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旧瓶新酒贵醇醲-新事物入旧体诗之我见

何鹰

 

-发言稿-

  旧体诗难写,众所週知。她已不再时兴了,閒适之吟情所余无几。更难的是,将新事物写入旧体格律,即近(今)体诗!
  旧诗新题两不易,仍有人乐此不疲。写出言志作品,良莠参差。可见宏扬国粹,今时还可为之。大汉文化遗产何幸,历劫后尚留一线新机。唯三千年诗学园地,大都荒芜百载矣。由此看来,清除杂草,培育新苗;薪火承传,耕耘刻不容缓。
  本文作者何某,寂寂无名之辈。学问修养浅陋,岂敢以文艺复兴者自居?只鑑於风雅伟业,目前衰落如许。乃甘冒天下之大不韪,为普及旧体诗教发出呼吁。拙稿旧瓶新酒贵醇醲,执笔原由在此。

  我的“自序”指出:吾人习写旧体诗,形象关联手法之得失,是成败首要关键所系。所谓形象关联手法,是指作者含毫搔首以选择语词字只,务求与格物求同觅对之原则相符合;而这种选择方式或要求,常见其在字只偏旁转移,部首牵引;或部首转移,偏旁牵引的雅趣现象中成功达至。
  为塑造诗艺纯画面之美而运用的形象关联手法,为古体或其他任何形式诗作所无或不強求要有,实在是属於格律诗特別奧妙的专用技巧也。吟詠旧体格律即近(今)体诗,任何骚人墨客都要先过形象关联这一关。否则他写出来的诗虛有其表,当然不可卒读了。
  形象关联手法所成就的诗艺纯画面之美,是为诗一首所需技巧皆用上,所循格律全符合而成就的浑然四美之一;
  浑然四美之二是意象贯彻,即其含意在诗文里贯彻始终;
  浑然四美之三是音韻谐和,例如:不可犯孤平,不可犯拗等等;
  浑然四美之四是神容妙肖,即在诗文中字与字之间碰出情彩擦出火花別出境界。
  旧体格律诗的名篇或任何成功作品中,由形联,意贯,音谐,神肖四美浑然而成一体,並可见为诗起,承,转,合的行文功效。以下范例可供学习或参考。

回乡偶书其一  唐.贺知章

少小离家老大回
乡音无改鬓毛衰
儿童相见不相识
笑问客从何处来

  诗写久客伤老情怀,推为千古绝唱。
  此诗之所以脍炙人口,首先在於形象关联纯画面之成功造就。少小,老大,是人的不同年龄阶段;离家,回(家),人的行动情況;乡音,人口所由发;无改,指人的乡音不变;鬓毛衰,人的鬓毛因岁月频催而衰白;儿童,幼年的人;相见不相识,人用眼目来视认所得的感应;笑问,人笑着发问;客,作客的人;从何处来,客人来自何方。从此诗一首二十八字所构成的形象关联纯画面可见,无一字与人和人的遭逢处境无!

九日  唐.李商隐

曾共山翁把酒巵  巵(音:﹝支﹞)。
霜天白菊绕堦墀  墀(音:〔池〕,台阶上的空地)。
十年泉下无消息
九日樽前有所思
不学汉臣栽苜蓿  苜(音:〔木〕)。蓿(音:〔宿〕)。
空教楚客詠江蘺
郎君官贵施行马
东阁无因得再窥

  这首七律诗,见其在形象关联纯画面的十分讲究。山翁,郎君,汉臣,楚客,是诗中指人的代词;酒巵,泉(下),樽(前),是与水有关联之物;霜天,白菊,从天时的变化与植物的生长,作颜色之调和;堦墀,在霜天之下白菊之绕生地带;堦墀与东阁,指诗中的现场处境;十年,九日,指诗中岁月的推移与时节的景象,二者互相配合;九日更具明点诗题之妙着;无消息与有所思,是心事的反证描述;有所思,是回扣前联四句的枢纽,是下启后联四句的活门;苜蓿,江蘺,植物的种类,回望第二句中的白菊,皆属香草类植物;行马与苜蓿(苜蓿是行马的饲料)也可视为一体,以上一系列的名/实词,由其有关联的动/虛词如曾共,不学,空教,官贵,无因,把,绕,无,有,栽,詠,施,再,窥等词组或单字共同发挥点石成金作用,便成就了突显形象关联纯画面的形联,意贯,音谐,神肖四美浑然一体的艺术佳品。尤以思与慕为一诗之双眼,用看不见其字形卻能於字里行间強烈感受到的,怨与恨交错捻成的一股红线串将起来,从而使意象贯彻始终,神情亦自然妙肖於读者眼前。这就是方家所公认,难度极高的为诗工力所在地。如此工力是在起,承,转,合的吟詠过程中,运用形象关联及意象贯彻手法,务求达到符合格物求同觅对原则之目的而体现出来的。

 爱嘀低IDD  今.王晉光

素手轻挑爱嘀低    
千言万言待何时
从今鱼雁杳形跡  杳(音:〔秒〕)
妾意郎情人不知    

  诗写当今远距离互通音讯,因有了无线电话手机之应用,给人际关系与日常生活带来莫大的方便。其手法出诸比兴,非常引人入胜。
  爱嘀低三字,是王绝一诗二十八言的主旨。从其字只在行文中的偏旁转移,部首牵引,或部首转移,偏旁牵引的雅趣现象中,见到一位女子素手轻挑(手机字键)的迷人姿态,芳心跃动的暗喜情怀和红唇开合的娇滴低声。千言万语的言语从言;待何时的何中也有口,时,从日,指通话的时间;人不知的知,偏旁有口;鱼雁是古时书信的代称,书信由人的口读出来,使人听了內心感动;妾意郎情,妾指打手机讲电话的女子,郎指听电话的对方男子,意和情两字皆从心,与首句的爱字从心上环回呼应。
  总观王诗全篇,爱嘀低IDD通话时的心中情,口边意,低声语,素手姿,都在形象关联及意象贯彻的手法之下,並於格物求同觅对原则之成功体现中,一一神情妙肖,活色生香地呈献在读者眼前了。
  上述方法种种,都在拙稿所举为例的诗作中一一体现和变通。既然如此,新事物入旧体诗,今人是可以写得出,写得好的。至於表达新事物含意的新语词,在篇章中与传统旧语词所佔比例多少才算合适,端视乎新旧语词的融合,即在构成诗艺纯画面的形象关联手法演进过程中是否合情合理。
  以下尾声一片,也可谓由衷之言。
  根据个人创作经验,愚某深深体会到,今人要写成一首反映新事物足以令读者盪气回肠的旧体诗,最为呕心沥血的是如何遣用适当的代词;而代词之遣用又须与比兴手法迂回照应;比兴手法又离不开典故之传承;要取典故合为今时之用,万不可作“寻章摘句老雕虫”也。
  拙稿旧瓶新酒贵醇醲.新事物入旧体诗之我见,敬请赐教详阅全篇。多蒙顾曲周郎,今日联袂赏光。正我一絃之误弄,定当铭感五中矣。
  愿君取时事为吟,从此一往情深。望再卜佳期共聚,把旧瓶新酒尽兴同斟。幸甚幸甚。

(本发言稿在第二屆香港旧体文学国际研讨会[2nd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Traditianal Chinese Literature of Hong Kong]会上宣读, 2007年八月三十及三十一日)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0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