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复活》在基督教文学中的价值

殷颖

 

  复活(英译:Resurrection)是托尔斯泰(Leo Tolstoy, 1828-1910)的收笔之作,也为他一生中的代表作。但一般文艺评论者多认为复活的艺术含金量,还不如他另外两部著作,即战爭与和平(英译:War and Peace, 1869)与安娜.卡列尼娜(英译: Anna Karenin, 1877)。当然,文学批评者各有其不同的看法,这如同一美食家,评论某一种菜餚不如另一种菜餚好吃,因各人舌头上味蕾之差異。如以人的不同口味来评比,则人人皆有不同的标准,所以不能以偏概全。要批评一部文学作品,不能局限於某些人的味觉,批评者必须要由更高处着眼,应以全人类的福祉为归依。一部健康,营养,对人身,心,灵都有益的作品,才能算是一部完美优秀的作品,而且还应超出时间与地域。作品的內涵要能深刻刻画出人性中的软弱与暗昧,痛苦与掙扎,並能导之使其突破心灵的枷锁,由黑暗中看见光明,从人性的捆锁中获得释放与拯救;由死亡中看到复活,使人读了可以觉悟与甦醒。若能具备这些条件,才算是一部上好的作品。


托尔斯泰画像
Portrait of Lev Nikolayevich Tolstoy, 1887
by Ilya Repin, 1844–1930

  托尔斯泰的复活正是这样一部旷世巨构,在托翁著名的艺术论(英译:What is Art?)中,他对艺术写下的定义是:“艺术”是一种表达情感的工具。換言之,亦即艺术家要将自己所体会到的情感,在其作品中传达给別人。若沒有这种传达与感染作用,便不是艺术。而所传达的情感,若仅为某时,某地,某族群或某阶层,也只能算为最平庸的艺术。如这种感染作用,能扩及全人类,但它是一种邪恶的情感,也不能归为优良的艺术。故只有宗教艺术,那种能表达爱与同情的艺术,才为最高境界的艺术。以复活为例,益彰其言不虛。
  托翁之言也让我回忆起,昔日好友音乐评论家吳心柳之言:“声音並不是音乐,蘊藏在声音里的情感才是音乐。”(海斯贝克.1862年.维也纳)。这是他主持的“空中音乐厅”的开头语。同样,一部文学作品若仅能传播某种情感,並非是艺术。惟有作品中蘊藏了爱与同情之感染力者,才是最好的艺术。
  因此,有些文艺批评者,或只用“瑕不掩瑜”,评介托翁的复活是不公平的。不过要维持其偏颇的观点而已。
  托翁的复活为十九世纪初基督教文学中的桂冠,是毋庸置疑的。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