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一日君王

余卓雄

 

  圣经上记载,那一天,耶稣骑驴上耶路撒冷,两旁民众挥举棕树枝欢呼迎迓。很多人並且把衣服铺在地上,耶稣骑的驴子在其上行过,这是祂在三年来传道的最高潮。


Entry into Jerusalem, c.1620
by Pedro Orrente, 1580-1645

  犹太人的雀跃,原来是为了要从罗马帝国铁蹄下被解放出来的渴望。如果有一位像耶稣的人出来做他们复国的弥赛亚多好!然而,耶稣心里的感受正好相反,祂深知能重振以色列往日的声誉的,不是谁来领导革命,而是以色列必须从罪恶中悔改过来,在信仰中归向耶和华,才能避免亡国之苦。
  耶稣为国家悲伤,可以从祂为圣城流淚叹息而看到。祂对百姓只寄望於地上政权而失望,竟然沒有几个人觉悟到內心的腐败招致外侮。就算是贤明的君主吧,也无法感动沉迷之众。
  耶路撒冷的宗教权威,慑於民众对耶稣的拥戴,祂一旦为王,他们的地位还保得住?於是先下手为強,在耶稣进城后第四天便把祂捉拿送官,要将祂定罪处死。
  彼拉多是罗马驻城的巡抚,他对那个头带棘冠,两手被缚的耶稣大言不惭道:“你岂不知我有权柄释放你,也有权柄把你钉十字架吗?”权力!这是彼拉多所挟持的,代表了权力镇压主义的迷信者。
  古今权力之爭,其实就是人类在脆弱中的掙扎。政治家有梦中的江山,一介庶民,也有他们私人的乌托邦。有人以名誉为权力,有人以美丽为权力,更有人以财富示威天下。权力峯巅如美国,历史上无出其右。然而,我们都看见了如此庞大的一个社会,随时可以崩溃。所以当年为彼拉多所夸耀的权力,虽然把耶稣钉在十字架上,但在高举十字架的圣徒行列之前显得惨黯无颜,也沒有能力为罗马延长多一天的命运。至於以色列,竟然痛苦流离到二千年后的今天。
  強尼博士在基督教的世界观一书中说:“基督教和各种異教的冲突,在於权力。異教的哲人,连同苏格拉底,柏拉图在內,提出的问题多过答案。基督教也许沒有全部的答案,但有较好的答案。当異教要努力去解释世界的时候,基督教卻默默地去寻求改变人心的途径。”拿破崙惊讶耶稣的权力说:“亚历山大,凯撒,查理曼,和我都建立了王国,是基於什么呢?是武力。但是耶稣以爱建立了祂的王国。”
  好莱坞(Hollywood)电视节目中有以“一日君王”为题的遊戏,中选的人被待以三十分钟的王者之礼。这便描写了地上权力的真相,等如朝露晚霞。棕树节如果象征一种权力,那就是在悔悟中产生新生力量,流传万世,使恶人丧胆。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