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赏赐与收取之间

殷颖

 

我赤身出於母胎,也必赤身归回。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约伯记1:21)

  神的赏赐,无人不爱,且多多益善,约伯即其一。约伯的家业蒙神赐给:儿女不少,家仆众多,家庭美满,生活富裕。神赐福约伯,並非无故,因他:“完全正直,敬畏上帝,远离恶事”。这样好的人,得到上帝赏赐,是理所当然。但平地忽起风波,撒但竟向神进谗言:“约伯敬畏上帝,岂是无故呢?你岂不是四面围上篱笆,围护他和他的家,並他一切所有的么?他手所作的都蒙你赐福,他的家产也在地上增多。你且伸手毀他一切所有的,他必当面棄掉你。”撒但向神进谗言,神採纳了;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凡事皆出於神。神若不应允,人所有的祸福都不会发生。
  约伯在遭受这种难以接受的災难,与致命的打击后,他的反应让我们十分惊讶。当这些大災难次第降下时,他除撕裂外袍,剃发之外,並未呼天抢地,痛不欲生,对災难的降临,激烈地向神呼求甚至抗议。他的第一反应卻是:“伏在地上下拜说:我赤身出於母胎,也必赤身归回。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约伯这种克制冷靜的反应,非常人所能做到。上帝对他的评语:“地上再沒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上帝,远离恶事。”神知他甚深,约伯的信仰禁得起如此残酷的考验,世上再无第二人。在某种意义上,我认为约伯或可象征受苦的基督。因翻遍新,旧约圣经,很难再找出第二人。不错,有一位与约伯略同者,即神的仆人亚伯拉罕。但必须指出,神在试验亚伯拉罕时,命令亚氏要将其独生子以撒献为燔祭。亚伯拉罕带以撒上了摩利亚山的坛(创世记22:2),並动手将以撒捆绑,置於祭坛之上,伸手将刀举起,但在尚未斩下之际,神及时显现,阻止了亚氏手中的刀,未将以撒真的杀了献祭,卻验证了亚氏的信心。但约伯的十个子女卻已完全遭害,两相比较,信心之轻重,高低立判:亚伯拉罕与约伯无法比拟。约伯在遭遇此重大災难时,不仅不犯罪,更不妄评上帝的作为,此种信心,约伯为古今一人。


约伯与他的妻子
Job Tormented by his Wife, 1619
by Gaspard de Crayer, 1584-1669

  约伯记中另有一人,完全与约伯相反,就是约伯的妻子。此人未知其名,应广泛地代表一切“正常”的人性,她的反应与约伯南辕北辙。她似乎是心疼她丈夫,因撒但第二次获准攻击约伯,已非其身外之物,而是约伯的身体,“从腳掌到头顶长毒疮”,约伯就坐在炉灰中,拿瓦片刮身体(按:此类毒疮不仅奇痛还会奇痒,故要以瓦片刮身体)。约伯的妻子对他说:“你仍然持守你的纯正么?你棄掉上帝死了吧!”约伯的反应更出人意外:“你说话像愚顽的妇人一样,嗳!难道我们从上帝手里得福,不也受祸么?”约伯的妻子要约伯棄掉对上帝的信仰,死了吧。她的反应绝对是一般人在遭受如此痛苦打击时的“正常”反应,也正十足代表人性之发言。鲜有人能逃出约伯妻子的窠臼,而这就是人性的写真。约伯卻能显示出人已泯灭的神性,所以我认为约伯或可象征受苦的基督。
  本文要讨论的主题,是神赏赐与收取的问题。上帝的赏赐无人拒绝,但多半的时候都视为当然。譬如阳光,空气与雨露皆为神的赏赐,有人为此特別感恩吗?恐怕绝大多数的人都认为理所当然,不以为意。但上天若要收取回去呢?也鲜少有人不抱怨连连,认为“不应该”,甚至还会有更激烈的反应。记不记得约拿先知对神的顶撞,他为一株蓖麻树枯死而发怒。上帝问他这样合乎理吗?约拿竟然说:“我发怒以至於死,都合乎理!”(约拿书4:9)而这就是人性的傲慢。不要讲赏赐与收取了,一般人性所表现的,別人借钱或物给你,你会很高兴。但当人要向你收回时,心中便会很不高兴。皆为人性之常。人的健康为神所赐(平时並不觉得要特別谢恩),但人一旦生了病,神要向人收回健康呢?人祈祷而得不到正面的反应,病痛仍在,有时甚至还会加厉(如约伯)。我们能如约伯那般,无丝毫抱怨面对疾病吗?恐怕大部分人之反应都会如约伯的妻子,要背棄信仰,並诅咒自己吧。约伯的功课很难学,绝大部分之人皆得零分。约伯妻子要约伯棄掉信仰,已经干罪,应得到负分了。
不错,约伯的受苦可以预表基督,但约伯完全脫离人性的软弱了吗?未必。请读约伯记第三章便见分晓。他的“人性”並未完全泯灭,约伯诅咒自己的诞辰:“愿我生的那日和说怀了男胎的那夜都灭沒。愿那日变为黑暗;愿神不从上面寻找他,愿亮光不照於其上…愿那夜黎明的星宿变为黑暗…我为何不出母胎而死?…或像隐而未现,不到期而落的胎…他们切望死,卻不得死;求死,胜於求隐藏的珍宝…我不得安逸,不得平靜,也不得安息;卻有患难来到。”
  约伯将自己咒诅到如此地步,当然是由於他心灵与肉体双重痛苦交织的结果。一个人肉体所能忍受的痛苦已达到极限。这与基督在十字架之痛苦达到极限时的呼吁:“我的上帝!我的上帝!为什么离棄我?」”(马太福音27:46)之情节略同。但基督应为祂最后之神性发言,而约伯卻应为他人性之怨怼,因基督是道成肉身而受苦受死,根本是神自己的沉痛吶喊,不须怨怼。基督在走上十架之前后,皆十分清楚祂是为拯救世人而受苦受死。约伯卻是神为他安排的受苦者之代表。约伯代表一切人类在受苦达於极限时,所发出之无奈的慨叹。他如未发出自我诅咒,宁愿受苦而不怨怼,便已到达了完全的神性。人性已由他的身体感觉上泯灭了吗?当然不是。因约伯是一个十足的人,一个受造者,在“赏赐与收取”之间,他已难能可贵地做出正确的示范,可为受造之人的目标。但他毕竟还是一个受造之人,绝对无法与道成肉身之神的基督相比拟。神对他的评语已予受苦者约伯之荣冠:“地上再沒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上帝,远离恶事。”阿们。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5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