7),需要借血洁淨。这是仅有一次用的字。
  华人有“不知不罪”的说法,那只是被侵害者曲谅的话,不能作为犯罪者自辩的借口。耶稣在十字架上,为钉祂的人向天父祷告,但不能自己狡辩。

  罪不一定是犯法。因为有的是思想上的罪,沒有行动可以跡寻判罪;有的是罪行,但沒有被抓到,反可以功成名就,作大人物。
  有一位宣教士张伯兰博士(Dr. Jacob Chamberlain)在印度宣教多年。他说:

我在印度从来沒有听到一个人否认他是罪人。但是有一次,有一个婆罗门高级僧侶来阻止我,对我说:“我否认你的话,我不是罪人,我行事为人,乃仁至义尽,无需改善。”我一时稍感侷促,接着,反问他说:“但是你的邻居对你怎样说呢?”顿时就有人从旁喊着:“他在买马的时候欺骗我!”又有一个人接着说:“他诈取一位寡妇的遗产!”这个婆罗门高级僧侶便立刻狼狈而退,以后他不敢再见我。(章力生:系统神学,卷三,页268)

  罪不仅是关系个人品德,积渐成为习惯,成为文化风气,进而影响国家。

美国威尔逊总统(Woodrow Wilson, 1856-1924)有正统的神学思想,深信“上帝不仅是个人之主,且又为历史之主;欲谋人类的乐利,惟有遵行上帝的旨意,与上帝和好。”不幸“世人愚好自用,谋算虛妄的事(诗二:1)自忘上帝的形像,随从魔鬼之邪道,其严重之后果,将使人类命运,江河日下,难逃最后的审判。”(见章力生:系统神学,卷三,页269,270)

  这样,既然人都有罪,应该怎么办呢?
  诗人知道自己的情形,不得不从深心向神说:“耶和华啊,你若究察罪孽,谁能站的住呢?但在你有赦免之恩,要叫人敬畏你。”(诗篇130:3,4)
  圣经也说到罪得赦免的道路:“你们在一切不得称义的事上,信靠[耶稣基督]就都得称义了。”(使徒行传13:39)也就是说神看你在耶稣基督里,行得合宜。圣经又说:“我们若在光明中行,如同神在光明中,就彼此相交,祂儿子耶稣的血,也洗淨我们一切的罪[Hamartia]。”(见约翰壹书1:7)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