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痛苦神恩再思─“唯独恩典”

纪念马丁路德改教五百周年

殷颖

 

─侧看约伯的遍体鳞伤,及保罗身上那根痛刺的必要─

  我曾写过一篇“痛苦的恩典”(收入2005年心灵的苦杯与飨宴79页),该篇文稿着重人外在的(特別是人之外体)的病痛。十二年后,再执笔撰述此篇,盼能深入讨论人由外体痛苦所产生的內在反应,也盼能更进一步深入了解:由外体影响,导致人內心的痛苦,俾更能彰显神的恩典。
  本文要讨论两位重要圣经人物:旧约的约伯,及新约的使徒保罗;皆为一般信徒所熟知圣经中受苦者的代表,前者比后者更苦。人人也都想了解:何以“义人”约伯会受苦?而约伯可代表“义人”?言人人殊,莫衷一是。约伯记中约伯的三友,各逞口舌之利,早已将约伯批判並定论:他是一个“罪人”。理由是:人所以受苦並患重病,必然是因为犯了罪。三友极端的批评,虽由神为其平反,但最后约伯也坦承自己的不义。
  关於人之疾病,是否因为犯罪?基督有很清楚的说明。

耶稣过去的时候,看见一个人生来是瞎眼的。门徒问耶稣说:“拉比,这人生来是瞎眼的,是谁犯了罪?是这人呢?是他父母呢?”耶稣回答说:“也不是这人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是要在他身上显出神的作为来。”(约翰福音9:1-3)

耶稣的门徒们应已确定瞎子是由於犯罪所致(与约伯的三友同调)。耶稣斩钉截铁地谕示,疾病並非出於人的犯罪,是要显出父神的作为。但有些疾病卻是人犯罪的必然后果:如滥交可导致性病,甚至“爱滋”症,便为显著的例证,应不在此例。而约伯之病痛,当然与犯罪无涉,是神加在人身上的试炼。
  约伯记为一本古老版本的书(约在主前1500年,为始祖稍晚的后期),全书以舞台剧及诗歌的体裁呈现。此书命意艰深,是一本不易了解的书,解经者也各有不同意见。
  至於保罗所受的诸般痛苦,也是我们耳熟能详的。

“我比他们多受劳苦,多下监牢,受鞭打是过重的,冒死是屡次有的;被犹太人鞭打五次,每次四十減去一下;被棍打了三次,被石头打了一次,遇着船坏三次,一昼一夜在深海里。又屡次行远路,遭江河的危险,盜贼的危险,同族的危险,外邦人的危险,城里的危险,旷野的危险,海中的危险,假弟兄的危险。受劳碌,受困苦,多次不得睡,又飢又渴,多次不得食,受寒冷,赤身露体。除了这外面的事,还有为众教会掛心的事,天天压在我身上。有谁软弱,我不软弱呢?有谁跌倒,我不焦急呢?我若必须自夸,就夸那关乎我软弱的事便了。那永远可称颂之主耶稣的父神,知道我不说谎。在大马色亚哩达王手下的提督,把守大马色城要捉拿我;我就从窗戶中,在筐子里从城牆上被人缒下去,脫离了他的手。”(哥林多后书11:23-33)

而这些受苦的经历,也都是在保罗执行主交付的圣工时所遭受的,亦皆应在主的允许之下所发生的一切。尤有进者,当保罗灵性到达巅峰,能上窥第三层天,还能听到乐园里隐秘的言语时,他向神祈求:盼除掉他那根肉体中的痛刺。它,应使保罗极难忍受之痛苦,才一连三次向神祈求要这根刺离开他,卻无法如愿。他自己解释说,因为他得到的启示太大,且过於自高,所以才有一根刺加於他的肉体来制约他。这种痛苦,也是撒但的差役在攻击他,而这不就是当初撒但攻击约伯,使他浑身生疮的再版吗?由於保罗诚实的坦承,让一切身罹病痛的信徒患者,都可因而得到“安慰”:为何人患病祈求神医,未能得到应允之原因。我们便应再读,三读诗人的训诲:

“我受苦是与我有益,为要使我学习你的律例。”(诗篇119:71)

世上无人喜欢吃苦,其中应包括约伯与保罗,以及你,我;但约伯与保罗的诤言与见证,我们卻无法不重视,因为这都是神的恩典。甘,是恩典(人人都想得到,但极可能是先甘后苦,且为无解的永恆之苦)。苦,更是恩典(人人都不愿承受,但苦后为甘,而且是永恆的甘)。二者相较,必选其一,无法逃避;此为基督徒必须修习的课题。
  下载保罗的这段见证,更值得我们深思。

“祂对我说: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欢夸自己的软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我为基督的缘故,就以软弱,凌辱,急难,逼迫,困苦为可喜乐的;因我什么时候软弱,什么时候就刚強了。”(哥林多后书12:9-10)


保罗遭遇过多次海难

在这里,保罗将一般人所了解的強与弱倒置了;这是违反人性的思维与认知,很难使人接受这种強,弱的反义。而更难吞下的是:“以软弱,凌辱,急难,逼迫,困苦为可喜乐的”。保罗这剂五味大补帖,还真不容易下嚥;空口说一说倒还可以,要是动真格的,任谁都招架不起!这如同法利赛人,要将难担的担子放在別人肩膀上,自己卻光说不练。前面这两项,关於软弱与凌辱,因还沒动到筋骨,光是精神的凌虐,一般人也不易忍气吞声。但急难与逼迫,便可能是要伤筋动骨了。他被鞭打五次,如果看过基督受难记,应记得主在大祭司庭院中,被罗马兵丁鞭打的惨状:主被打得皮开肉绽,鲜血盈庭,基督哀号的惨声,惊心动魄,淒厉入耳,连观看的人都胆颤心惊,更何況受难者。而保罗卻被鞭打过五次,又被棍打了三次,还被石头砸了一次,应是体无完肤了吧。而所谓“困苦”者,他遭遇过多次海难,与盜贼劫难,內忧外患,劳顿,失眠,飢寒交迫,赤身露体,但还要掛心教会內弟兄的软弱。在大马士革,当时因提督要捉拿他,关闭城门搜捕,他还要央人将他放在筐子中,由窗戶缒下逃命,如丧家之犬。这种困苦,也非一般人所能挺得住的。问题来了,神何以未拯救保罗,而让他经历这许多厄难呢?这些都是基督徒必须经历的痛苦吗?出人意料的是,保罗卻认为这是可“喜乐”的。读者至此,可暂时掩卷深思:这等痛苦艰难,足以“喜乐”?如果你,我遭受以上任何经历之一,应也难以喜乐。保罗卻肯定的说:是可以喜乐的。因他才是真正背起十字架来跟从主的一位门徒。他在腓立比书中说:

“你们蒙恩,不但得以信服基督,並要为祂受苦。”(腓立比书1:29)

他还一再強调说:

“你们要靠主常常喜乐;我再说,你们要喜乐。”(腓立比书4:4)

原来保罗不是光说不练,他都是动真格的,而且他也都身体力行了。不像许多今之传道人,只在台上讲讲,一走下讲台即判若两人。
  新约保罗的部分先按下不说,再让我回头来看旧约的约伯。
  约伯並沒有经历过保罗传道时遭受的痛苦,他的生活相当安适,连撒但都看不过去,还向神提出问难。上帝为约伯说尽了好话:

“地上再沒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远离恶事。你虽激动我攻击他,无故的毀灭他,他仍然持守他的纯正。”(约伯记2:3)

但约伯以前恰似活在无菌室中的花朵,备受神的优遇与保护。约伯敬畏上帝,岂是无故呢?撒但又献策:

“你岂不是四面围上篱笆,围护他和他的家,並他一切所有的吗?他所作的,都蒙你赐福,他的家产也在地上增多。你再伸手,毀一切所有的,他必当棄掉你。”(约伯记1:10-11)

而这就是约伯遭受苦难的缘起。约伯在生活中一直过着好日子,撒但卻不肯放过他,要求神予约伯以苦难的试炼。约伯经历各种苦难,均能保守信仰,並不离开神。
  保罗与约伯皆在试验中遭受苦难,二人相较,约伯之苦难似有过之,因他不仅身外之物的财产丧失,连他的子女亦遭沦亡,骨肉之痛莫此为甚!撒但仍持续加码,攻击他的肉体,使他由腳掌到头顶长满毒疮。约伯坐在炉灰中,以瓦片刮身体,这应不只是痛,还有奇痒。有所谓“痛可忍,而痒不可忍”,约伯忍着痛,还要以瓦片来刮身体,痛痒交加,痛苦无比。
  约伯之苦难,由內心到外体,全陷於无比的苦楚煎熬中;无可奈何之余,约伯便频频咒诅自己的生日,他甚至还以死亡为颂歌。以他的遭遇,当然可以理解。而其中有无对神的怨怼,则不得而知。但我们必须了解,约伯所处的时代,救恩尚未出现,而保罗的时代,基督的十架救恩已经完备,此为重大关键。所以两位受苦者的反应似有些不同,因两人的时代背景差距约为1,500多年,这是必要了解的。
  这两位受苦人物代表,在不同的时代,以及他们所经历的苦难中,都让我们看到人生中苦难的另一面:透过苦难,更能彰显的恩典。约伯最后在百般的苦难中淬砺出更璀璨坚強的生命,不再仅活在四面筑了篱笆的安乐窝中。他最后的见证是:

“祂试炼我之后,我必如精金。”(约伯记23:10)

他的痛苦,是试炼的必经过程。


苦难中的约伯与三位朋友

  保罗所经历的诸般苦难,更是由软弱转为刚強的必经之路。他是以其生命再走过基督当初走过的苦道,所以保罗便以为有此种荣幸是应该喜乐的。
  准此,约伯的苦难是必须的,他身上的毒疮是必须的。保罗的苦难是必须的,他身上的那根痛刺也是必要的。
  他们两位所代表的苦难生活,应为所有信徒之人生标记,都是应当感恩的。这也正是马丁路德所揭示的“唯独恩典”之深刻意义。恩典,必须亲自品嚐,才知道:祂是美善(诗篇34:8)。苦难,则是品嚐天恩滋味的必经之途。阿们。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7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