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上帝的国与时空

湮瀅

 

  人,不能脫离时空而存在。因此,人也常常喜欢将上帝的国度用时空的观念来衡量。在法利赛人的心目中,上帝国度的空间位置已不成问题,他们仅要寻求时间的答案。所以问耶稣“上帝的国几时来到?”但耶稣知道他们对空间的基本观念也错了。因而他们寻求时间的动机,不过是想投机取巧,在上帝的国尚未临到之前,先享受罪中之乐。所以主耶稣由根本上粉碎了他们的幻想。告诉他们上帝的国不受时空的限制,它並不透过人的时空观念而存在。
  “人也不要说,看哪,在这里,看哪,在那里!因为上帝的国就在你们心里。”“心里”(God is in the Midst of you)应该译为“中间”更较合适。我们应当将上帝作为我们一切日常生活的中心,这样便能实现上帝的国。上帝的国不是土地,人民,主权的结合,也不是政府,军队,或建筑物。耶稣曾清楚地对彼拉多说:“我的国不属这世界!”但我们若能尊主为王,处处以上帝为中心,我们围绕在祂的周围,这便是上帝的国。
  但自古以来,人们不愿意以上帝为中心,所以就顾左右而言祂:“看哪,在这里!看哪,在那里”人总是要试着将上帝由中间的位置挪开,放在“这里”“那里”“旁边”“外面”,而自我取代上帝的地位,以自我为中心。考白尼哥虽证实了太阳是宇宙的中心,但固执愚昧的人类,仍然闭上眼睛说:人住的地球才是宇宙的中心。而这个自我欺骗的悲剧,今天仍在继续上演。
  人为什么要脫离上帝的国,另建自己的国呢?原来耶稣已经在这里说了:“祂必须先受许多苦,又被这世代棄绝”。“受苦”与被“棄绝”是十字架的记号,也是上帝国的特征。难怪人们要另建自己的国了。但以自我为中心的国度,虽可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但终不免沉沦灭亡。在上帝的国中虽要受苦与被这世代棄绝,但最后卻要得到永生的福乐。
  然而如何才能进入上帝的国呢?
  主耶稣在这里借着两段沉痛的历史,给我们提示了两条必经的途径,祂说:“罗得的日子,人又吃又喝,又买又卖,又耕种又盖造。到罗得出所多玛的那日,就有火与硫磺从天上降下来,把他们全都灭了。”罗得出所多玛的“出”字,是一个很重要的关键。我们整天困在所多玛城里就是出不去。吃,喝,买,卖,耕种,盖造太忙了,太舒适了,明知道有硫磺火,但谁舍得离开这充满了现代物质享受的所多玛。尽管我们有时也像法利赛人一样很关心上帝的国几时来到,但谁有勇气走出去,我们用一生的时间也走不出。也许你走出了所多玛,卻进了姐妹城市蛾摩拉。有时你也喊着走,但是走两步,退三步,等於不走。多少人像罗得的妻子,虽被天使拉着手走出来,然而人走心不走,挥淚离所多玛,一步一叹息,一步一回头,还是逃不了悲惨的命运。
  有的时候,我们勉強出了所多玛,但沒有保罗这样的襟抱;“看万事如粪土,以得着耶稣基督为至宝。”我们走出了所多玛也要带一点纪念品,留一撮粪土放在身边,一点也不干淨利落,老是拖泥带水。我们既然走出了所多玛,应当像徐志摩写的那句诗:“我走了,挥一挥袖子,不带走一片云彩。”


Lot and his Daughters, c.1521
Lucas van Leyden, 1494-1533

  “那时候的人又吃又喝,又嫁又娶,到挪亚进方舟的那日,洪水就来,把他们全都灭了。”仅走出了所多玛还不夠,要进入挪亚的方舟,才能置身於上帝的国。但出所多玛不易,“进”方舟也困难。方舟的外面,海阔天空,有极大的自由,进入狭窄的方舟,行动受了限制,由舒适的高楼大廈,进入船舱与飞禽走兽为伍,里面的空气恶劣透了,简直是一种不可想像的生活方式;要付出太多的忍耐,要牺牲太多的自由,而一家八口密集一室,更增加了不少生活上的困难。这如同许多人相信了耶稣,加入了教会,发现自己太多的自由被剝夺了,处处要迁就,时时受限制,真不如从前过得舒服。甚至里面的光线也黯淡,你发现了教会里有太多的缺点。方舟外面有的是自由,何不纵身一跃,恢复自由身。然而,外面的惊涛骇浪瞬刻便将吞噬了你的性命。上帝的国虽不如“理想”,但祂将保守你的生命,到永生。
  朋友,求主赐给我们力量,让我们走出朝夕眷恋的所多玛,投进挪亚的方舟—上帝的国度吧!闪电已经闪过天际,人子降临的日子近了!

本文选自作者散文集石头的诱惑
台北:道声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社资讯:https://shop.taosheng.com.tw/product_show.php?sid=123743241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