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我们来谈天(四)

天上的生命

余仙

 

  人有自疚感,使他觉得不能亲近神,甚或逃避神,以至恨恶属神的人。
  孟子有话说:“西子蒙不洁,则人人皆掩鼻而过之。虽有恶人,齐戒沐浴,则可以祀上帝。”(孟子.离娄下)这位儒家的伟大论辩家,援引某些文化的习俗,祭祀之前,得进行洁淨的处理,以表示敬虔。这种态度是好的,但並不足以得上帝的喜悅;如果说斋戒沐浴就能事奉上帝,过分简单了。
  圣经告诉我们,人的罪孽,是使人不得到神面前,可远不仅是外表问题。“你们当自行割礼,归耶和华,将心里的污秽除掉;恐怕我的忿怒,因你们的恶行发作,如火着起,甚至无人能以熄灭。”(耶利米书4:4)
  自从人类的始祖堕落以来,所有的人都服在罪恶权下,无以自拔。连那些知识分子,道德人士,也是如此。
  耶稣基督在世上的时候,有一个品德高尚的官员,夜间来见耶稣,请教如何才可以进天国。这成为他的问题,显然是他觉得生活上不能满意。耶稣给他讲起发生在出埃及一段史事:当年以色列人在进入应许之地的旷野路上,他们随从私慾犯罪,神使火蛇到他们中间;凡被蛇咬的人必死。只有一个救法,就是神叫摩西造了一条铜蛇,挂在竿子上;所有被蛇咬的人,仰望那铜蛇,就得活了,立即出死入生。这是说,人犯罪必要灭亡,绝沒有盼望;只有信靠耶稣在十字架上代死,舍命流血的救赎,才可以得重生。

“我对你们说地上的事,你们尚且不信,若说天上的事,如何能信呢?除了从天降下,仍旧在天的人子,沒有人升过天…神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耶稣基督]赐给他们,叫一切信祂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翰福音3:12-16)

这不是出於人的智慧,是神设立的唯一救法。正像摩西从神领受的信息;不能寻求人的什么秘方。
  人生在世界上,是从水生的;必须再经过圣灵的生,才可以被接纳入神的国度。在那里,不同於必朽坏的世界,是属灵的界域—所有一切,都是永恆。基督耶稣是神的儿子,惟有祂,天上带来这世人无从知道的信息;因为这是天上的信息。也惟有祂,能夠代替人的罪,死在十字架上,然后复活;並且借着圣灵,住在信的人里面。主预先告诉门徒,由死得生的奇妙转化,是生命的连接,是经过基督,与天父连接,就与天父永远的生命融合,就是永生。

“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卻看见我,因为我活着,你们也要活着。到那日,你们就知道,我在父里面,你们在我里面,我也在你们里面。”(约翰福音14:19,20)

  为了说明这奇妙的新生命,耶稣在走上十字架以先,向门徒说明,十字架像一个导体,完成这嫁接的事工—不是绑在一起,外表的,而是里面的融合;经过圣灵的汁浆,输送共通的营养,才可以结成果子。

“你们要常在我里面,我也常在你们里面。枝子若不常在葡萄树上,自己就不能结果子;你们若不常在我里面也是这样。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常在我里面的,我也常在他里面,这人就多结果子;因为离了我,你们就不能作什么。”(约翰福音15:4,5)


Photo by Elle Hughes from Pexels

  结出果子,是有效连接的证明。人不需要多么宣扬強调合一的好处,合一的技巧,圣灵自然保持合一的心灵,因为生命相同,不会发生相反的功能。合一的缺乏实际效果,只是由於生命不同的个体,只是为利而合,也为利而分;一旦利害冲突,就走向分家的结果。圣徒应该有共同的认识—与主分离的必然结局,是“不能作什么”。因此,生命相连的葡萄树,只有共同利益,而沒有个別利益可言。主的话给我们清楚的看见,我们时常面对的,是生死的抉择,不是利害的分野。

“使他们都合而为一;正如你父在我里面,我在你里面;使他们也在我们里面,叫世人可以信你差了我来。你所赐给我的荣耀,我已赐给他们,使他们合而为一,像我们合而为一。我在他们里面,你在我里面,使他们完完全全的合而为一;叫世人知道你差了我来,也知道你爱他们,如同爱我一样。”(约翰福音17:21-23)

  耶稣更说到一项荣耀的事实:正如圣父与圣子的“合而为一”,不需要再努力进步;圣父所赐给圣子的人,就是教会,也同样的有这荣耀的合一。教会所需要的,只是“用爱心互相宽容,用和平彼此联络,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以弗所书4:2,3)永远的圣灵常在圣徒心里,叫圣徒合而为一,你停下来安靜默想,就会感觉到那属灵的脈搏,在轻微有序的震动;剩下来是相应的行动—“宽容”,很容易理解相反的是排挤;“联络”,相反的是分割。保守不作这类侵犯的行动,自然就合一了。合一不是统一;和的先设自然是不同。简单说,要知道和而不同,合而不分,才可以协力分工,为神的国度合作发展。

据说:五旬节后的使徒们,开门出去,拈阄分配征服所知天下的区域,朝不同方向进军。一度迫害教会的极端分子扫罗,悔改皈主,成为所拣选的外邦人使徒保罗,他自己见证,无休止的热心:主借着他的“言语作为,用神蹟奇事的能力,並圣灵的能力,使外邦人顺服,甚至我从耶路撒冷,直转到以利哩古,到处传了基督的福音…但如今,在这里再沒有可传的地方,而且这好几年,我切心想望到士班雅去…”(罗马书15:18-23)士班雅(即西班牙),是当时所知世界的边缘,难以想像竟然成为当年使徒征服的目标!且不说当年旅行的险阻,仇敌的反对,控告他:“我们看这个人,如同瘟疫一般,是鼓动普天下犹太人生乱的”(使徒行传24:5)。是看不见的圣灵工作,“神的道卻不被捆绑”(提摩太后书2:9)。这是天人合一工作的实际功效。(下期续)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