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远藤周作〈论文学与宗教—以无意识为中心〉

─简介远藤周作1986年在台北发表之论文

殷颖

 


远藤周作
© 新潮社

  屈指算来,大约已近半个世纪了。1973年四月,我与远藤周作先生曾有一面之缘:是相约在东京“外国记者俱乐部”午餐会上,当面向他致赠沉默中文版版稅。十三年后,无缘再聆听他在台北发表,关於小说沉默的论述,因我已远赴他乡,客居太平洋彼岸了。今年(2018)我在旧文件堆中,居然看到当年我在台北报端发表的“远藤周作与沉默”旧作,报纸副刊早已泛黃。
  两年前,2016年,远藤周作著名小说沉默再度拍成电影,於世界各地放映后,仍激起一波波回响。该片外景曾在台湾拍摄,但评论远藤周作小说与影片的一些文稿,卻多半在香港网络与报刊上发表,並由香港“德慧文化图书公司”收辑出版了一本沉默的回声。其中有不少台,港之文,哲大家与影剧界的评论。因此,这部在半世纪前出版的小说,又成为读者讨论的热点。
  由於沉默中文译者朱佩兰女士提醒,我才想起1986年,远藤周作在台北辅仁大学曾发表过一篇论文,故商请该校哲学系曾庆豹教授协助,提供当年在台北“文学与宗教”学术研讨会上,远藤发表的“论文学与宗教─以无意识为中心”论文档案。阅读此文稿,才能更进一步,窥见远藤周作创作沉默小说时之內心世界;但这已是我与远藤会晤,近半世纪后的事了。
  远藤一起笔便写出:

“我们描写人,不是描写人的表层,还要捕捉心的深处,混沌的世界…意识下的世界。这不只是精神病学,也是文学上的大问题。事实上,无意识的问题,已是二十世纪以来文学家无可避免的题目了。”

  文中他列举两位作家的作品:一是莫里亚克(Mauriac, 1885-1970)的特莉丝.德格宏Therese Desqueyroux),一是朱丽安.格林(Julien Green, 1900-1998)的莫拉Moira)。二书作者均为基督徒作家,也皆系以描写內心意念之“无意识”题材的重要作者。


莫里亚克

朱丽安.格林

  远藤认为西欧的基督教过於注重意识,思考,理性,语言,多偏执於意识,但日本的宗教(例如佛教)则多主张“无意识”心态。远藤又认为西欧基督教所表达的,为父性的宗教,即审判定人罪之严肃性宗教。但日本的基督教,卻是属於母性的慈悲宗教,特別是透过圣母马利亚所诠释之母性的赦罪宗教观。远藤十分佩服日本河合隼雄教授之看法:在日本人集合之“无意识”中,“母性”的原型皆非常強烈。
  远藤在他的论文中,多次提到日本大乘佛教,並表示这种精神已渗入日本基督教中。他另外还提到新约圣经中的两个神蹟。其中之一,是耶稣平定加利利湖的风暴,並提到与佛洛伊德齐名的一位心理学家容格(Carl G. Jung)对此神蹟的看法。加利利的湖水,代表人的“无意识”。平定风暴,则表示要将定罪之母胎的“无意识”,转換为救赎的宗教性。另一是耶稣在加利利的迦拿所行的第一个神蹟:以水变酒。容格认为这是将水之“无意识”,昇华为另一种新物质。说法似乎有些难懂。按圣经中的神蹟,单纯接受即可,不必多作解释。容格的说法,卻为这两个神蹟蒙上了一层“意识”的面纱,反倒不易懂了。需要读者多费心思量!
  远藤在他的论文中,也表示了他创作沉默小说的过程;书中许多重要情节,都好像是有人抓住他的手写出来的。这应该才是远藤周作的信仰本质,与他“无意识”创作之实況吧。无独有偶,日本另一作家三浦绫子,也曾表示:她在创作冰点时,许多重要情节,也都像是有人抓着她的手写出来的。
  写这篇短文时,我还想起1975年春天,在台北淡水,由“道声出版社”主办的“第一屆中国基督徒作家研讨会”结束前,对日本这两位著名作家,远藤周作与三浦绫子,曾作出讨论结语。远藤周作,为日本作家中文学高塔的峯顶,其作品中充满神,哲学的创意,极不易懂;三浦绫子,则为文学高塔的基层,其作品平易,属通俗小说家,一般家庭主妇与青年学子都喜欢读她的小说。由於她的小说感染力特強,所以她所发挥的传福音特质,也能深植人心。她的许多读者都已受感信主,福音成果十分丰硕。

(按:当年台、港主要基督徒作家数十人多半都参与了前述研讨会。其中张秀亚,赵滋蕃,朱西宁夫妇,周联华牧师,陈纪瀅,王蓝,胡簪云,王蓉子等名作家与诗人並笔者,已回归天家,仍在世者仅张晓风,朱佩兰等少数几位。)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