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一个丧礼的反思

傅三川

 

  不久之前,我接到某殡仪馆的来电,邀请我为一个素未谋面的人主持丧礼。我向对方询问了一些有关死者的个人资料,好让自己能“认识”当事人的生平及背景,以备在丧礼中引述使用。然而,殡仪馆的负责人卻对我解释说,有关死者的资料並不多,因为死者生前一向喜欢独来独往,是名副其实的一名“独行侠”。而且,他在澳洲沒有任何亲人,海外的家人亦无法来奔丧;所以,相信不会有很多人出席丧礼的。我听后心中感到踌躇万分。
  一般来说,救世军教会所举行的丧礼並沒有特定的仪式或祷文。除了诵读圣经,祷告,证道,祝福外,其他礼仪內容便要视乎丧家的建议和要求而定。通常我会鼓励死者的亲朋好友参与会中的某些程序,尤其是安排适当的人选来述史,好让与会人士能借此重溫死者生前的事跡片段,以茲记念。但是,若缺乏有关死者的基本个人资料的话,主礼人就会感到吃力得多了。类似的丧礼,在我二十年的教会工作经验中,这是我第二次遇上的。
  丧礼当天,殡仪馆安排了一位女士在场弹奏风琴,圣诗的音乐充满了空空的礼堂,给人带来了一种适切的伤感和严肃气氛,为死者带出最低限度和应有的尊严,我认为这亦是对生命的一份敬意。丧礼中,只有四位来宾,他们是社区服务人员,曾与死者有过一段交往的日子。因此,我在丧礼开始时作了一个简洁的介绍后,便邀请各来宾讲述他们对死者的回忆。
  透过该四位来宾对死者生平的简述,我才知道原来死者曾有一段艰苦的生活。二十多年前,他以难民身分来澳定居,可能因为受到过去的种种打击而患上了精神病。后来,他更染上了毒瘾,借此来逃避那些招架不了的生活压力;可是,这卻使他本来已过重的生活变得更难忍受。自始以后,他的健康便一落千丈。据悉,他曾因涉嫌与毒品问题有关而被捕入狱,並留有案底。他是在自己的房间里暴毙,死后数日才被邻居发现。
  或许,一般人会认为,像这样的一个人,其实並沒有任何生存的价值和意义。因为在生前,这个人对社会沒有贡献;因此,他的逝去,於社会亦沒有损失。然而,我卻为到他的离世而感到惋惜。在我的悼文里,我想起他在远方的亲人。毕竟,对他们来说,他並非无名无姓。而且,他们连出国奔丧的能力也沒有。他的逝去,相信会为其家人带来一定的悲痛。
  每次主持或参加丧礼,总会令我为自己的生命反省一番。丧礼能使人体会生命的有限,让人明白死亡是人人终必面对的结局。有趣的是,不同的人对这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卻有着不同的反应。有人怀着一种无可奈何的心态过活,认为生命既是“被迫”拥有,就尽可能让它自然消耗,只求一生无过已算功德圆满了。有的人卻认为,生命既是只此一次,就要好好珍惜活着的机会,並要尽其所能地去享受生命所赐各式各样的恩典。若能进一步地作出回馈的大小行动,对人类社会有所贡献的话,那就更理想了。
  无论对生命抱持着哪一种态度,我始终相信人的生命总是有其价值的。这个信念能使我提高热爱生命的动力,及鼓励自己努力寻找活着的方向。毕竟,人总不能像动物般只为了生存而本能地活着而已。圣经说:“神造万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又将永生安置在世人心里。然而神从始至终的作为,人不能参透。”
  我确信生命的赐予並非偶然。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6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