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美国蚊子

任重

 

  美国到底还是有蚊子的。如果谁曾听说过美国沒有蚊子,那是传闻失实。崇美者总是说,美国样样好,有沒有谁说过:美国蚊子分外好?
  不过,蚊子飞到房子里面,还真能扰人清梦。
  这是事实。

  美国蚊子的赋性,也是跟东方蚊子一样,最喜欢吸人民的血,而且不分肤色,种族。我说的现代的情形,至於过去有沒有种族歧视,确实沒研究过。
  这种小吸血动物,飞来嗡嗡有声,算它是唱高调吧。你想要打它一巴掌以示重惩,表明不欢喜它,它可很聪明:掌还未落,风先至,它就飘然远走高飞了。
  但如果你等它落定,让它吸些血,它就贪心不足,吸了还要吸;结果肚子大起来,体重迅速增加,就飞不走了,可以一巴掌把它打死,甚至翻身也会压死它,溅血床笫。
  在汪故主席兆铭(精卫)的双照楼诗词中,有这样一首:

读史

  窃油灯鼠贪不止 饱血帷蚊重不飞
  千古殉财如一辙 然脐还羨董公肥

  说汪主席伟大,是晚了一些,或说还不夠晚;或者说,知道的人不讲,不知道的人讲的很大声。不过,他确不贪污,他的令亲也未闻有沾裙带成为豪门巨富的。而且他沒有丟过中国的寸土,也是事实。说他的诗词伟大,自是无可爭议的。不过他到底是读书人,不夠奸狡,不夠自私,有读书人一般天真的缺点,与流氓市侩爭,自然差得多,至终成为悲剧性人物。
  这里所说的“董公燃脐”,是东汉末年的大臣董卓,初是军阀,后来作国务总理,专橫独裁,贪污恣肆。三国演义的看官们该记得:他给国人杀了之后,丟在大街上,人民称快;把他肥胖的肚脐脂油,点燃作蜡烛。这倒不是沒有电灯,需要照明,也不是为经济价值,而是因为贪财不顾人民死活,惹人恨恶人民以此洩忿。
  汪公有一阕词,可见他悲涼的心境:

朝中措
   重九登北极阁,读元遗山词,至“故国江山如画,
   醉来忘卻兴亡”,悲不绝於心,亦作一首。

  城楼百尺倚空苍 雁背正低翔
  满地萧萧落叶黃 留住夕阳
  阑干拍遍 心头块垒 眼底风光
  为问青山绿水 能禁几度兴亡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