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万事如意

余卓雄

 

  我们有一位教友来做礼拜,汽车刚到教堂门口,在下车的时候,新穿的鞋子有点蹩腳,三藩市的山坡既斜又滑,她不幸跌倒,断了一根棵骨,这件意外使她在医院和家中躺了五个月。谈话中有人讥讽上帝,为什么残忍令一个到教堂去的人受苦难。所谓上帝保护,何以自圆其说?
  问题似乎是上帝的儿女应该列为特权阶级,万事如意。我不禁联想到数十年前,救世军一架专机前往伦敦开会,在越过大西洋时失事,全机七十四人丧命。某年暴风,吹塌了一间教会学校,里面几百学童,正在作早祷。又以前三藩市最古老的圣玛利堂,被人放火焚烧。我们仅举一二,災祸往往不请自来,人求庇之心迫切,是值得同情的。然而如果对上帝的爱怀疑,信念一经轻撞便搖搖欲坠,其缺乏斗志,恐惧,软弱,乃属必然。
  太阳光照好人,也照歹人。意外之事发生,一是我们事前疏忽,一是上帝的容许,也常是福分的另一形态。“塞翁失马”的故事,就是此意。鞋子既新,路又滑,当是环境使然。退一步来说,病床中往往迫使我们启发深省,平日营营逐逐,每忽略了上帝的好处。所以災祸降临,夜深人靜,正是检讨和数算恩典最好的时光,以备东山再起。上帝对“保护”的看法和人不同,比如小孩子吞了一根鱼骨,做母亲的在他背后拍击,这种拍击是有益的。那位跌断了踝骨的朋友,安知如非上帝保护,她恐怕还要跌断整条腿,或者早已送命?过了五个月可以复行,不感谢还埋怨什么。


George Washington's Prayer at Valley Forge
by Henry Brueckner

  意外又常带来幸福,此例至多。正是有意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不要只看自己和目前。朋友们常笑说让我们祈祷晴天,以利野餐进行,那么渴望雨水的农人怎样?记得在中国时看榕树头的善男信女叩头烧香,祷告尽为本人亨通利达。而基督教祷告的中心是:“他人”和“神旨”,不是“人意”。沒有人应求一己荣华安乐,万事纷至沓来,皆有益处,只要看你的态度如何。人经过忧患,反变得強壮了。我们对“平安”更看为至宝。
  连尼夫人患了绝症,自知要死。在最后的几天,我和內子常去探望,她的镇靜和勇敢,使我难忘。
  十字架本身不是镇命符,卻是救赎的表记。因为曾有无辜的血,在此流出。火烧后重建的圣玛利堂,将为以后世纪希望的象征,原来破坏就是创造的前奏!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