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一首写旅行之苦的好词

天涯过客

 

遙夜沉沉如水,风紧驿亭深闭;
梦破鼠窥灯,霜送晓寒侵被。
无寐,无寐,门外马嘶人起。

  北宋秦观这首词,描写羁旅行役苦況,和唐诗溫庭筠的“鸡声茅店月,人跡板桥霜”有同等功力。开句像千钧万鼎,压在读者心头。“遙夜”写出一很漫长的时间,“沉沉”是黑漆漆,不仅是写天色,在抒情处,也是一片苍茫,无限孤单。“水”是冷清,寂靜的。作者用简短六个字挑出独行者的沉郁,落寞;铺出环境的淒清,苍涼;因而将感情推得很泛远。驿亭是古时官办的招待所。供旅人休息住宿。外面括着猛风,这简陋的居所,牢牢关着大门。时和空都浓缩在一剎那和咫尺的地面,更显得在风雨凄其时,困在里內的旅客孤立无援。在这鲜明笔墨描缯下,读者也被感染到这寂寞难以抵受了。
  在这恶劣环境內,当然不能一觉闯进黑甜之乡,所以有“梦破”二字。旅客虽困倦欲睡,但卻被灯下影影幢幢活跃着的鼠群惊醒了。我们可联想到这草率建成的驿舍,萧条,破烂,肮脏到什么程度!接近天明时,虽是风停雨歇。但一阵寒霜侵入被窝,旅者更不能有一好好的休息了。究竟夜风吹过后,会不会有晓霜降落呢?这是气象学问题,文学家可以不必深入研究。但用“霜”作为这飘泊奔驰不定的生涯的衬托,是很有文学韻味的。
  这晚驿亭歇息结果是“无寐,无寐”。疊用“无寐”一词,強调失眠之苦。反应开句“长夜”二字。这不是夜长梦多了,而是长夜漫漫,难以入寐,在床上辗转反侧。又遙遙掛着未来旅程的跌宕挫折,前路茫茫。“门外马嘶人起”又催着匆匆起来,整顿行装。究竟天涯何处是吾家呢?溫诗“鸡声茅店月”用鸡啼作警讯,秦词“门外马嘶人起”用马嘶作警讯,都是催着旅客起步的号角。所以清代王九龄来一个总结:“世间何物催人老,半是鸡声半马啼。”写尽旅行者的无奈徬徨。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