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也无风雨也无晴

殷颖

 

定风波 苏轼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簑湮雨任平生。
料峭春寒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卻相迎。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东坡在这阙词后,还有小序数言:“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狈,余独不觉。已而遂晴,故作此词。”
  先不说东坡公这阙词作的文学价值,关於“定风波”词作的缘起有两种不同的说法;之一为东坡公的淡定说,即言苏轼一生时乖命蹇,他因乌台诗案,被贬居黃州(今日湖北黃冈县),已困居两年,他在此处还写下了著名的“寒食帖”,书法与诗作,均臻上乘。但其生活卻贫困不堪,但他仍能安适且乐观,艰难的生活,反而愈将其人格洗炼得更为旷达与超脫,在逆境中能处变不惊,如光风霁月,安閒与恬淡,在“定风波”词作中,由毫端泰然释出。
  之二认为苏氏其实将吃苦当吃补,故做安閒状,其实心中有一肚子怨气与苦水,“定风波”词作,只是“无可奈何花落去”之无奈表达而已。
  以上之不同看法,虽言人人殊,但对一位文人,特別是苏轼这样一位世界级的大文学家与大诗人来说,经过苦难的淬砺,正所谓文穷而后工,故“定风波”词作艺术含金量之高,已超越苏氏其他诗词之意境,则是可以断言的。
  关於东坡这阙“定风波”的望文释义,以及坡公謪居穷困潦倒的历史掌故之多,不可胜数,笔者便不提了。
  “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按现代的流行语,即所谓的“淡定”,坡公在他人生的诸多遭遇中能凝聚內殓,其淡定的功夫,已达臻炉火纯青之境,“定风波”一词,平定了他生平中的一切风波。
  坡公的“也无风雨也无晴”或可以气象报导中的“晴时多云偶阵雨”的多元天气表达,在历经风雨及冰雪之种种摧折,袭击之余,已成为一棵卓然独立的劲松,能修养出“糜鹿兴於左而目不瞬,泰山崩於前而色不变”之安定功夫。至於坡公是否具备了儒家“定,靜,安,虑,得”的心法(大学),则不知,但卻应潛修了道家的“宠辱不惊”(道德经第十三章)气定神閒,则是可以肯定的。
  所谓的“文穷而后工”,应非仅逞现在他诗文篇章与文句表相上,坡公可为诸朝历代之最傑出文学大家,其心性之高超,文气之豪迈,堪与晉朝田园大诗人陶潛並列,应无人曰不宜。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