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点心灵 ✐2016-07-15

似水柔情

徐祥媚

 

  子曰:“已矣乎!吾未见能见其过而內自讼者也。”(算了吧!我还未见能察觉自己的过失而自我责备之人。)圣道对之曰:心里刚硬之人得以到主这里来,主必使他得柔软,因主的轭是轻省的,主的思想是精练的,主的觉知是敏锐而同理人心的。

一.凿凿有据的信心

  观孟子.离娄下:

徐子曰:“仲尼亟称於水曰:‘水哉!水哉!’何取於水也?”
孟子曰:“原泉混混,不舍昼夜。盈科而后进,放乎四海,有本者如是,是之取尔。苟为无本,七八月之閒雨集,沟浍皆盈;其涸也,可立而待也。故声闻过情,君子恥之。”

语意:徐子问孟子:“从前,孔子屡次讚扬水,水有何可取之处呢?”孟子答覆:“有源头的泉水奔腾,日夜前进,填满了坑洞再前进,直至四海,有本源的泉水是如此,此即可取之处。若是无本;七八月之间雨水汇聚,田间水渠皆满盈;但是它干涸得快,我们是可以站着等它干涸的。故名过其实君子以为羞恥啊!”

  触动若不能绕梁韻永,则感悟仅为昙花一现,非大彻大悟后的明心见性。
  屡见他人之文苑开出信仰奇葩,久观之则心底酝酿起效法的心绪,圣灵在心头低吟:莫以姑且一试的态度为之,上主赐你拙笔一枝,就当呈现粗劣的心智所能达至的最精致。我未及时起笔。感动离去,独留我一人孤苦无依,我何能写?
  寻绎感动的源头:信心催生感动;感动坚固信心—信心常在,感动便相随。纵观今时徒有基督徒之称者,如我,今日有所感发,明日即拋卻曾播撒心中之信息;竟还狂谬的以为是信息相棄!思想极端而偏差的灵恩主义(笔者个人赞成正统圣经规范下的灵恩运动)夺取人心何迅速!它掌握的便是:定时的浇灌以丰沛的感动,不以蹇涩而耗费思索的真道栽培人心,反以张扬凌厉的情绪闭塞慕道的渴求。
  保罗奋笔疾书加拉太书,泣血而成,因该教会心性浮动,追逐属乎肉身的感动,不安定於真道—而今我们何尝不是?吾日四省吾身:为人谋,不以上主的行事标准乎?与朋友交,不看重其属灵气质乎?上主传讲真道,不溫习以坚定信心乎?圣灵赐予感动,不蘊藏以沉淀心绪乎?不蘊藏感动则遗忘之,挥霍之,扬棄之,贬抑之,而基督徒的性情应当是:查验之,收纳之並阐扬之。
  思绪飘荡至此,我心已有了对感动与灵命之关联的定见。我不愿做“七八月之閒雨集,沟浍皆盈;其涸也,可立而待也。”的沟浍之水,我既明知於文字事工受感召,便不应姑息怠惰凌轹感动。笔饱蘸了信心之墨,让我缓缓而书,细绘以信心充实感动之路的沿途景致。

二.溫婉柔顺的性情

  观老子第七十六:

“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坚強。万物草木之生也柔脆,其死也枯槁。故坚強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是以兵強则不胜,木強则共。強大处下,柔弱处上。”

语意:人有生命时的态样是柔软的,无生命的态样是僵硬的。万物如草木,有生命时柔软而脆弱,无生命时若槁木死灰。故军队若強盛则不能得胜,树木茂密突出则遭砍伐。強盛必衰弱;衰弱必強盛。

  巴斯噶(Blaise Pascal, 1623-1662)说:“人是会思考的芦苇。”我们是脆弱的芦苇,上帝卻不摧折。
  主说:“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马太福音11:29)我们以愚钝模效之,谦卑不成卻完遂了狂妄的心志;柔和不成卻提炼了刚硬的性情。经上又说:“凡事都不可亏欠人,惟有彼此相爱,要常以为亏欠。因为爱人的就完全了律法。”我们既是要效法那自崇高虛己,道成肉身的至尊者,岂会常以鄙夫的鲁莽追求权势呢?
  我出身自中产以下阶层,回转向神以先,总以社会流动为生命最高目的。假使我确实得着我所以为美善的名誉与尊荣,我的灵性仍是空虛;假使我与攀升社会金字塔一事无缘,我的生命意义则遭自我否定。古人说:“行行鄙夫志,悠悠固难量。”信主之后方明了,主內的“悠然”不是陶渊明式的心境恬适,而是以上主为凭依的全然交托。而今,我的生命在主的手里,“只是我先前以为与我有益的,我现在因基督都当作有损的。不但如此,我也将万事当作有损的,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
  是的!在主里,我们的心柔顺谦和。首句“死也坚強”於外邦基督徒而言是:死了即僵硬了;於主內卻宜解读为:归入灵的复活,肉身的死,得着坚不可摧的永生。众里寻刚強千百度,蓦然回首,那柔和的质性就被安放在我们心中,更在我们的永生里。

三.和缓圆转的处世

  观老子第八: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爭,处众人之所恶,故几於道。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夫唯不爭,故无尤。”

语意:德性优良则似水,水为人奉献而不求私利,处在众人以为恶的环境下而能自得,故近乎道。把任何地方看作良地,心似深渊包容万物;对人以同理心,说话以信实;统驭群众以智慧,处理事情以能耐,利用时间以合宜。它不爭,故无人能与之爭。

  何苦爭?何苦爭荣耀与尊严?不可干犯的是神,我於神的高度观之是何等渺小呢?我既被外邦人看作世间的渣滓,人中的污秽,我何必強求尊严呢?主恩昊天罔极,我们尚且以不遵行主命冒犯祂;旁人待我,岂又不可以亏欠相待呢?但我总不能亏欠人,因为人有神的样式,我敬重之。
  何苦爭?何苦爭权杖与冠冕?十架是荣耀,荊棘是冠冕!“我知道怎样处卑贱,也知道怎样处丰富,或饱足,或飢饿,或有余,或缺乏,随事随在,我都得了祕诀。”(腓立比书4:12)旧时王谢堂前雁岂能飞入天家?断不能!因“骆驼穿过针的眼,比财主进神的国还容易呢!”
  何苦爭?何苦爭属世报负?人被造的目的岂是完成自身的想望?“人的主要目的是什么?荣耀神,以神为乐,直到永远。”(威斯敏斯德小要理问答)如是说。我定睛於上主,理解祂鉴察我心。愿祂顾念祂使女的软弱,理解祂使女始终倾向於属世追求,主必领我归转,归向祂的意旨中。

  郭店楚简曰:“大一生水,水反辅大一,是以成天。”(混沌生水,水辅佐混沌,造就天地。)圣道对之曰: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凡被造的,沒有一样不是借著祂造的。受祂造而自甘堕落的人所以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人们借着洗礼归入圣子的死亡,在真道中复活,一举一动应力求新生的样式。
  愚见以为:在主里,我们应怀持似水柔情,待人待己,谦卑於主前,已不负上主谆谆教诲的“泗水”柔情。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回顾与前瞻,喜乐迎新年 ✍林向阳

谈天说地

两柜与救恩 ✍于中旻

艺文走廊

疫境散记 ✍凌风

谈天说地

再作婴孩 ✍于中旻

点点心灵

特殊的圣诞节 ✍张在孜

艺文走廊

析赏韩愈的千古名诗 ✍殷颖

云彩生活

十一月是“全美花生酱月” ✍烝民

云彩生活

茶对健康的新发现 ✍烝民

点点心灵

晨运 ✍冯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