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顾影感怀

音凝

 

  当決定要离开一个生活了卅七年的地方,需结束众多事务,要收拾堆积如山的书籍,衣物,文件等,实在是一件繁琐且恐怖的工作。其中单单整理旧照片,幻灯片就花了许多天卻沒有头绪。这些照片,无论是生活的,旅行的,纪念性的,冲洗后就堆在那里,很少有机会整理。当要迁居时,便无可逃避的一定要去整理了。许多照片与幻灯片,因年久受潮而损坏了;那倒简单,丟进垃圾筒就可以了。但那些完好无损的,须先看上一眼,才能決定棄留。翻阅这些历史照片,便会引出许多回忆。有些照片拿在手中,久久无法放下,因照片中的人与场景勾起太多的往事。有些是欢愉的,有些是悲伤的,使我坠入历史的长廊中而难以回到现实。多少故人都已作古,许多儿童也都长大成人远去他乡。一串串故事,一张张面孔,都会由这些泛黃褪色的照片中鲜活起来。一幕幕的往事,数十年尘封的回忆,都崭新地展现在眼前,好像刚刚才发生似的。这几十年中发生了许多事情,都由这一帧帧照片再复述了一遍。照片不少是黑白的,多半已是彩色的;它记录的范围:有学校的,家庭的,教会的,国內的,以及国外的。在师友的照片中,惊见三分之一的人已经故去。即在我服事的教会中,第一代的信徒长者,仍健在的也寥寥无几,屈指可数了。这使我能充分体会神人摩西写诗篇第九十篇的心情,而低头向这些逝去的信徒们,献上默祷与追思。
  这些年由於从事世界性的传播事工,有幸足跡遍天下。造访欧洲的次数最多,每次都会多少留下几帧照片,集起来便相当可观。每次也都记述了一些特殊的事件。其中有令人庆幸,有差堪告慰,也有痛苦的回忆,思之低回不已。


耶稣的腳印初版
  在许多国外旅行的照片中,我最珍惜的还是圣地的照片与幻灯片,曾使用这些照片印制了耶稣的腳印。初版印刷一万冊,我決定不予再版,除非补充新的照片,並且作适度的修订。初版早已售罄,而我保留的这些底片,卻在一次台风中被水浸湿,故百分之九十都毀损了。只好等日后再去圣地拍摄新的照片,才能修订这本书了。
  最后翻到一疊新近复制的黑白照片,这是我年初由瑞典任大牧师长女拉力的存档中借来印制的,是我照片收藏中最珍贵的部分。这批照片的年龄都在五,六十年左右,是我故乡胶县瑞华中学及教会的照片,以及吾乡县城的风光。如今这些记录都已成为历史的陈跡,因为学校与教堂早已荡然无存了。这些照片所记载的,是我这一生中最欢愉的童年,那些古老的城牆,教堂,学校与街道,都是我这三十余年来梦寐追寻的地方。儿时的玩伴与挚友,中,小学的同学与恩师,以及数不清的童年回忆,都在这些照片中一一重现。现在再看这些照片好像读童话故事一样,它们是那样完美,可爱,似来自另一个世界。事实上,那的确是另一个世界:因为,它已经消逝了那样久远。如今,往日情景,只能在梦中去追寻了。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