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夏完淳的绝命诗

天涯过客

 

  夏完淳是明末神童,未足十岁便能诗文,十五岁时他参加抗清义师,十七岁被捕不屈殉节。他从故乡松江(现上海)起解,写了一首“別云间”的五言律诗:(云间是松江的另称)

三年羁旅客,今日又南冠。
无限河山淚,谁言天地宽。
已知泉路近,欲別故乡难。
毅魄归来日,灵旗空际看。

  字里行间透露出临危受命,从容赴义的精神,然青年舍命,对人间有无限的留恋,这依依之情,令读者黯然神伤,不觉热淚盈眶。完淳留下一怀了孕的妻子,他写了一首“別妻诗”:

忆昔结褵日,正当擐甲时。
门楣齐阙阅,花烛夹旌旗。
问枕谈忠孝,同袍习唱随。
九原应待汝,珍重腹中儿。

  完淳的岳父钱彥林,饱读诗书,执当代文坛牛耳,和女婿同囚一室,写了一首七言绝句:

泣对南冠渡绮霄,江乡千里客愁遙。
双星若识人间恨,也便淒然罢鹊桥。

  洪承畴入狱室劝降,花言巧语,钱彥林有点动容,完淳在旁视察到,厉声说:“今日失节,奈千秋后世何?”岳父受此当头棒喝,遂拒绝洪承畴,於是翁婿一同遇害。

  完淳殉国时作的绝命诗“別云间”,颔联二句“无限河山淚,谁言天地宽?”有排山倒海之气势。1965年,好莱坞将俄国文学名著Doctor Zhivago搬上银幕,台湾文艺界将片名译作“山河淚”,我拍案叫绝。此译名便源出夏完淳的诗句。非此不足以画出那波澜壮阔的俄国革命大场面,亦难刻下那惊涛骇浪的悲欢离合。夏完淳青年遇害,确是中国文学史上莫大的损失。他诗文的特点是用浅白的文字,不事雕琢,流露出撼人心脾的真挚感情。我们读他兵败后写的一首五言律诗:

战苦难酬国,仇深敢忆家。
一身存汉腊,满目尽胡沙。
落月翻旗影,清霜冷剑花。
六军浑散尽,半夜起悲笳。

  此诗道出他献身於明朝,虽屡战屡败,永不气馁。因为关系祖国的存亡,丟下家庭,绝不反顾。“汉腊”是明朝正朔,亦可解作汉人传统风俗文化。“满目尽胡沙”是遍地清兵。形势这样孤单,旗帜倒翻是兵败后的狼借。“落月”“清霜”写出情況的抑郁苍涼。“六军散尽”道及义师溃败,沦於绝望之境。半夜悲笳颇有“李陵答苏武书”中的“胡笳互动,牧马悲鸣”的淒清。从这首诗看出,夏完淳已立下必死之志,心理上早有准备了。
   夏完淳的文章也很出色,他给夫人钱秦篆的诀別信,一字一淚,任何人读了,定会热淚盈眶,现节录前段:

三月结褵,便遭大变,而累淑女,相依外家,未尝以家门盛衰微见颜色, 虽德曜齐眉,未可相喻。贤淑和孝,千古所难,不幸至今吾又不得不死,吾死之后,夫人又不得不生,上有双慈,下有妹女,则上养下育,托之谁乎?然相劝以生,复何聊赖?芜田废地,已委之蔓草荒煙;同气连枝,原等於隔肤行路。青年丧偶,才及二九之期。沧海橫流,又丁百六之会。茕茕一人,生理尽矣!呜呼!言至此,肝肠寸断,执笔心酸,对纸淚滴。欲书则一字俱无,欲言则万般难吐。吾死矣,吾死矣,方寸己乱。平生为他人指画了了,今日为夫人一思究竟,便如乱丝积麻,身后之事一听裁断,我不能道一语也。…

  我们从此信隐隐看出人间一大悲剧。夏完淳身后萧条。嫡母,生母,夫人和遗腹子,靠什么作生计呢?但此关系民族存亡的意识,完淳明知此悽惨结局也不回头,所谓“仇深敢忆家”也。年仅十七岁的文学天才,就这样地被斩杀,此亦是文学史的悲剧,写至此,我不禁投笔长叹!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