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閒话犹太人和中国人

史直

 

  犹,中两民族有一共同特点:具有悠久历史,其稍不同处为犹太史偏宗教。例如摩西五经被列入旧约全书的全部。中国则缺乏一个有系统的宗教史,但着重人文方面。这话只依大体而说。
  两民族还有相似处:善於经营。每到一地,先是赤手空拳,不久就会紮根生枝。
  在历史悠久这点上看,犹太人比中国人聪明:他们能准确道出他们自第一代始祖亚当迄今整为五千九百六十七年(公元前3961年)来。但中国史对正确的年份卻有些模糊了。假定自伏义(太昊)时代开始为公元前2857年,比犹太史迟了一千一百年。不过,基於此相比,決不能当作定论。试看第一代亚当直到第十代的挪亚,平均的寿命为八百多岁,而挪亚五百岁才生了闪,为长子,其后百年才洪水灭世,后来又活了三百五十年,如此说来,挪亚高寿九百五十年,岂属可能?今日的犹太史学家遂下一新定论:当年的“年”是古巴比伦所制定的节期,並非今日三百六十五天的年。这样,就差不多了。莫非中东一带的洪水和中国夏禹治水的时代相同?这点上,中国史的正确性也有问题:在盘庚氏迁殷前的商朝初叶,中国文字正在创造期,试问在文字创造以前,三皇五帝的故事以及夏朝史是如何写出来的?
  近代有“叛逆”犹太学者发表过他们考据的结果:摩西五经是在公元前五世纪始完成的,並非如传统所记,完全出自摩西本人的手笔。摩西时代已为中国的商朝末叶。犹太民族盛极的大卫和所罗门时代在中国的周初,到了以色列亡於亚述,南方的犹大国亡巴比伦时期,中国已为东周。及至征服者巴比伦亡於波斯,犹太人被释返国,由尼希米领导建国(仍为波斯的藩属)已在周末。亚力山大东征后,犹太后亡於希腊,为汉朝时的条支国的一部分。由於犹太圣殿之被沾污,始有解放战爭,即今日犹太人每年大庆一次的“光明节”。八天之战,圣殿的灯油无所添,但八天之后於圣殿被解放,灯油未尽,引为奇蹟。罗马败希腊王朝后,犹太仍为敘利亚的一省,所谓犹太希律王时代,原是有名无实,希律只管民事,其他大事悉听命於罗马。到了该撒亚古斯都的第四代,尼祿末期,耶路撒冷圣殿被毀(公元70年),六十五年后,耶路撒冷全部被罗马踏平,国遂亡。今日,犹太人之适应力,好学,坚忍,善辩,急智,会理财,显然与国亡,遗民流浪世界各国曾受过无尽的迫害和歧视下的锻炼有关。
  近代史学家考据犹太人初到中国河南经商应在北宋时代,以金姓为主,另有其他十六姓,即李,俺,艾,高,穆,赵,周,张,石,黃,李,聂,左,张,金,白,(其中金,张,李三姓重复出现,系不同家族)共为十七。元代时被列为高出汉人一等的色目人。元顺帝时募集犹太人从政,从军。明代时,参与科考的人数不少,中举人,进士,当医官及特工的锦衣卫指挥的都有。相传到了近代的光绪中叶,开封府即古汴梁,五代之都及北宋之“东京”,仍有二百戶犹太人。只因犹太及伊斯兰两教各不准悬绘,塑或雕像,中国人误以为同一宗教面有白帽,蓝帽以示派別之分。西方史学家曾记,在十五世纪前,犹太人在地中海一带,被天主教的欧洲人迫害时期,每投入伊斯兰教团体的怀抱,此情在西班牙最为显明。在开封一带的犹太人,经过近百年的变革以及几度黃河泛滥,似已无存,部分星散,转入伊斯兰教,或已汉化。
  继东印度公司之后,怡和洋行(香港译渣甸)主人之一Jardine应为犹裔,而较迟之太古洋行创办人之一的Butterfield亦为犹裔,可见犹太人对远东方面投资及贸易染指之深。
  战前,上海的犹太人莎逊和哈同,无人不知。抗战时期,德国在1939年先佔奧,次佔捷克,苏俄於打芬兰之前,经德国的允可佔领了波罗的海三小国。不甘奴役的人纷纷逃亡,其中以犹太人居多,那时上海有许多东欧难民。犹太妇女生财有道,在外滩一带的商业区,沿街逐戶,手提货包,满盛轻便物品,少女扶持黑衣老妪,用生涩的英语讲什么父母受害双亡,孙女祖母相依为命,令人顿生恻隐之心。一些上海通的朋友告:何必大慈大悲?来者既非真正孙女祖母,更非贫穷,若莎逊哈同等上海的首富稍微高抬贵手,犹太难民区区千人,都会丰衣食足的,卡特政府时代的财政部长当时在上海的难民中还是一位少年,后来此公任Borrough(Unisys)公司的总裁多年。
  中古时期,犹太人聚居欧洲城镇,当小贩,营零售,业精工巧匠,金饰宝石业,开当铺,放高利贷,耍杂技表演,音乐及遊戏性打空的拳术表演,致富很快,但造楼建园牆必留一缺口,朝向耶路撒冷,星期六为休息日,结婚偏用黑衣,与欧洲人的习俗有些格格不入,因此遭受歧视和厌恶。希特拉之反犹,是基於政治和经济两主因。德国的犹太人当时是共产党的支持人,当他建国社党时,共产党和犹太人是他的敌人。
  犹太人在发展传统专业上,既独特亦成功,也充分表达了犹太人在这方面的天才,以卓別林(Charlie Chaplin)为首,至近代以劳军出名的和卜,乐善好施的纽曼,会和阴曹地府通声气的雪莉麦克伦(Shirley MacLaine)以及许多犹裔天才演员和音乐家,实在给美国大赚外汇也大增光彩。数年前,一次美国得诺贝尔奖金的有三人或四人,其中一半是犹裔。若无犹裔的爱因斯坦,便不会有后来中国人的诺贝尔奖金的得主,倘无奧本海玛及凯拉等犹太人,原子弹的使用也许要迟上几个月甚至一年,美军登陆日本本岛或许要多牺牲几十万人。
  今日,犹太女性,独立刚強,在各业上傑出的很多,或为历史上的薰染和传统?当年,撒拉可以控制亚伯拉罕,使他将其侍妾夏甲和所生的儿子以实玛利一同被扫地出门。利百加助其小儿雅各将丈夫以撒哄骗,废掉了以扫的长子名分。结果,以实玛利的子孙阿拉伯人的远祖及以扫的子孙以东人,都是犹太人的仇敌。
  若续讲古代犹太女性的本领,不可忘记摩西的姐姐米利暗。摩西领以色列人出埃及,她是幕后人,摩西的妇女军师。后来被推为妇女士师的底波拉(犹裔女性用此名者多)曾率领精兵一万和具九百辆战军的实力与敌军交锋而获全胜。美丽智慧但心地非善的以斯帖一旦被选为波斯皇后,便将前任曾与犹太民族为敌的宰相一家杀死,並灭绝其同族人七万五千人,以上三例分別发生於中国商末和西周的春秋时代。
  今日的犹太女性联邦,州,市府议员,法官,律师,记者,作家,公司经理,艺术家,教授,教员,医生,民间学术及慈善机关的领导人,电视及电影从业员,音乐家,芭蕾舞员…专业至上,所以结婚立家的机会少,因此在犹太社团里女性有些“渴市”。在此情形下,中国人受高级教育的女性有时成了犹裔美国青年猎取的对象。
  约二十年前,在某英文报上读到新闻一则:某犹太社团的主席在纽约卸任临別大会上对犹裔的美国人发出哀鸣:(一)每三对夫妇即有一对不能白首偕老,(当时美国全国的离婚率仅为百分之二十弱),(二)不肯加入犹太教的犹裔美国人佔百分之五十三。
  究竟我们今日所说的犹太人有无划一的定义?一如中华民族血统之复杂(华夏,东胡,乌桓,鲜卑,契丹,女真,蒙,突厥…)他们的始祖亚伯拉罕原是迦勒底人,古之巴比伦,今之伊拉克。他的子孙到处通婚。古有米甸,埃及,和迦南地各原居民。自从亡国,途返回中东一带的不计,入北非和摩尔人及其他北非土著通婚,入西班牙与地中海的欧洲人通婚,此后及法,英,荷,比,德及北欧以至俄国,欧洲的血统至重。中华民族即属同一历史与文化的民族,犹太人亦同,更加上属同宗教民族,益增其团结性。中国除了道教以外,並无固有宗教,故除了文化和历史外,沒有宗教和灵性上的团结,加上方言不同,一盘散沙。中山先生时期如此,今日更然。
  1950,60年代,有些群集美国,西部各州拜佛吃斋打坐的青年人,其中颇有不少为犹裔的富家子,似乎在丰衣足食下,有颓废出世之念。然此仅为极少数,是些消极分子。
  犹太人在工作上积极和彻底该是举世闻名的。就近百年来,中国人所知,帝俄征服中央亚细亚的霍夫曼将军就是犹裔。数度到甘肃敦煌洽买千佛洞的宗教古本到欧洲的史丹因(史坦)也是匈籍犹太人。此人不但对敦煌写书一本,另写有考古书七本,活到八十多岁。史太林的政敌托洛斯基也是犹裔。
  有人曾写出:犹裔在美国只佔总人口的百分之三,但他们的写作和出版物佔百分之三十以上。他们敬业的精神是其他民族所无法相比的。
  中山先生建党时,列宁派出加拉罕(Lev Karakhan)驻节北京,到广州助国民党建军,建党,並促成国共两党合作的鲍罗廷(Mikhail Borodin),以及在莫斯科设“中山大学”的拉迪克(Karl Radek)。这三人都是犹裔。
  中国人和犹太人的交往可能不平凡,也许会不甚愉快,例如下属对上司或经理,衣厂对衣商,新移民对律师,饭店主人对客人。至少,东北某些州如纽约,东南的弗州等,少数有规模的中餐店须依赖犹裔为经常的客戶。
  犹太人对慈善,文化和美术各方面的推动是慷慨的。犹太人最具历史感。他们虽然有一半以上的不进犹太教堂,但对自己的宗教,历史和文化都很尊重,其教长(拉比,Rabbi)是社团的象征与力量,这一点是中国人所缺乏的。他们对中国的历史,文化,习俗和饮食都很欣赏。有私人方面倘若避免在生意中或经济方面合作绝不会有负面的批评了。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