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点心灵 ✐2008-04-01


丁香季节故园梦

吟萤

 

  在这个撩人思绪的春天,在三月的花季里,最使我怀念的,是故园的丁香。
  在異乡流浪得这样久了,谁都会怀念故乡的风物;哪怕是一丝风,一片雨,一抹月痕,或一声鸟啼,更何況是曾经浸透了童稚年代,使人一想起就要深深吸一口气的馥郁的丁香呢!
  丁香(Syringa, Lilac),那么细碎的小花,竟佔了我那么一大片记忆。

  丁香是木本植物,能长成很高很大的树。我家的那株丁香便高过了屋簷,遮掉了半个庭院。丁香虽然高大,花卻很细小,呈十字状,有紫,白两种,但我家中的那棵丁香树卻能同时开紫白两色花朵,蔚成奇观。相传是将紫色的树枝接在白丁香上的,当春天花事盛开的季节,好像在一堆堆的白雪中,降下了一朵紫色的云彩,一球球,一簇簇,一团团,不但左右邻舍可以分享它的芬芳,连那些在街头经过的行人,都会自动地放缓了腳步,来领略那一段醉人的幽香。
  我以为花香与音色一样能予人以不同的感受。我喜欢钢琴的音色,更爱小提琴的音色,我觉得钢琴能描写出丁香的形状,而小提琴的音色可以传达丁香的韻味。丁香不像牡丹那样浓烈地予人以“天香”的感觉,不像菊花那样清标的逸致,也不同於玫瑰那种脂粉的香味;丁香的香味是特殊的,清澈而高远,一阵春风可以香飘十里。当你佇立在丁香树下,待上一会儿,你的衣衫就能被花香袭透,甚至连你的思绪与情感都会被沾上风雅,都会染上那春天的稚气!
  我最爱搬一把椅子坐在由花叶间漏下来圆圆的阳光斑点的丁香树下,沏一杯苦茗,握一卷诗集,让春风吹拂着衣衫与头发,你只要坐上那么一刻,就会变成一个诗人。而你尽可不必吟诗,因为吟诗到底是一件苦事;甚至也不必读诗,因为此时此刻你本身就是诗的一部分。靜靜地让丁香滤过的阳光斑点筛满了面颊,听鸟声的啁啾,蜜蜂的嗡嗡,看花瓣的飘飘,蝴蝶的翩翩,那才夠销魂呢!一阵清风拂落你一身细碎的丁香花,瞧吧,是造物主用一把精致的小刀所鑴刻出来的那么玲珑剔透的小十字,雪白的,浅紫的,发出淡淡的幽香,像一捧拆散了的诗句,滾落在你的衣襟上,头发上,飘落在杯子里,你信手捡起来,就能缀成一首晶莹的绝句,一串可人的小令,一阙绝妙的好词。
  丁香花谢的时候,将花朵收起来装在镂银透孔的盒子里,悬在臥帐中,那一缕细细的幽香会渗入梦境。等搖落了最后一颗丁香,满院的嫣红奼紫,在长长的一段日子里,都压不住丁香的细碎的影子。
  如今又是丁香季节,不知故园中我那株紫白两色的丁香树和那几幢老屋无恙否?啊!那令人怀念馥郁的丁香,今夜是否能来入梦?唉!那串用丁香缀成的小令呢?

本文选自作者散文集秋之悸
台北:道声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社资讯: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4.htm
北京: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阳区西垻河南里17号楼,电话:(010)64668676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乐趣飘送

蝴蝶夫人歌剧 ✍刘广华

谈天说地

戴德生:中国內地会创始人 ✍于中旻

云彩生活

称心园艺:空气草 ✍余暇

谈天说地

宗教改革的起源 ✍史述

谈天说地

不靠自己只靠神 ✍亚谷

艺文走廊

谈书法艺术 ✍余仙

点点心灵

劳工神圣 ✍余卓雄

艺文走廊

我是野地里的百合花 ✍音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