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艺文选读

柬埔寨民族及民歌

 

  民歌是一个国家各方面生活的灵魂,也是反映一个民族的品质的一面忠实的镜子,它便利人们能了解到他们的愿望,他们的苦,乐及喜爱。人们可以大胆的说,只要听听它的民歌,便可以了解一个民族,这也不是言过其实。

  我们试从几首民歌概括的分析一下柬埔寨人的某些品质。我们首先从爱情方面谈起。这种感情是很自然的,它在我国〔柬埔寨〕的民歌中佔了一个极重要的地位,也就像它在世界各国的民歌中佔最重要的地位一样。但是,在我国,这一份感情是更为含蓄。但这並不是说我们並不认识世人所称为“哥卢精神”的沒有恶意的戏谑(哥卢为古国民族的古称)。我们民歌的一些歌词並不是让幼稚园的小女孩演唱的。即使这些民歌词中带有“哥卢”情调,但我可以说,我们的诗人对西方歌谣中极共通的语言,一向都保持着谨慎及保留的情趣的。
  我们在爱情方面的情调是忧伤的,悲沉的情调,柬埔寨人即使在恋爱的时候,他们仍然唱出他们的哀伤,他们所表达的不是一个胜利的爱情的欢愉,而是对不可分离的爱情的忧虑,对分离的伤感或者唱出妇女的薄情。德兰梳一世曾经说过:“女人善变,信她的才是呆子。”柬埔寨诗人也具有差不多的见解。请看下面的一段诗吧。

茄子花是我所爱,
然而,我讨厌那大红花。
薄情的女人使我悲哀;
她们忘记了她们的情话。

男人啊,不要轻信於女人,
她们手短,卻想摸天。
谁相信她们,
那一定会受骗。
还有:
红肩披,
沿着堤上飞,
谁给我带来忧愁?
就是那红肩披的女郎。
“卡通”花流苏般的黃肩披,
带来了无限的伤悲。

当我用它来洗涤,
我的面孔时,
看到她赠给我的流苏,
我就想哭泣。

我那女朋友是善良的,
世人难寻人相比,
我溫柔的女友已消逝,
遗给我的只是那肩披。

  柬埔寨的少女以美丽见称,人们常常讚颂她们适中的身材,那款款深情,高贵的举止,让我们听听诗人们的讚美,来给高棉妇女的美丽定个准则。人们常常把美丽的少女比作脸圆如满月,身材适中的仙女。她们是溫柔的,含蓄的,可爱的和有教养的。
   有一首歌这样说:

娘重隆,干霞,
有着美丽卓绝的身材,
她来自菩萨,
又是那么的溫柔文雅。

她身躯发出芬香,
身材是那么的和谐。
她是那么的有教养,
这都是世上无双。

她会取悅她的丈夫。
他爱她,
她也爱他,
她为他分担忧苦。

啊,亲爱的干霞,
多么的含蓄啊!
妳来自菩萨,
束起那发髻。

  我们的诗人歌唱少女的品质,也不忘记称讚老太婆。她们比谁还会为她们的丈夫做份好菜或一口夠分量的槟榔灰。

我也爱老妇人,
她们会弄槟榔,
和那槟榔灰,
混上煙草和蒌叶。

  谁都知道,一口槟榔就是一片槟榔,石灰,煙叶和一些带黑色的物体混起来,用一块槟榔叶裹着,有时,为了增加些香味,人们还会加上些樟脑或豆。弄一口好槟榔都要有些经验,老妇人们都有这些经验。
   我国的歌谣並不是沒有讽刺。高棉人需要时也懂得讽刺的。而他们的嘲讽,大多数是沒有恶意的,它也不分男女的。它常常嘲讽善妒的丈夫,贪钱的岳母,苛求的家翁或者是轻狂的追求者。
   让我们读一读,下面这一首有趣的诗:

芭蕉树正开花,
我眺望着南方;
他们三十个人一起来,
向一个少女求婚,
为父的说不,
母亲卻说好;
她要把女儿嫁出,
为的是想吃豬头。

  僧侶虽然在我国普遍的受到尊重,但民歌也会不逊的开他们的玩笑:

绿色的青蛙,
在河边跳上跳下。
寡妇来做功德,
主持僧要脫下袈裟。
让別人去做功德吧,
主持僧要脫下袈裟,
去娶那新寡。

  有时候,在恋爱方面,高棉人自信是吸引人的,所以常常他们炫耀自己,也相信它的效力。所以,如果他有些优点,总是会出来迷惑那天真的少女:

我生得不漂亮,头发弯弯;
然而,女孩子们卻都迷恋我,
因为我是个好射手,
我杀死了不少的青蛙。

天空上的幼鹰,
避不开那陷阱;
那动人的少女,
躲不了我的心。

噢,青蛙啊!
在缸边跳上跳下,
华侨福建少年,
避不开柬埔寨妇女啊!

  民歌的主要特点之一就是含蓄带有暗示性。柬埔寨的民歌也逃不开这原则。诗人有时写给那彩色的土蜂,写给那只庄重的海鸟,或者是棕色羽毛鹦鹉,但是不要误会啊,那红翼的小蜂或杂色羽毛的鹦鹉就是诗人所追求的最漂亮的少女。诗人也会带着絃琴为他歌唱,像威尼斯的风流客或者格菖那特的情癡带着他的结他或者“曼胞林”在月光下唱小夜曲一样:

那棕色翅膀的鹦鹉,
嘴上衔着花束,
要把它带上天堂。
他衔着,
池中盛开的金莲花;
他衔着我所热爱的欢愉,
当我心房上放下。
透亮的小蜂啊!
黑翼的小甲虫啊!
当我想你的时候,
卻沒有亲人带我与你相会。

  人们也许会对我们在上面引述的四言诗中只见到爱情的表露而感惊異。然而,这是毋须惊異的,因为,正如我们在上面所说过的,爱情不仅在各国的民歌中作主要的地位,在诗歌,小说和戏剧方面也一样。甚至给孩子们读的寓言也免不了爱情,在收场时总是来个结婚的。动人的王子终於爱上了穿着美丽衣服的姑娘。但是,我国的歌谣並不单只是歌唱爱情;它也表达了另一些感情,使我们认识到柬埔寨人品质的另一些方面。
   有人说柬埔寨人不大喜欢劳动。在柬埔寨这个美丽的国家中,气候适宜,资源丰富,谋生容易,这些都是毋须付出巨大力量的因素。但是说柬埔寨人怠惰,卻是不正确的。他们懂得在需要时服从一切的纪律,只要这不损害到他们奉为至上的独立情感和尊严,不然,他们就会拋下工具,宁愿回家去垂钓或者像成语所说的“食蟹和蚌过活”。但是他们对工作,即使是长时间的工作卻不会逃避的;尢其是他们了解到工作的好处的时候。柬埔寨引以为荣的巨大公路网就柬埔寨乡民修筑的。从吾哥比里(Mongkol Borei)到金边(Phnom Penh)的铁路是上万柬埔寨工人的功绩。还有,柬埔寨农民开发了成千上万顷的自己的土地,种出稻穀出口,给我们的乡村带来欢愉。但是即使他们不工作,他们也会有其每日的食粮的,因为他们的妻子是勇敢的,应该将此功绩归予柬埔寨妇女,她们不但是忠贞的典型,也是卓越的主妇,他们整日辛劳去养活孩子,甚至养活丈夫。

   对这些坚強的妇女,一些民歌善意的劝导他们工作和节俭:

妻子啊!如果你舂穀,
不要把壳丟掉;佛祖曾经说过,
要把糠留下。
妻子啊!如果你舂穀,
不要把壳丟掉,
它餵养你的豬;
在你煮饭给你丈夫的时候。
妻子啊!如果你舂穀,
不要放下杵吧!
舂呀!舂呀!不停的舂,
来养活你的丈夫。
妻子啊!你舂穀吧!
把米磨白了,
去換回椰糖,
来给家人做糕饼。
吃旧的穀。
把新穀留下来。

  柬埔寨人是天生溫柔及畏羞的。他们顶爱家乡,他们从不会不伤感地离开他们的故乡和家园,即使是到城市或邻省去也好。城市生活的繁华不会引起他们羨慕,对外国的胜景“玩意”他也不感兴趣。他们会用沉痛的音韻很有感情的唱出他们的忧伤:

我今日的愁闷,是永远的痛苦。
我枯涩的心头,
充满着苦痛。

我划着小舟走,
桨划过后,水一片混浊。
拨好我的头发,用我的手,
也揩擦我的淚珠。
我出发到远方,
离开我的故乡。
远离我的故乡,
我心中无限哀伤。
死靜中的虫鸣,
使我感到恐怖。
森林中的蚊和水蛙,
把我刺得好苦。

这正是,
一年的开始。
天色昏暗,
大地漆黑地下着雨。

  柬埔寨人天生是诗人。打从他们溫暖的童年时代起,他们就惯於欣赏多采多姿的自然美景。在寺院中长大,他们生活在充满诗意的圣诗和圣歌中。稍大时,他们参加通俗而不无诗意的活动,少年男女在玩着拋水布的遊戏,对唱着情歌。柬埔寨少年很早就习惯於音乐的拍节和诗的旋律。当达到成年时,他们就像哲学家所说的要“表达”他们喜怒哀乐的情感…。他们会作出一首悲哀或愉快的民谣或诗歌。晚上,当太阳下山,野兽走出洞穴觅食的时候,一股无限单调的气氛佔据了他,於是他就唱出:

晚上,太阳下了山,
飞鸟哀鸣,呜咽,
在那丛林的深处。

在夕阳下,
野牛成群出来,
在山下吃草。

小的在一起,
大的也成群;
他们在山腳下,
吃着嫩草。

  西方的抒情诗喜欢描写春天早晨或遍地开花的风景,但是柬埔寨民歌相反的卻惯於描绘夕阳西下或“悅目而带有伤感的”晚景。下面的一首歌,在我看来是我国文学中算得上是最好的:

夜带来了单调,
“钓鱼翁”鸟成群飞翔;
沿着激流而棲息,
落日产生了悲哀;
奏着“诺哥烈”的调子,
这乐曲每晚催眠着国王。

夕阳带来了单调,
水鸟成群飞翔;
到荊林的顶上棲息,
只有我和我的爱人,
永远不曾相会。

远远,我望到我的家乡,
我们的家乡!
我脫下头巾,
在夕阳下,
我沿着森林走。
我走着,走着,
我走进丛林深处,
寻找我的亲爱的人…
突然,我看到她,
她在泉边汲水…
但是…我错了!
这不过是早上晨星,
在雾空中闪烁。

  一些鸟类也使柬埔寨诗人产生了灵感,我还记得大湖渔民常唱的一首优美的歌词。这是一首讚美海鸥的诗篇,它飞遍了辽阔的洞里萨湖(Tonle Sap Lake)。下面是其中的一段:

我在沙滩上散步,
在收拾海鸥蛋。
我找到两只,
其中一个破了,另一个我留下来。

啊!海鸥啊!
在树干上歇息,
浪花冲击着它,也打湿了它。
海鸥飞了,飞得无影无蹤。

啊!海鸥啊!
它停在浮萍上。
偶然,
它又飞向前。

你看,
海鸥停在暗礁上。
水不断的上涨,
海鸥不能再停下来。

你看,
海鸥沿着林边飞去。
海鸥,海鸥!
你迥旋的飞着,去捕鱼。

  民歌使我们能认识一个民族的灵魂及思想。通过它的民歌,柬埔寨人民表现出它是有现实气氛的诗意的民族。人们愈是了解它,愈是敬重它。

(作者许典元为编者郭端的朋友,柬埔寨华侨,现已安息)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7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