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郑和最远的贸易地拉谟岛

曲拯民

 

  拉谟(Lamu)在今蒙巴萨(Mombasa)北约180英里处,今日仍为肯亚的第二大港,最近成为中国考古学者的工作地点。
  今日东非洲各地博物馆展出的瓷器大半是从阿拉伯人古墓中取得,也有拾自海边,被潮水冲上岸的,全是中国宋,明之间的出品。“宋瓷”全身瓷釉作豆绿色,一向在北方生产,到了南宋时期,产自浙江的龙泉,因此西方人称它为Lung-Chuan,但多数仍是白釉瓷,明代出品,全属民间粗制,並无精品。
  中国的瓷器当年在东非各地被称做Lamu wareLamu。此即证明拉谟岛当年是集散地。迄今,在东非各地的博物馆将瓷器仍沿旧称而标出。
  在前世纪的三十年代有一名在马来亚出生的英籍工程师在该岛上施工,发现在沙丘的下面有大量已颓的中国式砖瓦。他将这消息告诉了正在肯亚铁路局做木工的华侨劳谆(或为淳)。劳君,广东开平沙塘乡人,1954年我们初次在坦赞尼亚首都三兰港(Dar-es-Salaam)相见,他对我道出此事。那时,年逾七十的劳君正在候轮返国中。他约二十岁出国,先在孟买铁路局工作,於二次大战时前来东非洲工作,直到退休,因此一生未婚。他的消息应属正确,绝不会随意编造。他嘱我应当前去做一调查。时我忙於业务旅行,未以此为意。
  今做假定:在拉谟岛从事贸易的中国人於1418年上陆定居,直到港口被葡人砲火摧毀为止,历时数十年,並留下了子孙。那时港口或许有中国船只被烧,沉沒海底。


具中国血统的Mwamaka Sharifu

  2005年,驻肯亚中国大使馆有公报,日期是七月七日,报导说,在拉谟岛找出若干具中国血统的非洲人,他们的祖先应是船破后流落该岛的中国人,其一为刚自高中毕业的女生Mwamaka Sharifu。她与其他当地官员一同被邀前往中国去参加郑和600年纪念的庆祝。
  依西方史:最早航行於印度洋和东非海岸一带的有腓尼基人(今黎巴嫩人的远祖),希腊人,波斯人,北非的摩尔人和阿拉伯人。其间曾被葡人侵入“骚扰”期长约百年,终为阿拉伯人所取胜,遂在东非洲海岸建立了许多小邦国,拉谟岛应为其中之一。
  “阿拉伯人”这个定义最好从语言上来加确定。
  古时,中东一带的语言叫Aramaic,但自从伊斯兰教自阿拉伯半岛传各地以后,伴随可兰经(The Koran)的诵读和宗教的宣传,阿拉伯语取代原有的语言,成为中东的通用语言,事自八世纪开始。因此凡遇有述说这个时期阿拉伯人事蹟的场合,等於在说“操阿拉伯语的中东人”。
  据东非史:自第八世纪起阿拉伯人已在东非洲各地海岸设立了贸易地。葡人华斯寇(Vasco da Gama)於1498年(明孝宗弘治十一年)初入印度,返途载回香料,纯属贸易性质,第二次前来印度,奉命殖民印度,並带来海上武力,直到1524年客死印度,其间为确保自身海上航线的安全,一路砲轰东非海岸,佔领了今日蒙巴萨海港一带,並在该地建筑了堡垒(1592年)Fort Jesus。此后,东非海岸一带尽入葡人掌握。约百年后,在1698年(清康熙三十七年)阿拉伯人消灭了葡国在东非洲所有的基地,被驱至南部,最后殖民该地即后来的葡属东非莫桑比克(Mozambique)。


Fort Jesus

  据明史:郑和於永乐十五年冬季(1417)作第五次出海,曾远抵东非洲海岸。其中很可能是民营的分艐在今肯亚海岸北部的拉谟岛定居下来,从事丝,茶和瓷器的贸易,成为当时一贸易中心。交易的对象是阿拉伯人不是非洲人。
  去年有报导:经肯亚国家博物馆的合作,中国派出专家前来拉谟岛,其中分別担任考古,史学,人类学等各不同工作。希望能将郑和航海时期在拉谟岛港口沉船的事蹟,船民流落岛上的原因,当地的居民果有若干中国裔的非洲人,以及深海的打捞等问题,逐一解決,甚至得到结论。
  去年六月香港某报副刊载有华裔六人的照片,包括2005年被邀前往中国去参加郑和600周年纪念的女生Mwamaka Sharifu(中译夏瑞福)。她在去年九月已进入南京中医药大学就读,全部费用由中国政府负责,並另予每月1100人民币的生活费。她本人自称将於学成后返回肯亚用中药服务人民。非洲人是相信草药的,也是传统。
  该报另载新闻一则:美国女作家Louise Levathes撰书When China Ruled the Seas,其中提到“中国村”曾存在於该地。
  近年来,不断有瓷器的碎片被潮水冲上岸来,岛上有村庄,其附近有古坟约三十个,相传是当年的中国墓地。
  拉谟处赤道下南纬二度,常年海水溫热,故宜於全年的潛水操作。此处向无飓风,装载瓷器等货物的船只可能是被葡人的砲火所毀后而沉海底。
  蛛丝马跡,那些传说沙丘里埋藏着中国式的颓砖废瓦,博物馆里的瓷器展品和不时冲上岸的碎片,加上明史和东非史记载史事等,迄今仍不能得到一个完整的图画,等到中国派赴拉谟的专家调查完毕后,真情必可了然。潛水打捞及考古工作有待时日。报告与结论或需靜待数年。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