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哀哉侵伊战爭

史直

 

  可能自唐代开始,中国已有这句老话,“一将成名万骨枯”。依近代看来,在从事战爭被牺牲也即死亡的人还算是幸运的,最苦的是那些伤残,无法自顾,不能就业,精神失常,被人冷落,余生依赖救济的人。
  古人造字饶有趣味也煞费心思。原来那牺牲的“牲”字是限於“牲畜”或“牲口”,不做別用。古人骂人“畜牲”如同今人之“忘八”,全是情急忿怒下的语词,战爭下的人类有时不及牲畜。
  古今中外全是一样;一个失去理性的统治者,在名,利和权的迷惑之下可能兴起一场不义之战,於是人命如儿戏,财产如草芥,挥金如土,大军之后,草木皆枯,屍骨曝野,孤寡无依,流浪他乡…。

  据美联社(Associated Press)多次的报道,侵伊之战造成流亡国外难民在二百万以上,另有二百万移民徙地而居。自去年(2008)九月底算起,美国本身士兵四千一百以上死亡,六万以上受伤,现役军人之中企图自杀及自杀未成之案件就2007年一年而计已高达二千一百宗(2008年二月一日报道),伊战耗费预算将达二兆美元(2 trillion,在数字之后加12个零字)。另有一个报道原是隐而不现的,那是根据National Alliance to End Homelessness的统计:2006年全国无家可归即缺乏定居状況,到处流浪随地而宿的人数为三十三万六千人,其中约一千五百个是自阿富汗和伊拉克战场上退伍及退休的“老”兵,虽然其中约有四百个已被收容,救助或在受训,以便就业之中。但这仅为少数,等到阿富汗和侵伊战爭结束之后,这十几万大军之中於退伍之后,正不知有若干人将陷入就业不易,物质缺乏,痛悔过去,精神失常的苦境。
  美联社也曾追述美国有史以来战爭对人民所造成的災害与苦难,足令读者深思,甚至令人惊心动魄。
  林肯时代的南北战爭结束以后,美国全国有数千退伍军人及难民流浪各地,他们被称为Tramps(意为流民,流浪人,乞丐)其中许多由於伤残或精神上的伤害,终日诉诸麻醉剂而不能自拔,造成社会问题。
  世界第一次大战美国被迫参战(1917年),原是由於德国率先破坏了中立国家的利益,因此对德迟於宣战,到大战终止不过一年半。战后,退伍军人向华府提出分外要求造成国家不安。
  1975年越战完毕,退伍的军人被美国人棄绝,造成民间极大的痛苦。退伍军人中后来出现精神或神经失常的,多在十年以后发病。美联社今日的报道是;自最近两战场退下来的军人已有以上现象,比较以往十年后才发病的例子,日子要短得多。
  造成失常的原因很多,例如自战场上返回休假,或退伍,例受意外的欢迎及讚扬,等到事过境迁,即被冷落,在本人方面,初失原职,求新职不易,学非所用,收入低微,神志沮丧,初失良朋益友,继被家人轻视。阿富汗之战今已进入第七年,侵伊战正进入第五年,“胜利”既属遙遙无期,和平的曙光也未见出现,而上述情況正在增长中。
  美联社又揭穿一件秘闻(2008年二月一日):由於美国在前线的军力不足,国防军(National Guard)大部分已被征调,现役仍在美国本土內的国防军“人数不足,训练不夠,器物短缺”,这是基於一个经国会委托临时组成的调查委员会的主席的口述。
  这个独立性的委员会由一名陆战队退休的少将领衔做成报告长达四百页,结论是美国的国防军及国內防务的准备远不足以应付一场可能的外来攻击;不拘这攻击是化武,核武或细菌之战。报告的內容既未公布,也可能不会公布。
  综观今日美国在国际间的情势,不但业已孤立,且被认为是“侵略者”。但在一个以自恃強大的军火生产,军力可以称霸世界的统治政党和执政者看来,美国应是世界唯一的领导者。
  大凡一切今日已屆衰龄经过日本佔领区的八年生活,饱嚐日本军国主义奴役下的中国人都会领悟到:当年的日本为的是征服,佔领,保障原料的供应和市场的开拓,今日美国沒有佔领中东的野心,但保护波斯湾油源的动机和当年日本建立“大东亚共荣圈”俾将非西方国家利益驱除於外的构想有些相似,而诉诸武力的方式则同。


萨达姆侯赛因

  当年在日本佔领下有志的中国青年纷纷投向游击队,专事破坏佔领区下的交通。日本佔领军以他们为“恐怖分子”,但中国民众视之为爱国行动。“九一一事件”乃是出自真正的恐怖分子,致世贸大廈两座全毀,三千多人无辜丧生。但那恐怖团体並非出自伊拉克或其独裁者萨达姆侯赛因(Saddam Hussein, 1937-2006),而该政权也未拥有核武或化武,更不足以危害美国的安全。
  今日中东局势不稳,石油价格飘忽,影响物价;还有全美房价狂跌,纽约股票市场崩溃,经济开始萎靡,国库外债高筑,究其原因,几乎近半为侵伊战爭所造成。希望美国新的领导人,能夠结束战爭,摆脫军火商利益集团的挑拨,取谈判互惠,友好,国际间和谐为主旨。今后世界的和平将始於此而定於此。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