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雅典卫城 Acropolis

和英

 

  经过十小时的旅程,飞机降落雅典国际机场,已是下午一时。炎热的雅典八月,热得怪难受的。一辆大型的旅遊车,载得满满的把我们旧日的同学四十来人,从机场送到市中心的旅馆去,安顿了入住手续,浴室里把大半天的疲劳一洗而空。一切完毕,已经时近黃昏,肚子装着机场上的吃食物也消化了。饿,总要找个地方祭五脏,一行几十众,步行到不远的另一家旅馆餐厅。小小的餐室,设在天台上,我们将露天餐室填满了。日落后的雅典比白天涼得多。在微风中,相敘別了几十年的生活情況,缅怀昔日学校的一切。在这古老的城市,端着葡萄酒尽情的怀旧,一乐也。不远山岗上的卫城,在灯光下是那么的迷人,令人陶醉!


灯光下的卫城

  雅典是古希腊的政治文化中心,卫城是祀奉雅典护神雅典娜的地方。卫城建筑集中反映了古希腊建筑的成就,是世界建筑史和艺术史上的傑作。建於公元前五世纪,建筑总负责人是雕刻家菲迪亚斯。卫城建筑虽历经破坏,但留下的断柱残垣,仍然有很多可供后世建筑借鉴之处。

  卫城位於雅典城中心偏南的一座小山顶的台地上,高出平地约七十至八十公尺。台地西低东高,东西长约二百八十公尺,南北宽约一百三十公尺。四周陡峭,围以挡牆;西端有台阶,可以登临。卫城总体佈局自由,顺应地势安排,山上各种建筑缘边而立,柱廊朝外。西端是雄踞於陡崖上的胜利神庙,布置得体,能满足祭祀仪典和从山下瞻仰的要求。每四年一次的大泛雅典娜节,是全希腊的节庆。祭祀队伍从山下的西北方出发,绕过卫城的北,东,南三面,然后从西面登上卫城。

1.胜利神庙 Temple of Athena Nike 2. 山门 Propylaea
3.雅典娜立像 Statue of Athena 4.帕提农神庙 The Parthenon
5.伊瑞克提翁庙 The Erechtheion 6.雅典娜庙旧址

 

胜利神庙(Temple of Athena Nike


胜利神庙 Temple of Athena Nike

  建於公元前449至421年,用爱奧尼柱式,台基长八百一十五公尺,宽五百三十八公尺,前后柱廊雕饰精美。为了把最美的透视角度展现出来,神庙的轴线不求与卫城台阶的方向相平行,而与山门呼应,形成均衡构图。

 

卫城山门(The Propylaea


卫城山门 The Propylaea

  建於公元前437至432年,正面向西,前后柱廊各有六根多立克柱,北翼是绘画陈列馆,南翼是敞廊。左右两翼不对称。门前的空间三面围合,迎接祭祀队伍,在隆重严肃中透出亲切的气氛。山门为五开间,当中一间较宽,成为构图中心,內部西低东高,相差约一百四十三公尺。各开间有隔牆分开,当中一间为坡道,坡道前部两侧各有三根爱奧尼柱,形成纵向的內柱廊;两侧的次间和梢间则是踏步。祭祀队伍由山门前半围合空间,到柱廊下的半室內空间,又经室內空间,到达东廊之下。所经过的建筑空间有高低,方向,开合,明暗等变化。

 

帕提农神庙(The Parthenon


帕提农神庙 The Parthenon

  帕提农提是古希腊最著名的建筑,建於古希腊最繁荣的时期。它原是雅典卫城的主体建筑,是为了纪念雅典战胜波斯侵略者的伟大胜利而建的。它原是供奉雅典的保护神雅典娜的,“帕提农”在古希腊语中即是“雅典娜处女庙”的意思。它採用希腊神庙中最典型的长方形平面的列柱围廊式。建在一个三级台基上。屋顶是两坡顶,顶的东西两端形成三角形的山牆上,上有精美的高浮雕。这种格式被认为是古典建筑风格的基本形式。

  神庙的列柱採用雄浑,刚健的多立克柱式,比例勻称,是多立克柱式的典范。整个神庙的造型是建立在严格的比例关系上的,体现了以追求和谐?目的形式美。所以,整个神庙尺度合宜,饱满挺拔,各部分比例勻称,风格开朗,並有大量的精美雕刻相衬托。现在神庙虽已被破,但那庄重而又完美的形象仍使人为之神往。

雅典娜雕像(The Statue of Athena


雅典娜雕像 The Statue of Athena(复制)

  原作高十一公尺,戎装执矛,朝着山门东廊而立,正面侧向西南,是卫城建筑群的构图中心。雕像的东南方,立於高台上的帕提农神庙是卫城的主题建筑。
  大理石雕塑,菲狄亚斯主持作於公元前447至438年,现收藏於古希腊时期,人们修建了大量的神庙,为神歌功颂德。所有这些神庙中以帕提农神庙最为出色。帕提农神庙的装饰雕刻,是菲狄亚斯在其艺术的鼎盛时期主持创作的。神庙的装饰浮雕规模很大,虽然不是都出自菲狄亚斯一人之手,但他是这些雕刻的总设计师,因此从这些雕塑中可以明显的看到其艺术风格。神庙的装饰性雕刻共分三部分:东西山牆雕刻,九十二块间板雕刻和长达一百六十多公尺的带型装饰雕刻。1687年,帕提农神庙在战爭中被毀坏,大量雕塑被焚毀或搬走,后来又遭到英国人的掠夺,使得其中许多珍贵的艺术品流落到了英国,“命运三女神”就是其中保存较好的著名作品之一。
  “命运三女神”是描写希腊神话中阿特洛波斯,克罗托和拉刻西斯的雕塑,原来位於帕提农神庙的东山牆,虽然头部都已受到了损坏,但仍然生动地展示了希腊古典时期雕刻艺术所达到的高超的艺术水准,令人歎为观止。三女神坐着的姿势,是随着牆的三角形趋势而变化的,她们都穿着质地很薄的希腊式宽大长袍,衣褶纤细而又繁复,随着人体的结构起伏,极其生动地体现了鲜明的女性人体曲线;身形优美,饱满而丰腴,使人切实地感受到孕育在其体內的无限生机和活力。那似乎正在随着呼吸而微微起伏的,富有弹性的身体,让每一个看到这一组雕塑的人,都几乎忘记了她们是冷冰冰的大理石,是那么真实,那么亲切,令人崇敬。
  帕提农神庙的雅典娜神像,又名“戎装的雅典娜”原作为黃金象牙雕像,由古希腊艺术全盛时期傑出的雕刻家菲狄亚斯作於约公元前438年,后来毀於拜占庭帝国时代,现为大理石复制品,高一百零五厘米,现收藏於雅典国立考古博物馆。

 

伊瑞克提翁庙(The Erechtheion


伊瑞克提翁庙 The Erechtheion


伊瑞克提翁庙(复原)


伊瑞克提翁庙 (十九世纪绘画)

  伊瑞克提翁庙十九世纪画在帕提农神庙的北面,供奉传说中的雅典人始祖伊瑞克提斯,建於公元前421至405年,主体分为东西两部分。东部地基高,东立面用六根爱奧尼柱做成入口柱廊;西部地基低,西立面在四十八公尺高的牆上设置柱廊。西部的入口设在北面,入口柱廊面阔三间,进深二间,体积较大,虛实相映。南立面西端,突出一个小型柱廊,用女子雕像代替柱子,雕像正面朝南,在白大理石牆面衬托下,清晰悅目。伊瑞克提翁庙在型式,色调,柱式等方面与帕提农神庙形成对比,虽处於配角地位,卻又独具风采,两座神庙的平面不平行,因此空间的透视效果显得更深远。

  海琴海仍是那么蓝,
  日头把风烤得昏热,
  凭弔的喘着气慢攀,
  新的腳印
  镶在古旧的石阶上。
  褪色的大理石柱
  撐着无顶的残庙,
  铸金的神不见了,
  偷偷地蜷缩躲在
  奧林比亚的深处,
  时间推倒的石块
  裂着口躺在地上呻吟,
  暗处的隙缝里
  黃色的小花在探头,
  寻觅未来新的希望。
  雅典的人们啊!
  你何时脫下
  昔日文明光辉的枷锁。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7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