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点心灵 ✐2008-10-01


悲欢交集的镂金岁月(十四)

一位傑出的校友—杨懋春

湮瀅

 

  在我收藏的早期瑞华中学照片中,有一张颇具历史意义的相片;在一间高悬煤油灯的课室中,有两位老师正在监考;而伏在案上以毛笔应试的学生们,也正在聚精会神地写答卷。我曾将这张照片拿给当时已由台湾大学退休的杨懋春教授看;他说,这正是他当年在瑞华中学考试的情景。

  
瑞中早期学生举行考试,右前桌第二人为杨懋春博士

  杨懋春博士(字勉齐1904-1988)是瑞华早期旧制中学时代的毕业生;后来到黃县的笃实中学读高中,並去济南读了齐鲁大学,再去燕京大学唸了研究所。他曾出任过山东即墨县的信义中学校长,及齐鲁大学的社会系主任兼文学院长。后由教会协助赴美,在康奈尔大学专攻乡村社会学,获得康奈尔大学的硕士及哲学博士学位。並在该校及史丹福大学,哈德福宗教学院,密西根州立大学等校任客座教授,及华盛顿州立大学研究教授,与研究所主任。后於1960年代回到台湾,任台湾大学教授。並创办了“农业推广学系”,任系主任,当台湾信义会神学院初在台北创办时,他也曾在该院兼任社会学教授。再后来也为东吳大学创办了“社会学系”,任教及系主任。最后由台大退休,住在台大教授的舟山路宿舍中。当我持这张照片去给他看的时候,杨师娘早已逝世。子女均远居美国,极少前来探望,故其晚年相当孤寂;幸有不少他的学生,常常到他家中,与他作伴,慰其晚景。


杨懋春博士任教台大时摄

  他晚年都在台北的信义会真理堂服事,並担任该堂长老有年。他在学术界声誉卓著;按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之时空穿行─中国乡村人类学世纪回访中报导;杨懋春在中国人类学之地位与费孝通齐名,其社会学之地位则与近代儒钱穆併列。杨氏桃李满天下。他教过的学生,对他都十分爱戴,事之如父执。

  杨懋春教授是一位紮紮实实做学问的人,一生坚持信仰与真理,作人十分诚恳;他的学生都受到他的感召,都能诚恳作人,勤勉治事。除教学外,他对台糖公司的发展也有相当贡献。功在教会与社会。

  杨教授著有勉斋文集,与他在美国留学的日记:海外家国恋(上,中,下三冊)。他在美留学期间撰写的论文一个中国农村:山东台头A Chinese Village)及“乡村社会学”,“社会学”等中英文著作十余种。成功的向西方介绍了中国农村的农业社会结构,被视为中国农村社会学和人类学研究的优秀成果。此书已为西欧各国译成多种文字出版,获得极高的评价。“一个中国农村”中文版由张雄,沈炜,秦美珠合译,由“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由於杨懋春留学是在对日抗战期间;故他日记中充满了爱国的情操,与对祖国山河家乡的思念;並见证了他虔诚的信仰。

  杨懋春是一位传统本位的中国学人,所写之文章,文如其人;就是一个诚字,他写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真挚动人,而这就是写作的最高境界。

  他出生於胶州南乡的台头村,他写童年的贫困与读书的艰辛;承认自己智力不夠,不能修自然科学;每一句话都掏自肺腑,每一个字都掷地有声。他写自己的思想,与信仰境界,写自己的政治理念,都是对神对人对自己掬诚而书;绝不自高或自抑。他写自己的困顿,绝不怕人笑话,他写幼时常常会尿床,难以改善;坦诚得可爱,让人感动。他对时局的看法,也是秉笔直书;既不怕得罪当道,更不会阿谀奉承。杨懋春无论作人,教学,写作,与宗教信仰,都能忠於一个诚字。这是他的可敬可爱处,也是他在对学生们的春风化雨中,最让人感动,且永生难忘的。

  杨懋春是胶县南乡台头村一个庄戶(农民)人家的孩子,小时候在家帮农放牛,生活艰辛,常因牛不肯吃草而哭泣。后来有机会上新式小学,便勤奋苦读,小学毕业后便想要到县城去考中学,父亲因怕花钱供应而不准,幸因母亲与大哥力爭,才有机会去投考;他自己背着行李只身去瑞华中学应试,路途备极艰辛。幸而考取,在校成绩优異。毕业后到瑞华小学去教书,颇获任大牧师的赏识,決定要资助他到黃县去唸高中,再保送他到济南齐鲁大学深造,这种优遇,当时慕煞了许多人。

  杨懋春在他后来写的回忆录中,提到了当时教会的情形;他感到差会在县城设立教会(瑞华浸信会),但找到的传道员,都知识不足。有的只略识几个字,甚至不识之无,连圣经都不能读。只是学着別人讲的道,反覆口诵而已。且认为多半的传道员根本沒有信主,只是为了那点可怜的收入,去混饭吃。每週礼拜一到礼拜六都在家中干自己的活,主日才到教会中去虛应故事。他曾诚实地向任大牧师反映,但情況也难以改善。

  杨懋春在瑞华小学教了两年书后,终於接受了任大牧师的资助,到黃县去考读当时颇具规模的笃实中学高中部。他描述当时由胶县到黃县的旅行经过;因资助有限,不能搭乘火车或其他交通工具,如轿车(骡车)或山子(两匹骡子前后共载的一座平底轿子),只能乘驴子,要走几天才能到黃县。

  笃实中学校长为美籍传教士,教师亦多为齐鲁大学的毕业生。杨氏在该校苦读一年半,以极优成绩毕业,免试保送到齐鲁大学就读。与杨懋春同时获得资助在笃实中学就读的,还有他在瑞华同班的同学宮恩荣等多人,宮恩荣后来到湖南去读了神学院,回到胶县王台瑞华浸信会担任牧师,但日后卻不幸因坚持其信仰而作了殉道士。他是杨懋春特別怀念的一位同学。至於再后来的王华亭等,也由笃实中学毕业而进齐鲁大学,並出任瑞华中学校长,都为杨氏后期的同学了。


杨懋春博士夫妇(此为在山东省
即墨县 任信义中学校长时之裁修合照)

  杨懋春不但为人正直坦诚,也是一个至孝至情的人,他生前便倾其所有为她的母亲在台大设立了一个“杨懋春贞德纪念基金”,此基金会由台大的“农业推广学系”及东吳大学的“社会学系”合办。经常举办有关乡村教育,乡村文化发展等研讨会,与相关讲座,及出版此类书籍,兼提供清寒学生之奖学金等活动。台大在“农业推广学系”的五楼,还为他设立了一个“杨懋春教授纪念室”,室中陈列杨懋春的各种著作,论文与纪念品等,以及其夫人王敬远女士的资料。还记得杨夫人病逝时,杨教授哀痛欲绝,甚至病倒住院,我到医院去探视他,为他祷告。杨教授再三要我为他讲解圣经中关於复活的道理,以加強他对复活的信念;最后杨教授表示,“我确定日后仍可与妻子相会,此心便可得到安慰了”。杨师母逝后,杨教授因缺乏适当的照料,迅速地走向衰老。当我在他逝世(1988年,时年84岁)前一年去看他时,见到他一人独居宿舍中,行动迟缓,身体衰竭,与前判若两人。后来不久便溘然长逝。杨教授生前沒有机会再回到他儿时的台头村。歿后与其夫人合葬於台北北投的信义公墓。

  杨懋春教授的信仰与人格,以及其一生待人接物的高风亮节,难有人可以匹配。我想这都应与他幼年在学校与教会受到的影响,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本文选自作者自传悲欢交集的镂金岁月
台北:道声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社资讯: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04D/bookfiles-04D011.htm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不靠自己只靠神 ✍亚谷

谈天说地

锁园香气与美果 ✍于中旻

艺文走廊

疫境诗两则 ✍安吉

谈天说地

溫和 ✍于中旻

艺文走廊

你的名叫以色列 ✍凌风

艺文走廊

完全的爱 ✍凌风

点点心灵

人生的抉择 ✍吟萤

点点心灵

人间何处有平安? ✍吟萤

谈天说地

另一种洗钱 ✍于中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