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我的空中花园

灵犀


  从小就很羡慕那位皇后,有那么一位宠爱她的皇帝,给她在无绿洲水草的城楼上,建了一个空中花园,让她在其中巡遊而減低其思想之苦。可惜这世界七大奇观之一巴比伦的空中花园未能有机一睹,因这已不存在的世界奇观只令人叹息!
  七年多前的冬天,风雪中我从芝加哥搬到纽约来工作,所有的行李,家俱都顺利到下,可惜的是几盆心爱的花在搬运途中给冻死了。只剩下一盆我抱着上飞机的“蟹爪兰”仍然好好地活着。
  这些年,这盆花随我放它在家,或搬到办公室,它老是靜靜地承受这一切的改变,有时一年偶尔开两三朵花,不管我多细心施肥,換泥,它卻依然故我!
  那位老牧师种了一盆Christmas Cactus,放在窗口上,它和我的那盆相似,也是蟹爪兰的一种,她不理不睬,不施肥也少淋水,在圣诞节前卻开了满树花,我真羡慕得不得了!我拣了它掉下来的一片叶带回家去种在盆里,期望也有满树春华的一天。

  我的办公室內有一盆非洲紫罗兰,是前任秘书留下的,我将它重新整理了一下,每天控制气溫约华氏65度(或摄氏18度),像照顾婴儿一样,把百叶帘的光斜射到它身上,繁殖了十多盆,分给了许多爱花之人,今年又种了八盆新的,都长得挺好的。

  朋友曾医师,很会跌打疗伤,他也养鸟种花,我去看手伤后,他送了我一盆“指天椒”。这指天椒好神气个个都是“朝天阙”的倒立椒树梢,挺拔而光鲜。嫩的微紫色,然后,略白色,再就粉白,然后浅黃,橘黃,红色而大红。每一轮椒的生长期早晚不同,所以这一树指天椒有不同的高低位置,大小尺寸,颜色变化,我好喜欢细细地观赏,尤其看那小小的花落,花蒂成果,成熟可供观赏或食用。

  我在植物公园买得一棵像蓝草的植物,只有叶子沒有花,但这叶子似心形,有白有绿,又会长出一些须须往下堕,放在高高的地方真好看,因为它很“妩媚”。哦,我还有一枝Ivy(长青植物),我把它放在一个透明的圆形玻璃缸中,它随着玻璃圈长得蛮好看的,因为玻璃罩着它,所以它的形态,颜色经过光线之折射而特別动人。


紫罗兰每盆都树顶开花十几朵


大的一盆蟹爪兰开三十几朵,
小的一盆十几朵

  最近,我把这些宝贝花都搬回家来,唯一可放的地方就是我的洗澡房,那日光正好可照顾我的花花,想不到这一搬迁,每日数小时的日照,空气流通,三个多月下来,我的八盆紫罗兰,每盆都树顶开花十几朵,大的一盆蟹爪兰开三十几朵,小的一盆十几朵。那指天椒多的採摘不羸,只好留下作“干辣椒”。我每天早晚都来看看剪剪我的每一盆花,感谢造物主给它们的颜色和生命,让我能在这小小的室內享受我的空中花园,赐给我无人能给的欣喜和快乐!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8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