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死亡谷

余卓雄

 

  朋友贺赖尔每天早上喜欢读报纸上的讣告栏,他看不见自己的名字,便自言自语地说:“贺赖尔,你还沒有死。”说完便匆匆地上班去。他解释这个古怪的习惯道:“当我明白死亡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的时候,我便好像活在一个特別可爱的世界里。我虽然不想急不及待的离开今天的生命,但这也不是说,我要计划在地上永留。”
  贺赖尔今年最少有八十岁了,他是个律师。他早就写好了遗嘱,似乎在准备一次远行。
  至於科明夫人,她对物质的观念看得很重要,她工作勤劳,身体一向平安。她的生活享受十分舒适,自然嘛,无忧无虑,很使人羨慕。
  可是她突然患了脑溢血而死,前后不过三天时间。谁也不能立刻相信,她祇活了四十八年。
  世界上有很多人宁可把报纸折起来,不要读一切有关災难的消息。我们也有一些会意的隐语来代替死亡。可惜我们愈跑得快,后面追得更紧。如果你能勇敢地站着,定眼看一看生命究竟是什么一回事,你会发现若干迷信,恐惧,都是庸人自扰。相反地,正因为你曾对死亡加以漠视,你白白失掉了许多做人的乐趣!
  “妈,公公还会回来吗?”最近我主持一个丧礼,坐在前排的八岁的孙女儿问妈妈。妈妈回答道:“他不会。可是有一天,我们要见到他。”做妈妈的这样开朗地和小儿女们谈人生最大的事,还是我头一次见到。
  她不以人工勉強美化死,她让自然去诚实地说话。她不讳疾忌医,小儿女们诚然有一股不舍之情,可是他们沒有无法控制的悲恸,以至影响健康,从小就留下黑暗的阴影。
  医生们都承认病人临死前常经验到的異象,特別是最后的一秒钟,有宗教信仰的,获得无限的保证与異常的安靜。否则,垂死者的无望仓皇,使他的精神更形痛苦,他的亲友欲慰无由,这才是一段饮恨绵绵的不了情。
  加州有一个三十方里的死亡谷,沙漠一片,行者惊心。今天,美国管理园林的部门把它开辟为遊览探险之地,死亡不再威胁勇者雄心。你如何克服心中的死亡谷呢?
  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 1732-1799)在一息尚存之际,对他的医生说:“不要浪费你宝贵的时间,让我安然去吧。”艾森豪威尔(Dwight D. Eisenhower, 1890-1969)也不要做心脏移殖手术。
  泰戈尔(Tagore, 1861-1941)说:“死亡像出生一样,都是属於生命的。走路要提起腳来,但也须要把腳放下去。”我们的一生,每每失去很多应该当机立断的机会,有时还可以盼望下一次的改过。然而死亡一次!生也一次!
  耶稣说:“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永生既不限於六尺黃土之下,那么一切地上仪文,不外欺骗生人,死者何尝不想回来指点迷津啊。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