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饶恕与忍耐是一对挛生兄弟

音凝

 

  “忍”字是插在心上的一把利刃,忍耐是一门很难修习的功课,多数人会得零分,甚至负分,及格者绝少。卻有一人宣称自己可以容忍饶恕他人七次,应为奇闻;此人即主的门徒彼得(马太福音18:21-22)。对容忍之限度以三次为极限,俗语说事不过三。彼得开出来的限度,竟为七次,早已超出常人容忍对方的极限,他以为定会得到主的肯定与讚赏,但基督卻说:“不是七次,乃是七十个七次。”这对人的容忍能力简直如“挟泰山以超北海”,是不能也。而基督的话就是神的话,神对人的犯罪作恶之容忍度,正是七十个七次,即沒有次数的限制。

忍耐的极限

  七十个七次是一个虛拟的目标吗?绝对不是。试想一下,你在一天之內,甚至一小时之內会犯多少次罪,犯罪后你便会后悔而祈求神的赦免与饶恕,这样算来你一生中犯罪的次数有多少呢?是七次吗?七十个七次吗?应该都不止吧,神如定下了一个极限,你我早已被定罪,掷进永死的火湖中了,但人每次犯罪后向神祈求都会得到赦免(约翰壹书1:9),你,我在世上犯罪的次数都应罄竹难书了。
  忍耐的路上有一座大山,那就是仇讐血,谁能忍耐並饶恕心中对別人的种种仇恨,恐怕古往今来沒有人能夠做到。我曾听教会复兴时代一位中国佈道家刘老牧师敘述,教会中有一位执事在大复兴运动中公开认罪说:“我心中真是苦啊,多少年来我一直在仇恨某人,我知道这不合神的旨意,只是我沒有办法胜过自己,我甚至恨到吐血,如今我才得释放,可以将仇恨除去,求主饶恕。”可见仇恨是多么可怕,自古至今在人的历史中;在人创作的小说与戏剧里,有多少仇恨的故事,实在难以数计。

仇恨的钟摆定律

  仇恨如一条毒蛇,只要让牠缠住了你,便永难掙脫含恨而死,谁能使人的仇恨解脫呢?由人类仇恨流出来的血,怕已将整个地球涂上厚厚不止数层了吧。由亚伯拉罕直系后裔所形成的兄弟阋牆仇恨,更演变成流血的恐怖战爭,向全球蔓延,这些仇恨的黑血由中东一点一滴地侵入全球的土地,沒有任何力量可以终止,一不小心,你我均会因而丧命。这些黑色仇恨,沒有任何政权及武力可以遏止,所有的努力都只会使仇恨倍增。仇恨所形成的死结,人的力量根本无法打开;复仇,报仇便成为小说家笔下最能吸引人的情节。报仇与复仇之间的互动,便形成一个钟摆的定律,自该隐那一记由嫉恨引发的重击,打在他兄弟亚伯身上並夺去了他的生命,流出了人间的第一滴仇恨之血后,仇恨一直成为人类历史的主轴,回盪在人世间,以不同的时代,不同的武器猎取人的性命,主导者撒但的血盆大口正在痛饮人类流出的鲜血。
  撒但抓住了神的一条诫命:“只是分別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创世记2:17),“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希伯来书9:27)魔鬼便以此掌握了死权,百般威胁人类,予取予求,因为人都怕死,所以人人都向死亡低头,於是仇恨与死亡便成为撒但的双翼,扑向所有人类,自古已然,於今尤烈。

死亡的最后一滴血

  仇恨这个千古难解的死结,最后只有神自己(基督)在十架上死了,餵饱了嗜血者死亡的最后一滴血,才可一次而永远的化解,因为基督在死亡中满足了神律法的全部要求,才可彻底打败威胁人类的仇敌魔鬼。至此,世人终於可以挺起腰来嘲笑並揶揄死亡,保罗便曾向魔鬼说:“死啊!你得胜的权势在哪里?死啊!你的毒钩在哪里?”

基督以爱的命令 取代恨的律法

  基督在十字架上所成就的,不仅战胜了死亡,粉碎了魔鬼的权势,祂还进一步追击,要消弭人间的仇恨,因仇恨才是导致死亡的基因。如将人类的历史简化为一句话或一个动作,就是仇恨与报复,所有历史,小说,诗歌,大致都不出此內涵。这个钟摆定律,自上下古今到千秋万代,从未变易,但基督卻能出手拦下,祂对律法的解释是律法师与门徒从未听见过的:

“你们听见有话说:‘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只是我告诉你们,不要与恶人作对。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有人想要告你,要拿你的里衣,连外衣也由他拿去;有人強逼你走一里路,你就同他走二里;有求你的,就给他;有向你借贷的,不可推辞。你们听见有话说:‘当爱你的邻舍,恨你的仇敌。’只是我告诉你们,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这样,就可以作你们天父的儿子;因为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你们若单爱那爱你们的人,有什么赏赐呢?就是稅吏不也是这样行吗?你们若单请你弟兄的安,比人有什么长处呢?就是外邦人不也是这样行吗?所以,你们要完全,像你们的天父完全一样。”(马太福音5:38-48)

  基督在这里提出的律法新释,是由旧约律法演化成为新约之爱的律法,祂推翻了律法中的对等律(“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千古以来“爱你的邻舍,恨你的仇敌”被视为理所当然,但基督卻主张“爱你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基督此语一出,跌破了古往今来所有律法师及法律专家们的眼镜,实在是太超过了,有仇不报倒也罢了,还要爱仇敌,这是开天辟地以来从未有过的事。不错,基督来了,要将旧约中有关恨的律法,转变为新约中爱的律法,基督不仅是这样主张,祂也在十字架以献出自己的生命而体现了爱的律法,解开人类仇恨的死结,以神爱取代了仇恨之命令,自此正式颁布並实施了(约翰福音13:34)。

爱与饶恕的新课题

  基督否決了彼得的七次饶恕论,改之为七十个七次(即无限)后,爱与饶恕立刻成为人类的新课题,但由基督时代到今天,人们一直在质疑一个问题:人间的公平与正义在面对爱的律法时应如何处理?人的法律主张公平与对等,这个标准应是由旧约的律法传承下来的,即“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不错,这条律法很公平,但卻不完美,因为“以眼还眼”看起来对等,但卻有缺陷,一个人受害瞎了一眼,为要对等报复,再让另一人也瞎一只眼,由一个眇者增为两个眇者,不但未让原先眇目的人回复,反增了另一眇目者,让缺陷倍增,这就是所谓的“公平与对等”吗?基督要以爱来填补原先的眇目者,不主张报复,而要以爱将原有的缺陷补满;这就是爱的律法,超越了古老的恨的律法。其实人是沒有资格讲公平的,因为人都犯了罪,若要讲公平,人人都要死,但主卻在十字架上为“人人尝了死味”(希伯来书2:9)人才可以活,这对主基督是公平的吗?人在神面前不配谈公平,人根本沒有资格讲公平。

饶恕的对等

  那么,在爱的律法下,人便不再讲公平与对等了吗?也不是,饶恕正是要讲对等,饶恕的法码摆在天平的两端,二者必须对等。主教导人的祷告文中,唯一的一个具有条件的祷告是:“你们饶恕人的过犯,你们的天父也必饶恕你们的过犯。”(马太福音6:14-15)据此,主在对彼得说,要饶恕人“七十个七次”之后,又讲了一个比方:有一个仆人无力还积欠主人的一千万银子的欠债,但主人动了慈心,赦免了那人的债,但此人卻不肯饶恕同伴欠他的十两银子,还要揪住欠债者收监来讨索,主人闻知大怒,将此恶仆拿下法办,说:“你们各人若不从心里饶恕你的弟兄,我天父也要这样待你们了。”(马太福音18:35)

饶恕与忍耐为挛生兄弟

  人要饶恕人的过犯是很难的,有时口头可以讲饶恕,但心中並不如此。若要饶恕,便必须再修一门叫“忍耐”的功课。彼得在忍耐人七次之后,便不能忍了,如是前功尽棄。保罗勉励人,“爱是恆久忍耐”(哥林多前书13:4)忍耐到七次已超极限,七十个七次则为不可能,因远在人忍耐弹性的限度之外,再忍便会崩坏断裂了。所以由彼得的七次饶恕论,可以得到的结果是,人根本连七次饶恕也做不到,七十个七次是一个虛拟的上限,以人的能力绝对无法企及,饶恕云乎哉,口头讲讲而已。如缺少了忍耐的功夫,只是一个虛设的目标,所以,饶恕无论多少次都必须与忍耐掛钩,二者为一对挛生兄弟,是秤与铊的关系,放单了即无用处。


秤与铊

患难生忍耐

  沒有忍耐的饶恕,是假的饶恕,口头的场面上的话,根本未到心里去,沒有当真,所谓饶恕都是假的,未经过忍耐的考验,只能算是一种理念罢了。而要建立忍耐的功夫,更是难上加难,一来真格的,便应声而倒。忍耐要怎样才可建立呢?保罗说:“因为知道患难生忍耐,忍耐生老练,老练生盼望…”(罗马书5:3-4)雅各也一针见血地提出他的建议:“我的弟兄们,你们落在百般试炼中,都要以为大喜乐;因为知道你们的信心经过试验,就生忍耐。但忍耐也当成功,使你们成全,完备,毫无缺欠。”(雅各书1:2-4)原来忍耐是由患难而生,所以人未经过患难便无法建立忍耐,而所谓饶恕便成为虛词了。雅各指出约伯便是一个最好的例子,他历经种种一般人不能忍受的苦难,让苦难淬炼激励成精金一般的信心,他也是最有福的。
  我们虽都钦服约伯的忍耐与信心,但谁愿意去轻易尝试这种经历呢?我们只能恳求主的恩典与怜悯,仰求主赐给我们忍耐的信心与饶恕人的心志,让我们心中的饶恕与忍耐,成全我们的信心,因信心最需要忍耐,等候主再来便要有忍耐的信心,如同农夫等候地里宝贵的出产,直到得了秋雨春雨(雅各书5:7-10)。
  饶恕是得救进入天国的必经考试,神赐人恩典与饶恕的唯一条件是,要由心中饶恕得罪你的弟兄,二者必须要划上等号,否则便会被拒於天国门外,再沒有任何其他的途径了。

本文选自作者散文集由小书斋到百合书屋
台北:道声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社资讯:https://shop.taosheng.com.tw/goods/content?c_id=84&g_id=2248&st=0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7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