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哥伦布的航行

文中旴

 

  过了一天,又一天。日子好像沒有尽头。

  海洋连接海洋,波浪连接波浪,失望连接失望。哥伦布和他的小舰队,於1492年八月三日,由保罗斯(Palos)启航,九天后,抵达金丝雀群岛(Canary Islands)。九月九日从那里西航,以后,就再沒望见过陆地。
  寂寞和单调的长期海上生活,最适於孕育譁变:不止一次,那些粗暴的水手们,咒诅,喊着哥伦布是骗子;他们威胁着要夺船驶回西班牙。
  哥伦布什么方法都用过:他威胁着要绞死倡首的人,弔在后桅上;他用过神的圣名,说是神启示他,去发现传道往中国的新航路;最后,到了十月初,他应付说:如果再一个礼拜,还到不了目的地,就一定回航;当然要看风向许可。

  意大利人马可孛罗(Marco Polo, 1254-1324),1725年东来中国,在元世祖朝廷仕官二十余年,归去后,就其观察和身历,写了伟大的东遊记,引起了欧洲人对中国神话般富庶的向往。有心人会记得其中的一段话:元朝的大可汗,在引颈仰望,期待基督教国差遣一百位宣教士,去教导他的臣民,认识真神。日后有许多航海家,被吸引扬帆远航。
  发现时代的人物,大都是为三个“G”字:God, Gold, Glory(神,黃金,荣耀)驱使,有时三者互相牵缠,不一定把其中的那一个G放在前面,总之动机並不单纯。

  另一个意大利人哥伦布(Christopher Columbus, 1451-1506),他自己喜欢用西班牙名字Cristobal Colon),也从未留下意大利文字的手笔。生在这样的时代,他思想的腳步,也难以超越他的时代多远。他在启航发现新大陆之前,向支持他的主子声明:所发现的新殖民地,要以他为总督,后代得以世袭;所得的收益,要分给他十分之一;並为舰队司令。当然,这只能解释为功利的思想。
  哥伦布相信,往西方航行,是到达东方的中国的近路。但他同时代的人,多不肯相信。先是向葡萄牙申请支持,遭受拒绝,他转向西班牙宮廷求助。从1484年开始,他掙扎等候了六七年,不肯放棄希望。主要支持他的,是有影响力的教职人员。据说:虔诚的王后伊斯碧雅(Isabella)受了感动,曾经誓言,即使我需要典质首饰,也要支持航行的计画。那可能不是事实,因为主要费用是由“圣弟兄修会”(Santa Hermandad, 或Holy Brotherhood)支付,其具有宗教的色彩,是显然的。
  那时,西班牙因战爭耗费甚大,环绕地球的航行,虽然会增加财政上的支出,但得到新殖民地,发现黃金和香料的经济收益,是美好的期望。

  1492年,西班牙对北非回教徒的战爭胜利,刚收复了被佔领的土地。西班牙共同统治的王菲迪南(Ferdinand)和王后,认为是出航的时候。哥伦布率领的小舰队,包括三条艘船“圣马利亚号”(Santa Maria)为主舰,另外有辅翼船“Pinta”和“Nina”。
  十月六日,同行的船长品宋(Pinzon)建议,改航向往西南,哥伦布逞傲气拒绝。
  到十月七日夜里,他们整夜听见鸟群往西南飞。哥伦布下令改航西南。为了鼓舞士气,给他们盼望,哥伦布应许:谁先看见陆地,赏给万金。
  不久,他们更看见海上漂浮着碎木,捞起来看,是彫刻过的树枝和芦苇,表明离有人煙的陆地不远了,大家都得到安慰,也有了勇气和盼望。十月十二日午夜过后二小时,有一水手望见了陆地。
  他们所到的地方,是巴哈马岛群的一个小岛,哥伦布给起名“撒尔华道”(El Salvador, 西班牙文“圣救主”的意思)。看见土人的鼻子上挂着金环,哥伦布以为是到了日本东方的证据,不久就会找到黃金的源头。但那不是。他继续航行到了另一个景色美丽的大岛,就是今天的海地和圣道明尼加,他命名为Hispaniola,意思是西班牙岛。


哥伦布的航程

  正如哥伦布的名字所示:Christopher或Cristobal,是“背负基督者”的意思;Colon是“殖民者”的意思。他的动机和所受的使命,也是双重的。到了一块新发现的土地,他总是先插下十字架和西班牙的王旗,作为西班牙的领土。
  1492年的圣诞节,一夜暴风,把“圣马利亚”主舰搁浅摧毀。1493年一月六日,哥伦布和副领队品宋,分乘两艘剩下的小船“Nina”和“Pinta”回航,经过暴风骇浪,於三月十五日,回到西班牙。五天后,出力支持航行並激励引导的品宋,竟劳瘁致病,三月二十日就离世了。
  西班牙王和王后,要哥伦布立即前往觐见,盛大隆重的接待和封赏。教廷谕令,界分印度群岛,由西班牙和葡萄牙各自管辖宗教和殖民事宜。
  以后,哥伦布前后再航行三次,1493年,1498年,和最后一次在1502年。他继续“发现”了古巴,巴拿马,波多黎各,並牙买加等岛屿;他望见过中美洲大陆,也可能有亚玛逊河口;不过,他以为那是另一个岛,而以古巴为大陆。
  哥伦布是有远见的航海家,意志坚強;但他不是一个卓越的行政官,无法管治那些新殖民地,也不善应付复杂的宮廷政治。到了晚年,似是诸事拂逆,抑郁生病,於1506年五月二十一日逝世。
  哥伦布缺乏正式教育,也沒有认真研读圣经,或任何学问。他的思想中,把科学和他自己任意的幻想混淆,甚至自以为有神的启示。
  他对西班牙王和王后说:“我不是靠理智,不是凭数理,海图也无用处,而是全靠圣经以赛亚书的话。”他是指以赛亚书第十一章10至12节说的。他也採用了伪经以斯得拉后记的片段,作为远航的指针。那段文字是在所谓“第三異象”中,以斯得拉复述第三天的创造:

“第三天,你命令水聚在地面的七分之一;七分之六成为陆地,可作耕种,用来向你供献。你的话发出,事就这样成就。…”(以斯得拉后记第四章42,43,49节)

  这显明他並不明白圣经,只是断章取义利用圣经,要为自己的行动作根据;到一个程度,可能他自己也相信了。这样,哥伦布以为由海上环绕地球去中国,比由陆路东行只有六分之一的距离,近得多,也容易得多。所以当他在美洲登上陆地的时候,竟然感谢天主保佑他到了中国!后来,发现这不像马可孛罗笔下描述的天朝和大可汗,才“恍然大悟”,这不过是日本,还要过一道十浬宽的海峡,才可以到中国。最后,他猜想大概是到了印度,所遇见的土人,就成了“印地安人”,反正印度就是亚洲了。如果今天遇到这样的船长,可得小心才是。
  那时,由欧洲到中国的陆路,被回教徒佔领。晚年,他认为神要他收复耶路撒冷。当然,那沒有神的继续引导和预备,並未成为事实。
  “成功”,並不表明他对真理的了解正确。天主教传到南美洲的结果,是以一种迷信,代替另一种迷信。
  不过,如果今天有一个地球仪或地图,可以看见,由西班牙西航,怎么能夠迷失偌大的一片美洲大陆呢?那是因为两次的改变航向西南,连弗罗里达的尖端都迷失了。
  这是神的引导和预备:留下一片干淨土,待日后的清教徒移民,在这里兴旺福音,並且把福音传到远方,包括中国。感谢主,祂是主宰宇宙事物的主。
  今天,仍然有人承其余绪,用类似哥伦布的方法解释圣经。更不要讲今天人的动机仍然复杂,或更复杂。今天,常有人批评哥伦布时代,像是掠夺的強盜,虐待当地土人。试思想我们今天,只是多了些“人权”之类的口号,比五百年前,哥伦布时代到底进步了多少?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