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两位世纪伟人

哲牧

 

  在美国历史上,十八世纪的华盛顿,十九世纪的林肯,是最伟大的两位总统。他们不仅是最伟大的总统,也是世界史上的两位世纪伟人。
  华盛顿和林肯,除了都是总统以外,相同的地方不多。一个出身富家;一个和穷苦搏斗。一个相当顺利,众望所归,由统帅而总统;一个则颠厄困顿,才成为领袖。一个是率领爭取独立的战爭;一个是打艰苦的內战。
  但二人有重要的相同之处,就是:极为诚实。他们二人有最好的功绩,最好的影响,因为最好的品格。


华盛顿

  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 1732-1799)的诚实,是源於他从小接受诚笃的信仰。流行的少年华盛顿砍樱桃树的故事,是维穆斯(Mason Locke Weems,1759-1825)的杜撰,那位圣公会牧师的“敬虔谎言”,是为了推销伟大领袖的形象。可惜,有两个问题:华盛顿的父亲,在他十一岁的时候就崩逝了;而且在他维琴尼亚的家附近,也沒有樱桃树。
  就任的第二天,华盛顿即以殖民地民军统帅名义,颁令禁止军中咒诅,发誓,及酗酒,並训令官兵虔守主日聚会,向神祈祷。他设立军牧,遇军牧缺乏,必要的时候自己领会。
  他从来不夸扬自己的功绩,把建立联邦共和国的成就,完全归於神的恩赐。他不愿作王,只接受“总统先生”的称号。
  1789年四月二十日,华盛顿在纽约华尔街的联邦厅,就任新共和国的首任总统。他把手放在圣经上宣誓完毕,俯身恭敬的亲吻圣经。这成为历任总统的先例。然后,他率领国会两院议员,步行至圣保罗教堂,作二小时的敬拜。
  在第一屆总统就任讲辞中,他说:“祂的神圣赐福,显明在我们的前途,祂及时的指导,智慧的判断,是这个政府成功的倚靠。”
  华盛顿总统宣告第一个全国的感恩节:

正如所有的国家,都有责任承认全能神的福祐,顺从祂的旨意,感谢祂的赐福,谦卑祈求祂的护庇和恩宠;因此,建议美国人民有一天公众感恩祷告,共同以感谢的心祝谢全能神众多的赐福恩庥。

  在卸任告別书中,华盛顿告诫国人说:国家兴盛的两大支柱,是宗教和道德。強盛与安全,系於公众的信任。不要积欠国债,战时举债是不能免的,但自己应负责的债务,不该推给后代背负重担。
  他更提醒国人:“对於所有的国家,要笃守诚信和公义。培养和平与亲睦。宗教和道德要求如此奉行;良好的政策,岂不也该如此?”又说:“我深信诚实永远是最好的原则;在私人事务上是如此,对於公众政策也正是如此。”
  美国宪法第二条规定,总统任期四年。当时人冷眼旁观,以为像別的利慾薰心的政客,华盛顿也将会再选再连任,再连任,再连任,任期不会在生命终了前终了。但想不到华盛顿任满之后,即不想再连任;在敦促下,勉強连任一次,八年后归隐田园。这使举世惊奇,以为近於圣人,也成为美国政府的惯例。(1951年,修正案XXII明文规定,限连任一次。)


林肯

  林肯(Abraham Lincoln, 1809-1865)在十七岁时,就长成身量,高六呎四吋,体重185磅。他的相貌奇特,眼睛中常带着忧患的神情;虽然蘊有庄严,但看来很丑,至少他自己觉得如此。有一天,他对镜照了以后,宣佈说:“真是丑到极点,如果我遇到一个更丑的人,定会将他就地枪杀。”
  他早年丧父,几乎沒受过正式教育;他对文法,文学,及法律的修养,都是自学或得私人帮助得来的。
  他在伊利诺州的新撒冷,开一爿小杂货店。他总是绝对诚实,受到敬佩。有一次,发现多收了顾客六分多钱。当晚关店门之后,他步行三哩路,送还多收的钱。有一次,在将关门的时候,作了最后一笔生意,卖茶给顾客。第二天,清早进店,发现盘上的秤码是四分之一磅。他立即锁上店门,把另外的四盎斯茶送去。他这样尊重別人的权利,赢得“诚实亚伯”的称号。
  他初次竞选州议员失败;第二次获选为州议员,及国会议员;竞选国会参议员失败;在选举中,他与民主党候选人道格拉斯(StephenA.Douglas,1813-1861)的辩论,反奴役的立场严正,赢得全国注意。1860年,当选为美国第十六任总统,於1861年就任。
  虽然他的就任演说中,呼吁南方不要分离,但在同年四月十二日,为了蓄奴问题,残酷的內战就展开了。他的任期,在痛苦的战爭中度过。
  林肯第二次就任的时候,南方显然已是強弩之末,他自己的生命也将结束。他的演讲词,是有力量,有灵感的信息。他的结语说:

不以恶对任何人;以纯爱对所有的人。在正义上坚定,如上帝所赐的辨別正义。我们要继续奋斗,完成正在进行的事工:缠裹国家的伤处,关顾那些应该对战爭负责者的寡妇孤儿;一切所作的,都是为了达致並乐享公义持久的和平,在我们中间,也与万国共享。

  牛津大学校长克尔松伯爵(Marquis George N. Curzon, 1859-1925)评论这讲词的结语,是“列於人类的光荣和珍宝…人类言词最纯的精金,不,几乎是属於神圣的言词。”
  演讲家卡耐基(Dale Carnegie,1888-1955)说:“这是必死的人嘴脣中所出最美好的讲词结语。”

  二十世纪是个崇尚物质,讲求权术和武力的世纪。
  美国多是政客跻身总统,缺乏政治家品格的表现。在上半世纪,有威尔逊总统(Thomas Woodrow Wilson,1856-1924),是傑出的学者和讲演家,高瞻远瞩和喜爱和平的政治家。后半世纪,则有卡特总统(James Earl Carter, 1924-),在诡诈不择手段的政客群中,以“重生”的诚实福音派基督徒知名,和威尔逊一样,傑出但不合时宜;不过,那不是他的过失,而是美国人民的过失,像羊群容易被误导欺骗。第二十九任总统和第三十九任总统,都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威尔逊於1920年,卡特於2002年,他们的品格和成就,获得国际的景仰,过於国人给他们的评价。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